近2000億美元砸向電動汽車,拜登政府意欲何為

近2000億美元砸向電動汽車,拜登政府意欲何為

圖片來源:美國白宮網

文 | 劉曉忠

新京智庫特約撰稿人,資深金融從業人士

在全球電動汽車巨頭特斯拉深陷事故糾紛之際,美國總統拜登宣佈在電動汽車市場與中國展開競爭。

近日,美國總統拜登通過視訊方式,線上參觀了美國電動客車製造商Proterrra後表示:美國在電動汽車市場遠遠落後於中國,我們有很多工作要做,但我們將處於應該掌控未來的位置上,美國必需提高電動汽車的產能,以趕超中國。

拜登建議,美國政府撥款1740億美元以促進零排放巴士和汽車的生產和銷售,增加EV充電站。在這1740億美元的財政撥款中,包括了1000億美元的消費補貼資金;同時,在其基礎上劃撥200億美元使至少20%的校車電動化,另外再支出250億美元使某些運輸車輛電動化,實現至2030年美國製造的公交車實現零排放。

當前,美國在電動汽車市場確實落後於中國。

研究公司Canalys公司的資料顯示,2020年中國汽車製造商銷售了約130萬輛乘用電動汽車,而這一資料在美國僅為32.8萬輛。

作為最大汽車單一銷售市場的中國,目前已有500萬輛註冊電動汽車和插電式混合動力汽車,佔全球電動汽車總數的46%,且最新目標是,在2025年新能源汽車新車銷售量達到汽車新車銷售總量的20%。

同時,電動汽車在歐洲市場也處於蓬勃發展中。2020年,歐洲新註冊電動汽車數量已超過中國,成為該行業的新增長引擎。日本則由於在電動汽車技術演化路徑中主要發力於混合動力路線,在純電動汽車市場領域則處於起了個大早、趕了個晚集的窘境。

顯然,就目前全球電動汽車的發展狀況看,中歐處於第一梯隊,美國日本為第二梯隊。

為此,美國總統拜登認為美國在電動汽車市場遠遠落後中國並非誇大其詞,而將在電動汽車市場的競爭矛頭指向中國也是其將中國看作是全方位競爭對手的體現。

中國成國際電動汽車市場的超級玩家之一

顧名思義,電動汽車是使用電能作為動力源,通過電機驅動行駛的汽車,包括純電動汽車、混合動力電動汽車和燃料電車電動汽車等。

傳統燃油機動車市場,長期以來被德美日等發達國家所壟斷,中國儘管經過數十年以“市場換技術”的努力,但在關鍵技術上的自主可控性仍然有限,實現跨越發展難度不小。同時,中國的傳統能源主要依靠進口,能源安全受到各種因素影響。

而電動汽車行業的發展,一方面極大地降低了傳統機動車製造的難度,為中國提供了可以繞開德美日核心技術牽制的可能;另一方面,機動車的市場化分工日益深化,數字資訊科技與機動車技術的融合,為機動車的進化提供了新的發展路徑,整車組合製造的難度獲得了極大降低。

此外,國內多層次資本市場的不斷深化,數字資訊科技的快速發展,為中國在電動汽車行業整合所必須的市場知識和各類資源提供了低成本的配置優勢。

這些因素的耦合作用,使電動汽車市場具有了跨界經營的難得機遇,推動國內諸多企業逐鹿電動汽車市場,如比亞迪、北汽、小米、百度等已經或正在成為了電動汽車市場的玩家。

近2000億美元砸向電動汽車,拜登政府意欲何為

圖片來源:Pixabay網

顯然,電動汽車市場的發展成為中國在機動車領域彎道超速的難得歷史機遇。

經過多年發展以及綠色政策支援,如綠色補貼政策、牌照政策、雙積分政策、排放政策、能源價格形成機制等,以及中國市場業已成為全球最大乘用車單一市場的厚度和吸引力,推動中國成為國際電動汽車市場的超級玩家之一。

全球數字經濟玩家相繼涉足廣義電動汽車市場

拜登政府建議推出規模達2200億美元的電動汽車發展支援,是旨在真正與中國在電動汽車市場展開競爭,還是另有其他寓意?

表面觀之,拜登政府正在準備拉開競爭序幕,但其並不單純是集中在電動汽車市場,而是整個環保產業。

眾所周知,拜登政府重返氣候協議,且承諾的減排任務比之前奧巴馬政府更雄心勃勃,電動汽車至少從乘用市場領域是可以減排的。顯然,一定程度上,拜登政府的此次政策主要指向碳排放外交。

更深層次因素則可能集中在乘用市場的智慧化領域,即數字經濟領域的競爭。

電動汽車只是智慧駕駛、移動辦公、移動經濟發展的一個潛在發力點,電動汽車近年來的發展和競爭,其要義並非單純的乘用車動力替換競爭。這是因為,相比燃油機動車,電動汽車的可拓展內涵已經不再是單純的乘用服務,而是一個重要的數字經濟場景。

如同現在的智慧手機,與傳統的手機已不是同一維度的產品和服務,智慧手機的通訊功能已經處於從屬地位,移動生活才是智慧手機的主要應用場景。

機動車亦然,電動汽車與燃油車已經不是一個物種,電動汽車拓展的是移動辦公場景,而非單純的替代燃油車的移動工具。

這就是為何當前全球數字經濟的主要玩家都相繼涉足廣義電動汽車市場的一個重要原因。

電動汽車並非智慧駕駛與數字化移動辦公唯一入口

那麼,為何是電動汽車承載了智慧駕駛和移動數字經濟新應用場景的功能?主要原因是,相比燃油車的複雜性、高專業技術和高系統整合門檻,電動汽車行業的系統整合更具便利性,進入門檻相對要低得多,數字技術和電動技術的融合,要比數字技術與燃油技術的融合更方便,進而數字技術與電動技術耦合帶來的技術遷移更容易實現。

當然,這並非意味著電動汽車就是代表乘用市場智慧化、數字化移動辦公的唯一入口。

首先,就環保而言,電動汽車是否意味著環保,其實是一個存在爭議的話題。儘管電力用於乘用車驅動這個環節是環保的,但只是碳排放前置轉移,即電力生產的環保才真正決定電動汽車是否是環保產品,若電力來源於碳燃料,碳排放總和並沒完全降低。

其次,電動汽車的續航能力,帶來的限制人們駕駛距離等,使現有的電動汽車是否真的能完全替代燃油車,作為智慧駕駛和數字移動經濟場景的不二載體,目前尚存在爭議。

目前美國電動汽車市場落後於中國,與美國消費者對電動汽車的興趣薄弱直接相關;即便是中國市場,目前一些電動汽車的營銷噱頭和體驗,也並非是基於消費者對電動力的鐘情,而是電動汽車附加的科技酷炫功能等,即消費者將電動汽車更多看成是放大版的數字大玩具和“佔號”車。

同濟大學等機構做的調研報告顯示,目前電動汽車消費主體由高淨值客戶轉向了年輕化的中低淨值客戶。電動汽車在續航能力、電池安全、電池貶值等方面,仍然亟待突破,否則,智慧駕駛、數字移動經濟場景的功能可能將被複制到其他乘用車領域。

拜登政府意在移動數字經濟應用場景

綜合來看,與其說拜登政府是在電動汽車市場與中國拉開競爭陣勢,還不如說是在移動數字經濟應用場景與中國拉開競爭陣勢。

畢竟,若電動汽車的技術突破無法顛覆和替代燃料車,現有的電動汽車若難以持續承載移動數字經濟新場景的重任,在中美競爭的博弈框架下,則有可能異化為另一場競爭。

因為,與現有電動汽車進行競爭的還有更清潔的氫燃料機動車等,只是目前氫燃料機動車等在技術上尚不夠成熟。

同時,在智慧駕駛等方面,目前中國與美國還有一定的差距。

總之,電動汽車近年來的快速發展,正在促進乘用車產品和服務的升維,未來乘用車的主要功能不再是單純的代步,而是數字移動經濟場景的新載體。

未來,人們可以實現全場景化移動經濟活動,這是一場由技術變遷引發的深度經濟社會變革,移動辦公室、移動廠房隨著乘用車的智慧化,將深刻改變和重塑經濟社會秩序。

這是未來中美競爭的主戰場,誰能在這場競爭中整合有效的市場分散知識,開發出移動數字經濟場景,誰將成為未來的中心輻射點。

為此,對中國企業而言,未來的競爭力不在於系統整合整合,而在於創新能力,未來國家之間競爭的聚焦點則是創新驅動力。

編輯:柯銳、張笑緣 校對:盧茜

投稿、合作、聯絡我們:[email protected]

來源:新京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