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崩潰!印度暴增近38萬,又飆新高!在印度的中國人還好嗎?中國哪些產業將受影響?

大崩潰!印度暴增近38萬,又飆新高!在印度的中國人還好嗎?中國哪些產業將受影響?

還在不斷重新整理紀錄!

據印度衛生部門29日最新通報,在過去24小時,印度新增新冠確診病例379257例,累計確診達18376524例。新增死亡病例3645例,累計達204832例。

與此同時,高收入國家卻已經囤積了大量疫苗。據中國新聞網報道,截至3月,加拿大已經獲得了5倍於其人口的疫苗,而美國購買的疫苗也至少是其所需數量的兩倍。美國在2020年5月就向阿斯利康購買了3億劑疫苗,目前已有大量庫存,卻至今尚未給予這款疫苗緊急使用授權。

即使是這款尚不能使用的疫苗,美國也一直拒絕分享。直到印度的疫情引發全球關注,美方行為遭到廣泛批評後,才試圖“亡羊補牢”,宣佈將與他國“分享”6000萬劑阿斯利康疫苗。但專家預計,印度疫情在接下來幾週會“明顯惡化”,可能成為全球的擔憂。

大崩潰!印度暴增近38萬,又飆新高!在印度的中國人還好嗎?中國哪些產業將受影響?

來源:海外網

疫情規模或被嚴重低估

在此輪疫情暴發之前,截至今年2月中旬,印度平均單日新增病例1.1萬例,較去年高峰期感染率穩步下降,7日平均死亡人數降至100人以下。

不過,進入4月以來,印度疫情急轉直下,單日確診病例數量激增,自4月15日起每日新增確診病例數超過20萬例,4月22日起每日新增確診病例數在30萬例以上。4月23日和24日,印度單日新增確診病例數均為全球最多,接近全球新增病例總數的一半。此前,全球單日新增病例最高紀錄為美國的29.7萬例。

這種失控的激增與印度防疫的鬆懈及其所導致的大規模聚會有關。今年3月初,印度衛生部官員曾宣稱該國新冠疫情已“進入尾聲”。3月份以來印度各邦舉行的選舉集會造成了大規模聚集,莫迪的一次選舉集會曾吸引80萬選民。4月,印度開始了世界最大的印度教集會大壺節(Kumbh Mela),數百萬印度教徒來到位於北阿坎德邦的哈里德瓦的恆河沐浴,儘管今年節慶的持續時間已經縮短,但仍造成大量沒有防護措施的群眾聚集。據BBC報道,根據北阿坎德邦州衛生部門的資料,自節日於4月1日開始以來,僅兩週時間內該市已報告了2209例新冠確診病例。

更令人擔憂的是,印度的龐大人口基數和後勤問題使得檢測新冠病毒或準確記錄死亡人數非常困難,也使外界更難了解印度新冠危機的確切規模。

世界衛生組織及印度的專家均相信,印度當前公佈的累積確診及死亡數字被嚴重低估。世衛首席科學家斯瓦米納坦稱,根據過往印度的資料推測,實際感染人數可能是官方公佈的20倍至30倍,換言之可能有高達5.29億印度人已經受過感染。

病毒肆虐,印度的疫苗接種速度卻遠遠落後。印度於1月16日開始接種疫苗,目標是到2021年7月覆蓋2.5億人。然而,到目前為止,據稱只有約1.18億人接種第一劑疫苗,僅覆蓋印度不到9%的人口。

印度人口規模龐大,疫苗接種任務艱鉅,而該國所面臨的後勤和基礎設施問題,使疫苗推廣工作更加複雜。英國廣播公司印度記者蘇蒂克·比斯瓦斯說:“目前還不清楚該國是否有足夠的疫苗和國家能力來加快推廣速度,並擴大覆蓋至年輕人在內的群體。

大崩潰!印度暴增近38萬,又飆新高!在印度的中國人還好嗎?中國哪些產業將受影響?

4月24日,救護車駛過印度新德里一家門口貼著“沒有床位”告示的醫院。來源:新華社

發達國家超量囤積,擾亂全球疫苗供應

就在印度掙扎於醫療資源和疫苗的大量短缺中時,眾多發達國家卻坐擁大量富餘疫苗。“人民疫苗聯盟”指出,富國訂購的疫苗足夠讓這些國家的每位國民接種3次,其中加拿大訂購疫苗更是足夠讓國民接種5次。而美國杜克大學全球衛生創新中心估計,美國的過剩疫苗在夏季將達到3億劑以上。

這一情況是如何形成的?事實上,在包括輝瑞、莫德納和阿斯利康等公司開始研發新冠疫苗時,美國、英國和歐盟國家等富國與其達成交易,向這些公司提供數十億美元的資金,加速疫苗研發,以換取疫苗的優先使用權。

例如,在2020年5月,美國政府就以12億美元的價格向阿斯利康預定了3億劑疫苗,然而這種疫苗至今尚未在美國獲得批准。到2021年1月,富國已經預先購買了輝瑞公司當年計劃產量的96%,莫德納計劃產量的100%。

根據“我們世界的資料”統計,儘管高收入國家僅佔世界人口的16%,但它們已獲得了46%的新冠疫苗產量;中低收入國家/地區佔世界人口的40%,獲得19%的疫苗產量;而最貧窮的國家/地區佔世界人口的10%,僅發放了0.4%的劑量。

另一方面,全球新冠疫苗獲取機制(COVAX)原本計劃在5月底前交付1.872億劑疫苗,但截至4月21日僅交付約4020萬劑疫苗,僅佔原定劑量的21.5%。英國《衛報》分析稱,COVAX多數疫苗供應依賴印度血清研究所(SII)生產,但美國2月頒佈《國防生產法》限制疫苗原材料出口,令印度疫苗生產受阻,加之後者國內疫情迅速惡化、疫苗需求激增,開始限制疫苗出口,擾亂全球供應鏈。

早在今年1月,世界衛生組織(WHO)就曾警告稱,由於不平等的新冠疫苗分配政策,全球面臨“災難性的道德失敗”。當富國“壟斷”疫苗快速打針的同時,印度等國已經供不應求,只能放任病毒不斷進化。分析稱,“疫苗民族主義”將會延長疫情大流行持續時間,最終傷害自身。

預計印度本財年GDP萎縮8%

目前,印度已有部分地區實行封城。新德里宣佈自4月19日起實行為期一週的封鎖。封鎖期間,購物中心、電影院、餐館等公共場所將保持關閉。其他13個邦也決定實施週末限制、宵禁或封鎖。其中,佔印度GDP近15%的馬哈拉施特拉邦(Maharashtra)自4月14日起關閉了大部分工廠。

封鎖措施對於印度本就疲軟的經濟來說可謂是雪上加霜。事實上,在疫情來臨之前,印度經濟增長已經明顯放緩,印度中央統計局公佈資料顯示,印度2019-2020財年(2019年4月~2020年3月)的經濟增速為4.2%,為11年以來的新低。

去年3月至6月,印度已經進行了封國。在印度經濟結構中,服務業約佔GDP的六成,封國幾乎使得經濟停擺,連續兩個季度出現負增長。2020-2021財年第一季度(2020年4月-6月)GDP深度下跌23.9%,為印度自1996年釋出季度經濟資料以來下跌最嚴重的一次;第二季度(2020年7月-9月)印度GDP繼續下跌7.5%。第三季度(2020年10月-12月),印度GDP開始恢復正增長,增長0.4%。即便如此,印度全年經濟增長仍為負值,據印度中央統計局今年2月26日釋出的最新預測,印度2020-2021財年經濟增速預計為-8%。

今年4月初,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釋出了最新的《世界經濟展望報告》,其中給出的印度2021年的經濟增長預測達到12.5%,成為其預測的全球經濟增長率最高的國家,中國為8.4%,全球為6%。IMF給出的理由是,在一些大國(如印度)放鬆封鎖後,復甦強於最初的預期。不過,有經濟學家認為,即使在上年的低基數基礎上,這一增速也不可能達到。IMF也指出了未來存在相當大的不確定性,如果出現抗藥的新毒株,使疫情拖得更久,那麼經濟前景可能急劇惡化。

印度還將面臨的另一大難題是債務問題。IMF指出,在新冠疫情大流行期間,印度的債務與GDP比例從2019年底的74%增加到2020年底的90%。

債務率的上升主要源於政府公共支出的增加。在2020年3月底,印度曾推出一項1.7萬億盧比(約227億美元)的經濟刺激計劃,不過因總額僅佔印度GDP不到1%,曾招致“力度不夠”的批評。此後在當年5月,印度又宣佈推出總額為20萬億盧比(約合2674億美元)的一攬子經濟刺激計劃,約佔印度GDP的10%,主要用於中小企業紓困。

印度政府2021年2月出臺的2021財年預算報告顯示,印度政府預計本財年總支出近35萬億盧比(約合人民幣3.09萬億元),2021財政赤字佔2020財年GDP的9.5%,預計佔2021財年的6.8%,大幅超出預期。為應對財政赤字,印度政府將借入12萬億盧比(約合人民幣1.06萬億元),接近歷史紀錄。

在印度的總體債務中,外債尤其是美元債務是最值得擔憂的部分。根據印度經濟事務部今年3月底公佈的資料,截至2020年12月底,印度外債為5635億美元,外債與GDP之比為21.4%;美元債務仍然是印度外債的最大組成部分,在2020年12月底佔外債的51.9%。

而據印度央行資料,截至今年2月19日,印度外匯儲備為5838.65億美元,也就是說,印度的外債與外匯儲備之比接近100%,此前甚至一度超過110%。一旦美元資本發生抽離或其本身利率波動,印度經濟將陷入困境。

我大使:中國供應商在加班處理印度製氧機訂單

北京時間28日晚,中國駐印度大使孫衛東發推稱,中國的醫療器械供應商正在加班加點處理來自印度的訂單,最近幾天收到了至少2.5萬臺製氧機訂單。

“中國的醫療(器械)供應商正在加班加點處理來自印度的訂單,最近幾天收到至少2.5萬臺製氧機訂單。運送醫療物資的貨機正在安排之中。中國海關將為相關流程提供便利。”孫衛東在推特上寫道。

此前26日晚,中國駐印度大使孫衛東26日晚在社交媒體上發文表示,中國堅定支援印度抗擊疫情。孫衛東說:“我們將鼓勵和指導中國公司積極參加合作,為印度獲得各種所需的醫療物資提供便利。”

印度疫情近日呈現失控的緊張態勢,單日新增病例連續數天超過30萬例,醫療系統瀕臨崩潰,屍體堆積成山,火葬場的木柴都已陷入短缺。《印度快報》援引政府內部的評估說,這波疫情海嘯要到5月中旬才能達到峰值,屆時每天將有約50萬新增病例。

中國哪些產業將受影響?

疫情再度升級,將對中國哪些產業產生影響?

中金公司分析師陳健恆等指出,新興市場疫情反彈,可能使得中國出口份額還能維持一段時間。如果印度、巴西、東南亞等國家的疫情再度反彈,那麼這些國家的工業生產和出口可能會受到影響,從而有利於疫情控制較好的國家。比如,去年以來,中國是全球疫情控制最好的國家之一,東南亞國家中,越南的疫情控制也較好,這導致中國和越南的出口增速顯著好於東南亞其他國家。

根據WTO的統計,2020年主要新興經濟體中,只有中國和越南出口額實現了正增長,其中中國出口額增長3.6%,但韓國、印度、印尼、菲律賓、巴西和墨西哥等國2020年出口額均較2019年有所下降,特別是印度,出口額大幅下降14.8%。

從全球產業鏈來看,受到較大影響的包括原料藥、紡織業等領域。印度是全球原料藥市場的主力供應國家,疫情使得印度本國的原料藥生產受限,再加上其他國家對印度的旅行限制,短期將會導致全球原料藥市場供應缺口。而原料藥作為製藥的必要物質,需求具備剛性,在供需缺口之下,預計原料藥價格將維持高位。

川財證券分析師陳靂指出,中印同為原料藥供應大國,存在訂單轉移的可能。當下中國原料藥供給佔全球的9%,印度為12%。在原料藥的製備中,主要分為大宗原料藥、特色原料藥和專利原料藥。當前中國出口大宗原料藥佔比較大,在產業鏈中佔據上游,主要供給了印度市場68%的大宗原料藥,印度則是特色原料藥為主,在產業鏈中佔據中游的位置。從產品上看,印度原料藥品類主要為抗感染、心血管、中樞神經、呼吸領域,其中抗感染和心血管佔比超過50%。當前國內在相關領域具備一定的積累,產能也較為充足,在印度原料藥產能受到抑制的情況下,預計將會有更多訂單向國內轉移,國內相關原料藥企業有望受益。

美國政府:不要前往印度!儘快離開!

據《印度時報》29日訊息,由於新冠病例激增,印度的各類醫療服務陷入嚴重短缺。美國政府28日建議本國公民“為自身安全考慮,不要前往印度,或儘快離開印度”。

美國國務院下屬機構領事事務局發推文指出:“希望離開印度的美國公民應立即利用現有的商業運輸方式。目前(印度)每天都有直飛美國航班,以及通過巴黎和法蘭克福轉機航班。”美國國務院官方推特也轉發了這條訊息。

美國駐印度大使館在一份健康警報中表示:“新冠新增和死亡病例在整個印度急劇上升,不斷重新整理最高資料。據報道,檢測工作在許多地方都受限。多家醫院報告氧氣和床位出現短缺。由於沒有床位,一些美國公民被某些印度城市的醫院拒收。”報告中提到,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已經發布了4級旅遊警告,而美國國務院也釋出了最高級別4級的旅行警告。

在過去一週,約20個國家和地區暫停了來自印度的旅客航班,或對來自印度的旅客實施了嚴格入境規定。一些國家和地區不允許14天之內去過印度的旅客進入,包括加拿大、英國、荷蘭、德國等。

在那裡的中國人還好嗎?

印度疫情迎來“至暗時刻”,在那裡的中國人還好嗎?據《環球時報》報道,記者採訪了幾位同胞的故事。

“房東感染了,我連臥室門都不敢出,只能在房間裡靠鍛鍊‘自救’”

王躍州,中國留學生,現居德里

前天對我來說是晴天霹靂的一天,因為和我住在一起的印度房東一家感染了新冠。

我是一名在印度留學的大學生,和兩名中國同學一起租住在德里老城的一套房子裡。那是一棟四層的小樓,我們在三層,印度房東一家住在二層。昨天,房東一家感到不舒服,想去醫院做新冠檢測,但排隊檢測的人太多太多,根本排不上,於是他們就做了一個CT,影像結果是:肺部已經感染。

得知這個訊息後,我和同學們更加緊張了。最近一段時間,我們已經不止一次從窗戶中看到救護車開到附近,接走臨近的住戶,但沒有想到,這一次,病毒竟然離我們這麼近,和我們只隔一層薄薄的樓板。

為了保護自己,我現在連自己臥室的門都不出,哪怕去我們這一層的客廳,我都要戴上口罩。因為我知道,印度醫院的資源現在特別緊張,一旦得病,可能根本沒辦法得到治療。所以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每天多吃蛋白質,在屋子裡做鍛鍊,希望以這樣的方式“自救”,提高一點自己的免疫力,躲過病毒。

唯一還算幸運的是,印度的快遞比較發達,買食物和日用品不需要外出,可以網上預訂送貨上門,物資供應和物價也還算穩定又保障。不過,取貨時候我也總是特別小心,讓快遞小哥把東西放在門口,等通風半天之後再拿進來,並要立刻消毒。

我現在非常緊張,可說實話,前一段時間,我也和印度其他人一樣認為疫情控制住了,有些鬆懈。不過,我只是心理上放鬆,防護措施還是一直在做,但很多印度當地人卻是所有行為都放鬆了。記得今年1月時,我曾去過印度北部另外兩個邦,當時我驚異地看到:在這兩個地方的大街上,竟然沒有一個人戴口罩,對,沒有一個人!

即使是在防疫情況要“好很多”的德里,很多人也是在用印度本土的一種包頭的羊毛布代替口罩。我的一個鄰居就每天戴著這麼一塊布出門,我實在看不下去,還送了一批口罩給他,可他始終不願意戴,說是不習慣。後來,他感染了。

現在印度官方通報的感染和死亡資料已經非常嚴重,但我的個人感受是,實際上的感染情況要比官方數字嚴重得多。因為我的社交網路上最近突然多了許多大家轉發的求助帖,都是親戚朋友得了新冠,需要康復者的血液等等,這是去年一年從來沒有出現的。

此外據我瞭解,有很多人即使有不舒服,也不會去檢測,因為他們不敢:檢測陽性的話就無法繼續工作,生計會有問題。我自己就認識有這樣想法的人,只要症狀不嚴重,就自己熬著。所以我一直認為,印度很多人已經在不知不覺間染上了病毒,甚至有了抗體,有的症狀輕的甚至自己都糊里糊塗不知道,但他們都可以傳染他人。

在我看來,印度政府採取的措施、下達的命令,聽起來都是對的,但執行的能力和結果卻很差。比如德里現在說是“封城”了,但前幾天我有朋友從德里的衛星城諾伊達來找我拿藥,一路居然十分順利地過來了,這到底是封了還是沒封?我覺得現在的情況很像那個笑話,“在印度人看來,‘計劃好了’就等於‘完成好了’。”

現在,像我這樣還滯留在印度的留學生大約還有四五十個,有個別還在學校集體住宿。我們此刻最大的願望就是回國。我們也很不想給國內添麻煩,但看印度現在的情況,或許一兩年內都好轉不了。

還記得去年疫情嚴重時,中國駐印使館曾協助組織商業包機讓留學生回國,但我當時害怕會影響畢業,拿不到學位,就沒有回去。今年春節又有一趟包機,但那時疫情看起來正在向好的方向發展,我也過於相信印度政府,因此也沒有報名。我一直認為,我在過去一年裡做的每一個決定都是基於理智,可現在回過頭來看,覺得自己好傻。

“我的每個客戶幾乎都有直系或旁系親屬病倒,很多從家庭傭人、勞工處感染”

楊緒紅,中國工商銀行孟買分行副總經理,現居孟買

從我的個人感受來說,印度最近這一輪疫情暴發和去年的第一波簡直是“天壤之別”。不僅僅是官方通報的數字每天蹭蹭上漲,更是一種切身體會上的顯著不同:

去年,我很少聽說我們的哪個印度合作伙伴、客戶或朋友家裡出現感染的,更少聽說誰得了重症。但最近兩週以來,每當我打電話和客戶或夥伴溝通時,幾乎都會聽到他們說,“家裡有人得新冠了”,或是“親戚中有人感染了”。更讓我心驚的是,這樣的情況幾乎是普遍存在的,而且好些都是重症,甚至還有病亡。可以說,這一輪疫情幾乎影響到了印度每一個家庭,對他們的心理衝擊與去年不可同日而語。

印度疫情為什麼會走到今天這個地步?我認為是有跡可循的。在第二波疫情暴發之前,我曾在路上仔細地觀察過,街上每十個人中基本只有五六個人戴口罩,而在這五六個人中,只有兩三個人是把口鼻都遮住了。如果再仔細看,會發現很多人其實戴的也不是口罩,而是紗巾、手帕,換句話說,只要嘴巴上有塊布,就算“口罩”了。而且,我估計一些人一兩個月都沒有換過他們的“口罩”。這也就可以理解,為什麼印度疫情持續了這麼久,口罩卻從來沒有短缺過:一方面是產量的確增加了,但另一方面,戴口罩對很多印度人來說真的就只是一個形式。

事實上,直到今年三月之前,人們都認為印度的疫情控制非常好,雖說每天還有一兩萬新增病例,但他們認為自己人口基數大,這點數字不算什麼,所以,印度上上下下全社會一度都覺得非常樂觀。今年三月時,印度的飯館甚至全部開放堂食,裡面到處人來人往,談笑風生,而且有很多聚會。選舉、公共集會也全部放開了。現在回看,這一波劇烈爆發是可以說是印度全社會忽略大意的後果。

值得一提的是,這次疫情有很大一部分是家庭內部傳染,尤其有不少病例是通過印度家庭中的傭人傳染的。在印度,許多富人家庭都會僱傭保姆、傭人、勞工,而且一家僱傭好幾個,有打掃衛生的,做飯的,看孩子的,遛狗的,不同工種,“各司其職”,而傭人也把病毒傳染給了其他家庭成員。這種情況也導致防控難度進一步加大。

從本月初起,我所在的印度最大城市孟買就已經開始“封城”。不過,印度的“封城”和國內不太一樣,它更像是“宵禁”,也相對寬鬆:白天,基本的生活服務都還是開的,商店、雜貨店都可以買東西,晚上關閉。飯館也開張,不過現在不允許堂食,只能外帶。人可以出去上班、買東西,但不可以漫無目的地閒逛。公交系統還在執行,但沒有許可的私家車不能隨便出街。不過,整體來說,封鎖之後,孟買街頭的行人和車輛都少了許多。

我個人現在每隔一天還是要去辦公室一趟,因為有太多的事情要處理,不過,從去年印度疫情還在初期的時候,我們就已經採取了像國內那樣的措施,分組上班,最大限度地減少在辦公室的工作人員。我也會叮囑司機等印度本地同事戴口罩,下班後千萬不要參加聚會,但他們是否會這樣做,就不得而知了。

在印度現在這種局面下,很多中企員工就指望著國產疫苗能快點進來,但我感覺這可能比較難以實現。印度自己是疫苗生產大國,和中國的關係也不太好,所以沒有意願引入中國疫苗。但要接種印度疫苗,我們也很擔心:他們三期試驗還沒有結束,疫苗質量到底怎麼樣?不知道;打完之後,抗體會變成陽性,申請回國時能不能認?也不知道。

然而,眼睜睜地看著印度的病例一天比一天上升得快,我覺得恐怕也顧不上以後了,眼下保命才是最要緊。於是,在4月印度開放對45歲人群以上注射後,我立即去醫院接種本地疫苗。後來,聽說有其他中國人也接種了。

據我所知,現在在印度的中企員工絕大部分都希望回國。但是,這一願望實現起來也有一定困難:一是印度和中國間已沒有直飛航班,就連中轉路線也很少,大部分國家已暫停和印度之間的客運航班;二是我們一些中資企業是央企、國企,我們需要保障國家在印度的利益和業務運營,有一份責任在這裡。去年印度暴發第一輪疫情時,大部分中資人員已經通過商業包機和其他渠道返回國內,今天仍堅守在這裡的中企員工大約只有五六百人,大多都是實在沒有辦法扔下業務回國的。

所以,我們最期待的還是印度自身的情況能有好轉。儘管大部分預測是,印度的感染情況還沒到高峰,要到五月才能迎來拐點。但我看到,孟買在實施封鎖一段時間以後,前兩天的單日新增感染人數已經有所下降,這說明嚴格的社交隔離措施還是有用的。

“一戶6人,3個感染——或許,我們的‘群體免疫’過程才剛剛開始”

譚喜凝,網際網路企業員工,2017年嫁與印度男友,現居古爾岡

我印度的家中住著六個人:公公、婆婆、丈夫、我,還有一對夫妻租戶。現在,六個人中已經有三人感染了新冠病毒。我想,或許我們正剛剛進入“群體免疫”過程的開端。

我的婆婆和丈夫大概是在上個月底印度傳統節日“灑紅節”上感染的。那天,婆婆去親戚家參加宗教活動,回來後不久就出現了發燒、疲乏等症狀,後來丈夫也很快有了症狀。再後來,親戚告訴我們,他們家人的檢測結果也是陽性。我不知道傳染鏈到底是怎樣的,但一切都發生得非常快。

不幸中的幸運是,兩人的症狀都比較輕,所以在家中自己進行一些保守的康復治療。公公已經接種了新冠疫苗,負責照顧他們,而目前還是陰性的我則搬入了家中的頂層,獨自一人隔離起來。我也開始聯絡國內的一些朋友,下單一些藥物,為萬一感染提前做一些準備。

比我和家人要不幸一些的,是我們家的租客,他們是一對夫妻,妻子在我丈夫和婆婆感染期間,也確診了。她的情況要嚴重得多,被送進了醫院的ICU觀察治療。她住的是一家很不錯的大型私立醫院,但據說那裡一些治療新冠的藥物已經用完了。

然而,她仍然是相對“幸運”的,因為印度還有一些連床位都沒有了的醫院,至少古爾岡這樣的大城市醫療資源還沒有被“擊穿”,她還有床位可以得到治療。

所以,從我個人的經歷和觀察來看,這輪疫情中家庭內部傳染情況非常嚴重。我家已經算是有隔離條件的了,但70%以上印度人的家庭並不具備這樣的條件,而且印度人家庭觀念很強,習慣兩三代人住在一起,因此老人和小孩也比較容易感染。

不過,或許是由於宗教和文化原因,我感到印度人雖然也為疫情和得病的親人感到焦急、痛苦,但整體的社會心理狀態並不像許多外國媒體報道的那麼“慘”。印度社會的等級概念很重,一些窮人會認為,比起感染,明天有錢生活下去或許會更重要;另而一些人則認為,即使有一天真的因病過世了,我們又能怎樣呢?就好像在我婆婆和老公眼中,得病與否,病情怎麼發展,“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

來源:環球網、澎湃新聞、中國新聞網等

責任編輯:畢丹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