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從何而來?瑞麗再度“封城”,凸顯邊境防控輸入難度大

來源:環球時報-環球網

【環球時報-環球網報道 記者 倪浩 趙覺珵 李司坤 王琪】春暖花開之際,中緬邊境小城瑞麗因新冠疫情再度引發關注。在3月31日釋出的通報中,共計6名中國籍和緬甸籍人員被確診為本土病例。作為聯接中緬的重要口岸城市,去年9月瑞麗也曾因疫情“封城”,此次再度發生疫情,凸顯出作為國門的邊境城市防控輸入風險的難度。

病例由偷渡而來?資訊繁雜 疫情源頭成待解問號

位於雲南德巨集傣族景頗族自治州的瑞麗3月31日報告6例本土確診病例和3例無症狀感染者,根據雲南省衛健委釋出的訊息,6例確診病例中5例為中國籍,1例為緬甸籍。3名無症狀感染者均為緬甸籍。

據瑞麗當日召開的疫情新聞釋出會通報,28日上午,瑞麗對姐告玉城重點人群開展例行核酸檢測取樣,29日凌晨檢出一名緬籍人員核酸檢測呈陽性,複核核酸結果仍為陽性。瑞麗隨後立即對姐告玉城所在地國門社群進行全員核酸檢測取樣,截至30日24時,採集核酸樣本26000份,累計發現陽性樣本9例。其中6例最終被確診,3例為無症狀感染者。截至31日,經初步排查9名核酸陽性病例密接及次密接人員共計317人。

去年9月瑞麗上一輪疫情發生時,瑞麗官方在新聞釋出會通報疫情時明確表示疫情為境外輸入。而31日瑞麗在檢出6例確診病例後,宣佈病例為在對重點人群開展的例行核酸檢測中檢出。疫情釋出會沒有披露9名陽性病例的流調情況,9人之間的相互關係,是否有過接觸,或者是否構成傳染鏈也不清楚。

《環球時報》記者31日分別聯絡了瑞麗海關、瑞麗衛健局等相關部門,但均未獲得進一步資訊。瑞麗宣傳部相關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瑞麗當日晚間或舉行第二場釋出會,但並不確定是否會有相關具體資訊通報。

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瑞麗當地人士告訴《環球時報》記者,有傳言稱,這次疫情中最先被檢出的病例應是從緬甸偷渡過來的。他表示,“因為中緬邊境線比較長,管理難度大,該確診患者偷渡進來後,引起了本土病例的傳播。”但瑞麗海關的一名工作人員則對記者表示,疫情並非因非法偷渡而輸入境內。但該工作人員未進一步透露相關資訊。

瑞麗當地政府部門一位不具名的工作人員告訴《環球時報》記者,中緬兩國在瑞麗交界,但是兩國並無界山或界河作為天然屏障,因此瑞麗邊境防控難度明顯大於其他邊境城市,非法入境案件屢有發生。這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由於非法入境人員因為藏匿有可能擴大疫情的風險,瑞麗公安調整了對非法入境人員的法律程式,允許這些人員自首,接受物理隔離經核酸檢測後,再予以追究法律責任。

該工作人員的資訊提示,從非法入境並自首接受隔離人員中檢出陽性患者可能性的存在。

上述工作人員還告訴記者說,自從去年疫情以來,瑞麗對緬甸人員基本上採取“只出不進”的政策,但因“國門關閉”之前,已有不少緬甸人在瑞麗工作和生活,在政策出臺之後,這些緬甸人員於是就留在了瑞麗。那麼疫情是否由非法入境人員引起,非法入境者是中方人員還是緬方人員,疫情又如何在不同國籍人員中傳染?這些都成為待解的問號,也從而使得基於目前資訊判斷本輪疫情的傳播鏈條更為困難。

瑞麗開始新一輪“封城” 當地人士:市民有經驗 整體很有秩序

瑞麗一日檢出6例確診病例,開始新一輪“封城”。31日瑞麗疫情新聞釋出會上的資訊顯示,瑞麗將實施小區封閉管理,30日22時起,對離開瑞麗的車輛、人員進行交通管制,原則上“不進不出”。確需離開瑞麗的人員須持72小時以核心酸檢測陰性報告。對進入瑞麗的人員、車輛原則上就地勸返。待全員核酸檢測完成後,視情決定是否繼續實施交通管制。

雲南省瑞麗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指揮部31日釋出通告,市區所有居民進行居家隔離,時間暫定一週,無特殊原因不得外出;居家隔離期間,除超市、藥店、農貿市場外,其他經營場所一律停業;居家隔離期間,每戶居民憑網格負責人開具的出行證明,可安排1名人員外出採購生活物品。

31日上午8時起,瑞麗對主城區7個社群開展全員核酸取樣檢測,計劃到31日晚24時前全部完成核酸取樣。瑞麗所屬德巨集州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表示,4月1日起,包含瑞麗市在內的4個邊境縣市將全面啟動新冠疫苗大規模人群接種。

資訊顯示,瑞麗市可作為集中隔離點的賓館酒店房間總數約有6206間,原用16個隔離酒店,1200個房間。此次疫情發生後新增7個酒店,635個房間,集中隔離點已完全滿足隔離需要。定點救治醫院共設定400個床位,亦可滿足病例救治需要。

在瑞麗工作的邢先生31日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他當日早上前往超市購物時,很多市民都在儲備物資,“這不是瑞麗第一次全員居家隔離了,大家也都有經驗了,整體上是十分有秩序的。”邢先生說,各個小區也正在組織核酸檢測,甚至有的從今日凌晨就開始了。

邢先生表示,瑞麗政府一直在對邊境進行嚴格管控,一些當地國企、事業單位的職工也被安排在邊境值班,以防非法越境的情況出現,“但確實邊境地形複雜,防控壓力很大。”邢先生告訴《環球時報》記者,他此前已經登記了新冠疫苗接種,正在等候安排。疾控人員也作出提醒,邊境地區風險更大,民眾應該儘量接種疫苗。

當地政府人士:緬甸局勢不穩不排除有偷渡情況 公務員超一半精力投入防控中

作為邊境城市,瑞麗的地貌與其他邊境城市確有不同。根據瑞麗政府資訊,瑞麗地處雲南省西部。西北、西南、東南三面與緬甸山水相連,村寨相望。呈現出“一橋兩國”“一街兩國”“一寨兩國”“一院兩國”“一島兩國”的特殊地理景觀。

瑞麗市公安局局長楊邊強去年12月接受採訪時表示,瑞麗邊境線長169.8公里,無天然屏障,中緬兩國邊民跨境而居、同宗同源、語言相通、往來頻繁。疫情發生以來,境外違法犯罪分子想方設法、繞關閉卡,欲通過偷渡等方式進入中國境內,給邊境管理和疫情防控帶來了較大的風險和壓力。根據楊邊強的介紹,去年年初至當年12月,瑞麗公安共偵辦偷越國(邊)境刑事案件114起,查處偷越國(邊)境行政案件2993起,打處“四黑”人員225人,抓獲違法犯罪嫌疑人3485人。

上述政府相關部門工作人員向《環球時報》表示,瑞麗基層防非法入境壓力非常大,疫情防控的措施一直沒有放鬆。“地圖你也看過,中國和緬甸在瑞麗這裡也沒有什麼高山大河,難度比其他邊境城市要大。”

緬甸是東南亞疫情重災區之一,緬甸國內動亂持續,疫情防控比較鬆散,對雲南傳入疫情的風險不降反增。上述政府工作人員表示,瑞麗地理位置特殊,與緬甸山水相鄰,沒有天然屏障,其姐告口岸又是國家一級口岸,中緬民眾的交流頻繁,管控難度也很大。加之近期緬甸政局動盪,疫情處於“失控狀態”,一些緬甸人希望前往中國,不排除有冒險偷渡的情況。

這名政府工作人員介紹稱,自新冠疫情暴發以來,德巨集各邊境口岸已經設防、設卡、設點,並且設定了鐵絲網等防護,所有公務員也都將超過一半的精力投入到疫情防控工作上。以隴川縣為例,對已經在中國境內的緬甸人嚴格管理,必須持有健康證。但他也表示,儘管如此,但邊境疫情防控力量依然不足,瑞麗昨晚開始已經呼籲民眾加入志願者隊伍,整個德巨集的警力、醫療力量也均面臨人手不足的問題。

瑞麗31日上午召開的新聞釋出會通報,當地全面強化邊境管控。全市邊境一線共設定封控點506個,投入力量3902人,切實壓實各單位責任,嚴防死守。

瑞麗出現的疫情也讓德巨集其他縣市提高警惕,普遍要求近期前往過瑞麗的居民主動報備並進行核酸檢測。隴川是瑞麗的鄰縣,兩地僅有十幾分鍾車程,該縣一名政府工作人員31日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瑞麗出現疫情後,隴川的政府、社群和衛生機構“一下子有了臨陣以待”的感覺,從30日晚開始緊急排查本月16日至30日曾前往瑞麗的居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