紹伊古:普京的頭號愛將,硬派國防長,俄國的“軍掌門”

相信軍迷和國際時政愛好者肯定會知道紹伊古這個名字

因為紹伊古是俄羅斯的國防部長

這位部長的履歷十分傳奇

首先在一個以俄羅斯族為主要人口的國家裡

圖瓦族的人擔任國防部長就足夠吸引人們的關注

更加傳奇的是

這位有著經濟學副博士學位

工程師出身的國防部長這輩子沒有當過一天兵

不過即便如此

他依舊做到了讓俄羅斯的國防煥然一新

他也由此被稱為俄羅斯的硬漢防長

接下來就讓我們來了解一下紹伊古傳奇的一生

紹伊古:普京的頭號愛將,硬派國防長,俄國的“軍掌門”

說起俄羅斯的印象 相信很多人會想到不景氣三個字

作為領土面積高達1700萬平方公里的大國

GDP水平卻大約和我國的廣東省持平

但是這些並不影響俄羅斯的大國地位

尤其是俄羅斯的核工業以及軍事工業

更是穩坐世界前列的地位

這就意味著在俄羅斯

國防部長是一個備受矚目的職務

這讓紹伊古有了較高的曝光度 成為了被全世界關注的人

紹伊古單從名字上來說和尋常的俄羅斯人平平無奇

但是如果從紹伊古的長相來看 不難看出他那典型的黃種人特徵

事實上紹伊古確實有著亞洲人的血統 甚至還和我們國家有著一絲絲的淵源

紹伊古生於1955年的圖瓦地區

所謂的圖瓦地區 又叫做唐努烏梁海

紹伊古:普京的頭號愛將,硬派國防長,俄國的“軍掌門”

早在唐朝時期 唐朝就曾經在這裡建設過要塞

遼代時期 這一地區長期臣服於遼朝

清朝時期 這一地區被命名為唐努烏梁海

並且被清朝劃入了外蒙古的轄區 讓其成為了外蒙古的一部分

這一切直到近代發生了變化

近代 隨著蒙古的獨立

唐努烏梁海地區也被從外蒙地區分離出來

之後在俄羅斯人的一手包辦之下

唐努烏梁海地區出現了唐努圖瓦共和國等國家

並在1944年前後被併入蘇聯 成為了蘇聯的一部分

並且蘇聯人為了分化蒙古族群體

還針對蒙古人的地域不同

分出了卡爾梅克人 圖瓦人 和布里亞特人以及韃靼人

紹伊古生於圖瓦地區 這算是中華故土

因此從這點來說 紹伊古和中國算是有一絲絲淵源的

紹伊古的父親是圖瓦人 他的母親是俄羅斯人

不過對於紹伊古來說 他自我認定自己是俄羅斯人

儘管紹伊古有著一張亞洲裔的臉龐

其實很多中國網友之所以關注紹伊古

很大程度也是因為他的黃種人形象

紹伊古:普京的頭號愛將,硬派國防長,俄國的“軍掌門”

其實紹伊古年少時候

壓根沒想到自己會成為國防部長

蘇聯時代的教育是非常側重理工科的

而紹伊古打小就是一個聰明而且學習刻苦的孩子

因此攻讀理工科成為了紹伊古的不二選擇

1972年的時候 17歲的紹伊古考上了大學

並且選擇了建築學

建築學雖然被歸入理工類 但如果想成為優秀的建築師

除了要精通物理力學以及材料學等相關的學科之外

還要掌握一定的人文和藝術常識

畢竟建築藝術也是藝術學的一個分支

因此想成為優秀的建築師並不容易

紹伊古就是因為知道這一點 所以才專門選擇了建築學

從這也可以看出小小年紀的紹伊古

是一個多麼有志向的孩子

1977年 紹伊古大學畢業

如願以償成為了一個工程師

不過 70年代的世界已經進入了冷戰的下半場

美國和蘇聯之間已經進入了你死我活的較量

蘇聯為了防止熱戰的爆發 因此需要擴充軍隊

但是蘇聯的人口基數畢竟尷尬

於是蘇聯選擇擴大預備役規模

紹伊古在這時候成為了一名蘇軍預備役中尉

22歲的他可能做夢沒有想到

自己這輩子會和軍隊扯上不解之緣

紹伊古:普京的頭號愛將,硬派國防長,俄國的“軍掌門”

不過當時的紹伊古依舊醉心於建築行業

工程師出身的他一門心思希望能讓自己主導的建築作品變得盡善盡美

這種敬業精神也引起了上級部門的重視

因此在1988年 紹伊古33歲的時候

蘇聯政府考慮到對人才的充分利用

於是委任紹伊古擔任阿巴幹市的市委第二書記

當然這個職務對於當代的中國人比較陌生

大家可以把這個職務理解成介於市委書記和副書記地位之間的職務

不過這個職務紹伊古沒做多久

就在1990年的時候被調任到了莫斯科

不過上級調遣他到莫斯科

可不是讓他去欣賞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而是讓他擔任俄聯邦建工委的副主席

這個副主席的分管業務是莫斯科全市的基建工作

可以說蘇聯方面將蘇聯的大國臉面

全部交託給紹伊古負責

紹伊古:普京的頭號愛將,硬派國防長,俄國的“軍掌門”

不過這份工作紹伊古還是沒能做太久

因為1991年的聖誕節這天

蘇聯就成為了歷史 並且由於蘇聯的坍塌

其實早在蘇聯解體之前 蘇聯社會就出現了不太太平的景象

並且蘇聯的各大加盟國家 除了中亞五國之外

都出現了和蘇聯關係鬆動的局面

在這個大背景下

1991年的春天 蘇聯的一些民間志願者成立了俄羅斯救援隊

這個部門起初是一個民間組織 而紹伊古也在這個部門成立之初

就擔任了救援隊長

紹伊古:普京的頭號愛將,硬派國防長,俄國的“軍掌門”

不過,天生精明的紹伊古已經預感要不了多久

蘇聯社會就要有大事發生

於是紹伊古開始改組俄羅斯救援隊

其屬性也從民間組織演變為準軍事組織

1991年的8月19日 蘇聯發生了著名的八一九事件

紹伊古成為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他在這一事件中 選擇支援葉利欽

因此在蘇聯解體後 擔任了新任俄羅斯總統的葉利欽

為了表示對紹伊古在關鍵時候拔刀相助的感謝

在1993年4月時候將紹伊古提拔為俄軍少將

需要說明的是 紹伊古此前還只是一個預備役的上尉

從預備役上尉一步登天升級為現役部隊的少將

這種情況非但在俄軍裡面十分罕見

即便是在世界軍事史上其實也並不多見

紹伊古當初的那個救援隊 也在之後不久

間接改組成為了緊急情況部

紹伊古擔任這個部的部長

一直延續到2012年

紹伊古:普京的頭號愛將,硬派國防長,俄國的“軍掌門”

如果從1991年紹伊古擔任救援隊長算起

那麼紹伊古掌管這個部門累計長達21個春秋

這不得不讓人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90年代的俄羅斯在經濟改革上推行休克療法

結果最直接的後果就是讓俄羅斯的經濟處於癱瘓邊緣

如何改善經濟問題成為了俄羅斯社會最為關注的問題

1996年的紹伊古已經41歲了

按照中國人的觀念來說

這個年紀屬於不惑之年

但是紹伊古依舊如同那個少年一樣

選擇迎難而上

在這一年 紹伊古獲得了經濟學副博士的學位

紹伊古希望自己能夠通過自己經濟學方面的才幹

改變俄羅斯的經濟現狀

不過 紹伊古這次沒能如願以償

葉利欽覺得紹伊古這樣的人才還是從事軍事管理活動為好

於是在1998年的時候授予紹伊古上將軍銜

其實葉利欽這樣安排有自己的特殊用意

畢竟當時的俄羅斯境內 車臣的分裂活動已經讓俄羅斯沒有安心發展經濟的條件

車臣的活動範圍大致在高加索地區 這個地區的不穩定和不太平

會對東歐的發展以及俄羅斯對遠東資源的排程開發都產生不利的影響

當時俄羅斯需要考慮的是如何先解決車臣的問題

葉利欽為此傷透腦筋

他也因為車臣問題 連續更換了多位總理

最終在1999年的時候 葉利欽委任普京擔任總理

希望普京能拿出個對付車臣的辦法

紹伊古:普京的頭號愛將,硬派國防長,俄國的“軍掌門”

其實眾所周知 車臣能在俄羅斯境內鬧騰這麼多年

完全是因為背後有西方的支援

普京之前的那些前任在對待車臣的態度上 不可避免要考慮西方各國會不會干涉

因此對付車臣放不開手腳

普京是一個比較強硬的領導者

因此普京上臺後主張對車臣奉行鐵腕政策 既對車臣進行重拳出擊

普京的主張起初沒能得到廣泛的支援 這時候紹伊古宣佈全力支援並配合普京的工作

並且在第二年普京參選總統的時候 也積極支援普京

因此普京能夠上臺成為俄羅斯的最高話事人 紹伊古的功勞是十分大的

普京上臺沒多久 就提拔紹伊古的軍銜為大將

紹伊古:普京的頭號愛將,硬派國防長,俄國的“軍掌門”

21世紀以來 俄羅斯可謂多災多難

先是普京上臺以後俄羅斯和西方列國的關係不斷惡化

甚至被普京視為俄羅斯門戶的波蘭 都在西方列強拉攏之下加入北約

這意味著在波蘭境內可能部署對俄羅斯不利的軍事措施

當初斯大林認為如果在蒙古國境內建設導彈基地 那麼莫斯科就會覆蓋在導彈射程範圍之內

而從大地理格局來說波蘭距離莫斯科可以用一步之遙來形容

因為在17世紀初年 就是中國明朝萬曆皇帝在位那會兒

波蘭曾經侵略過俄羅斯 對的 你沒有看錯 就是波蘭侵略俄羅斯

當時的俄羅斯還叫莫斯科公國

波蘭一度佔領了莫斯科城

要知道在冷兵器時代 波蘭軍隊尚且可以直達莫斯科 更不用說在洲際導彈存在的年代裡

因此普京對於俄羅斯的外部環境十分重視

更讓普京感到痛心的是 2008年俄羅斯和喬治亞的戰爭

雖然看似俄羅斯取得了勝利 但是由於俄軍指揮系統僵化

這場勝利可以用慘勝來形容 套用中國的俗話 好比大炮打鳥

雖然取得了勝利 但是代價忒大

因此普京結合這些年俄羅斯的遭遇 痛定思痛

決定請個強人來管理軍隊以及應對外部壓力

因此 2012年的時候 原本擔任莫斯科州州長的紹伊古

接到了新的指令 那就是委任紹伊古擔任國防部長

負責對俄軍的管理和整頓工作

理由很簡單 紹伊古你這輩子專幹迎難而上的事情

紹伊古:普京的頭號愛將,硬派國防長,俄國的“軍掌門”

如今俄軍到了最需要整頓的時候

紹伊古接手國防部以後發現事情可比自己想象的糟糕

在當時的俄軍裡 貪汙受賄 營私舞弊已經不是什麼新聞了

而想要改變俄軍的狀態 非得搞一番大動作

不過 搞大動作意味著可能得罪很多人 鬧不好軍方還會搞個暗殺之類的活動

不過紹伊古沒有理會這些

而是選擇對俄軍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

就這樣在紹伊古的打老虎運動之下

俄軍的風氣好了很多 戰鬥力也得到了不斷提升

並且紹伊古對待西方的態度也很強硬

對烏克蘭的軍事行動 就是紹伊古任期內的傑作

俄軍出兵波蘭也讓東歐的牆頭草國家心存忌憚

不敢再和西方列強一道找俄羅斯的不痛快

這讓俄羅斯的國際生存環境有所好轉

因此在2018年的時候 普京批准紹伊古繼續連任國防部長

紹伊古:普京的頭號愛將,硬派國防長,俄國的“軍掌門”

可以說從普京擔任總統到如今這二十多年時間裡

紹伊古一直是普京得力的干將

普京也早就把紹伊古視為自己的心腹

並且因為有紹伊古的存在

普京很多沒有精力顧及的事情

都因為紹伊古的支援 而得到了解決

這其中包括俄羅斯的內憂 也包括俄羅斯外患

這些問題的解決 必須是強硬而且有鬥爭策略的硬漢才能辦到

知識分子紹伊古做到了這些

這不得不說是一個奇蹟

現如今紹伊古已經六十多歲了

不過他的精神風貌依舊如同年輕人一樣

帶領俄軍不斷進步

並不斷應對俄軍乃至俄羅斯在未來所可能遇到的一切問題

對於紹伊古乃至俄軍的未來

不知道,您怎麼看待?

歡迎在下方留言

說出你的看法和見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