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伊協議簽署後西方媒體如臨大敵,拜登坦言多年噩夢成真

3月27日,伊朗新年後的第一週,王毅外長在德黑蘭與伊朗方面簽署了兩國25年戰略合作協議。

從2016年中國領導人訪問伊朗開始,中伊就一直為兩國長期合作協議做準備和研究,歷經五年後終於修成正果。期間,合作協議的推進也經歷了一些坎坷。


最嚴重的一次是去年六月,伊朗單方面宣佈中伊25年戰略合作規劃後,以BBC、“明日電臺”和“Manoto”為首的一些境外反伊和反華媒體聯手打組合拳,先是披露了一份所謂“洩密文字”,妄稱伊朗政府祕密准許中國在Kish島駐軍控制波斯灣航道,而後又丟擲“債務陷阱”等議題,渲染中國威脅伊朗利益,而後在伊朗國內前總統內賈德等個別政客以及部分私有媒體也質疑協議內容不夠透明。


此外,伊朗政府當時單方面宣佈協議,有在美國人面前打中國牌誘使美國讓利之嫌,所以當時中方的反應也十分低調。


中伊協議簽署後西方媒體如臨大敵,拜登坦言多年噩夢成真

中伊25年協議簽字儀式 / 網路


面對重重爭議,伊朗政府宣佈協議內容提交給高層和議會做進一步審議,並將在次年三月簽署。雖然普通伊朗人說話辦事拖拉不靠譜,但伊朗上層精英的執行力卻很強,協議竟然如期在今年三月簽署了。


這次協議正式簽署後,伊朗國內輿論工作做得比較到位,一些之前非議過中伊合作的私人媒體都基本如實客觀地報道了事件,而伊朗國家電視臺專門插播協議簽署儀式,次日也向民眾大力推介中伊合作可以促進伊朗石油、水果、手工業品出口,提振國家外匯收入,電視螢幕下放同時播出 “沒有中國,伊朗不可能挺過美國的制裁”的滾動字幕。


在另一邊,西方資助的伊朗境外波斯語媒體不出意外地炸了鍋。BBC明知道中伊戰略合作協議明明只是個路線圖,本來就沒有細節可以透露,卻又拿出以前攻擊協議的老三樣——細節不透明、債務陷阱、協議中兩國關係不對等——並一一列舉19世紀以來伊朗跟西方列強合作的“悲慘歷史”,反覆挑撥中伊關係。


其實西方媒體揪住協議細節不放恰恰是西方國家在過往對伊關係中利用隱瞞細節傷害伊朗利益的心理投射。伊朗保守派輿論認為,真正該披露的細節是之前魯哈尼政府跟美方就核協議談判時,私下做了哪些讓步。


針對一些境外伊朗反政府人士批評領袖哈梅內伊的“向東看”戰略、鼓吹伊朗應同時發展跟西方的關係來“平衡”與中國的關係,明眼的伊朗網民在Ins、推特等社交媒體上質疑:“全世界都在爭先恐後地跟中國發展關係,憑什麼伊朗不能”、“明明是西方制裁我們,怎麼是我們不遠跟西方發展關係”、“你們不是一直鼓吹要伊朗跟世界建立聯絡麼?中國不就是世界的一部分麼?”


西方媒體的過激反應,恰恰說明了中伊合作協議踩了西方利益集團的尾巴。拜登29日被美國媒體如何看待中伊合作協議時,承認自己“擔憂中伊合作很多年”。如今他的噩夢要成真了。


對於拜登的“憂慮”,伊朗國家安全最高委員會祕書沙姆哈尼滿意地表示,“中伊協議是伊朗抵抗政策的一部分,拜登先生的憂慮是正確的,與東方的合作將加速美國的隕落”。


中伊協議簽署後西方媒體如臨大敵,拜登坦言多年噩夢成真

沙姆哈尼在社交媒體上的表態 / 網頁截圖


事實也是如此。25年合作協定幫助中國和伊朗打破了各自的戰略困境。


從伊朗方面講,能夠跟即將成為全球第一大經濟體的中國簽署長期合作協議,將深化與中國在能源領域合作,挫敗美國的石油禁運和極限施壓政策,即便美國不執行核協議,伊朗也能保持經濟發展和政權穩定,從而增加未來伊朗與美國博弈的籌碼,不僅能夠迫使美國放棄在伊核協議新增限制伊朗發展遠端導彈的條款,甚至可能把美國對伊朗做出鉅額賠償作為伊朗全面執行核協議的前提條件。


對於中國來講,通過戰略合作協議可以以伊朗為立足點,推動中國版的中東各主要力量間的對話,地區大國如土耳其、沙特和以色列也會更加認真地對待中國的利益要求,從而開啟中東外交的局面,填補美國離開中東留下的戰略真空。


正如伊朗總統魯哈尼的高階顧問阿舍那在中伊協定簽署後所言,這個世界“留給西方的時間不多了”。


【版權宣告】本文著作權歸書房計劃作者【世界說globusnews】所有,今日頭條已獲得資訊網路傳播權獨家授權,任何第三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