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裔人在美國接連被暴打,而美國人在亞洲卻是大爺,該怎麼破?

亞裔人在美國接連被暴打,而美國人在亞洲卻是大爺,該怎麼破?

今天看了一個視訊,亞裔男子在紐約地鐵遭黑人毒打,視訊剛剛切入的時候還看到亞裔男子在對抗,我內心是希望亞裔男子能贏的。但當我看到亞裔男子不會躲閃,沒有一拳打中黑人要害,並且揮出的王八拳綿軟無力,此時我已預料到,亞裔男子凶多吉少了。

果不其然,黑人打在亞裔男子下巴上的那一拳把亞裔男子壓制住了,然後接連的組合拳繼續猛攻,最終拿背以後,最終以裸絞降服了亞裔男子。此時地鐵裡的乘客看到亞裔男子已經失去知覺,不停在喊:“住手吧,住手吧”。最後雖然住手了,但亞裔男子已經被鎖暈了。

這個視訊還不算完,緊接著又看到美國民眾在網上發起“掌摑亞裔挑戰,針對老年人和女性”。

看完這些視訊以後,我是非常氣憤的,真的希望美國人針對亞裔的粗暴行為能夠停止。但以後真的能停止嗎?如何從根源上解決這個問題,這才是我們應該去重視的,至少要為子孫後代樹立起一個好的開端。

種族歧視鏈是怎麼形成的

因為曾經在海外留學、工作、國際出差、旅居等,我前後共走過91個國家。我相信不論大家來自哪裡,不論怎麼樣的膚色,大家都是平等的。但在海外各個大洲都走過以後,我卻發現種族歧視鏈是客觀存在的,因為有形形色色的人存在,形形色色的人有著各種不同的意識形態,這是在所難免的。

白人目前是站在歧視鏈最頂端的,但這不是大自然給定義的,而是白人最先走進了工業文明,並在科技上佔領了領先位置,於是在他們設計出來的金融遊戲規則下,就可以不勞而獲,壓榨其他國家勞動人民的血汗。

其實這也符合大自然中“弱肉強食”這一法則,假設現在沒有國際法的約束,沒有大國之間超級武器的制衡,那可能出現的後果可能比歧視鏈更加的嚴重。

大自然不會定義善惡與好壞,只有人類文明才會定於好壞是非。就拿膚色來說,當你不喜歡黑色的時候,是因為你喜歡白色,而你喜歡白色不是基因決定的,因為物品你可能會更喜歡白色,但膚色的反感,是意識形態影響的結果。

如果當初是黑人先走進了工業文明,並且科技超越白人100年,到那個時候,黑色可能就是歧視鏈頂端的象徵,是優越感的象徵,那個時候我們,可能看到白色面板甚至會覺得是一種“病態”。這大概就是歧視鏈產生的根本所在了,它也是“弱肉強食”的一種表達方式。人類文明是不可能徹底統一這種意識形態的,只能去約束,但約束後的不表達,不代表一個人的大腦沒有這樣的意識。

突破歧視鏈,除了物質財富之外,精神文明的建設也非常重要

在海外期間,我遭受過很多不公平待遇,挑釁,種族攻擊等事件。白人就不說了,很多亞洲人,南美人,非洲人依然不拿我這個群體當回事,同樣一件事,對待白人和對待我這個群體的態度完全是不同的。

那個時候我在想,等自己的國家富強了,這一切都解決了。但富強真的會改變嗎?我覺得未必,現在的經濟總量離美國已經一步之遙,而人均、教育、醫療社會福利、養老等也早晚會超越發達國家,那個時候,就會徹底改變嗎?這其中還差了一些精神文明的建設。

N次國際航班上,外籍乘務員對我們這個群體的服務態度跟其他國籍旅客的態度是不同的;但最不能理解的是,我在美國的漢堡店,我這個群體的店員,在服務我這個自己人的時候與服務白人的時候態度也是不同的。

在中東某國時,當地人與我們是不存在任何歧視的,但許多年以後,歧視談不上,至少印象不好了,被別人看不起了。這其實都是自己人作出來的,具體是怎麼作的,我可以舉出100個案例,現在我只舉出兩個令我印象最深的。

第一個是俄羅斯人和日本人去這個中東國家做服務行業,對性門檻低,只對服務人員的性別有要求,但是沒有被瞧不起,至少她們服務的價格很高。後來自己人去了以後,也開始以極低的價格搶佔市場,不但被俄羅斯,日本人瞧不起,也被本地人瞧不起。

第二個是很多自己人在那邊打工賺錢以後想回國了,但回國要機票是要花錢的,於是很多男同胞利用了當地法律,也就是故意脫光上衣,在大街上故意讓當地警方看到,然後就會被免費“送回國”。鑽這一漏洞的人越來越多,迫使當地改變了一項法律條例來應對這一現象。

受邀去非洲某國時,我是從加拿大出發,在歐洲轉機最終達到目的地,飛機上除了我以外全是白人,排隊過安檢的時候,白人都順利通過,唯獨到我這裡的時候,明目張膽的管我要小費,只要不給,就找各種理由拖延我的時間。

當初我也非常氣憤,不明白為什麼要這樣對我,難道我這個群體的人好欺負?人傻錢多?後來見到在本地的自己人朋友以後,說起這個事情的時候才知道,這一現象不是人家針對我們,最開始也沒有人這樣做,只是很多自己人在出入境的時候,確實存在“託運”違規在前,然後通過小費來買個“方便”。

久而久之,當地的邊檢人員就會逐漸對我們形成一種印象,最終造成了只要是看到我們這個群體的人,就敢明目張膽的要小費。所以不論是非洲還是東南亞,只要你被無理索要小費的時候,你真正要怪的不是他們,而是要怪自己人,是太多的自己人為了各種目的把那些邊檢人員的這種習慣給“鋪墊”出來了。

總之跟自己去在海外,大到跟當地官方談事,小到市井的吃穿住行,經歷了太多太多,不過跟白人同事一起去海外出差,或者跟白人朋友一起去海外旅行的時候,我會明白的發現很多曾經的事兒已不再是事,甚至還能走出不少捷徑來……

回國以後,身邊依然有很多白人朋友,現在的關係已經非常好了。他們之所以願意跟我深入地交往,是因為有一次家庭派對中他們說我跟其他的自己人不一樣,我問了他們哪裡不一樣,他們說,因為我不像其他的自己人那麼“Boring”,翻譯過來就是“煩人”的意思。

其實他們也沒多解釋什麼,但我非常理解他想表達的內涵。正是因為彼此認識以後,我從來沒瞻仰過他們,從來沒有羨慕的目光看過他們,也從來沒有主動找過他們,反倒讓他們覺得我跟其他的自己人不同,所以才願意交往。

而對比其他的自己人,我知道他們的舉動是什麼,尤其是見到老外,跟老外交往的過程中的一舉一動是怎樣的,這個細節我就不說了,大家自己去悟好了。總之老外依然會對這些人笑臉相迎,只是他們不知道老外的內心都多麼的厭煩這些人的行為。

我的這群老外朋友是來自各個不同發達國家的白人,因為關係深入了,所以聊天中我可以聽到很多實話。比如他們會對比自己聊歐美女孩子,聊亞洲女孩子,聊我這個群體的女孩子,哪個國家的女孩子可以最高效地聊出結果呢?

對他們來說,亞洲女生不存在聊的效率有多快,因為聊某某女孩也算是主動出擊,但在亞洲,他們不需要主動出擊,一切都是被動的,大白話講究是很多女孩主動去倒貼,而倒貼效率最快的是哪個國家的女孩呢?他們的答案是統一的,我聽完以後,有打人的衝動……但我又能如何呢?他們說的可都是事實。

其中一位朋友是英國人,通過“搖一搖”認識了一位自己人女孩,衣食住行都為英國人包辦了,最後女方先求婚,不要彩禮不要房子,最可笑的是英國人最後把她拒絕了。

這些老外在自己國家混得都很差,但來了以後都做了人上人,社會中被尊重,單位裡被領導和同事尊重,他們在自己國家胡說八道的言論,來了以後都變成了真理。他們也經常告訴自己的朋友,如果在自己家鄉混不下去,就過來吧……

種族歧視鏈,該怎麼破

上述講了很多我親身的經歷,其實想表達的就是精神層面的建設,很多自己人考慮個人利益的時候忽略了國家利益和形象。自己人與自己人之間,非常不團結。我在海外被騙過,但沒有一次是被外國人騙的,我在海外也有求助的時候,但真沒有一次是自己人幫成的。

這種精神層面的建設,就是要團結,要有自信,要把好的形象展現給別人。事實上,都說西方人,日本人素質高,其實我告訴大家,這是狗屁!他們所謂的素質都是把面子功夫做得很好,但從人性的角度來說,全世界都是一致的。

記得有人問過我,為什麼自己人演員出現在美國大片裡總有一種違和感呢?答案很簡單,就是民族自信所表達出的氣質。你去國際機場的候機廳多看看,你會發現大陸人、中國臺灣人、中國香港人、新加坡華人、馬來西亞華人、日本人、韓國人,他們的長相雖然相像,但走路的姿態、說話的語氣、看人的眼神包括穿著打扮是不一樣的,常飛客就能分辨出來。

我們很多形象上的面子功夫確實沒有注重,而這一點尤為重要。因為國際環境中,一個人內心是否善良,大家是沒有時間去了解你的,也沒有理由去了解你,僅僅就是通過很多細節來表達的,而對於這些面子功夫的細節體現,真正做的最好的並不是西方人,而是日本人。

現在很多亞裔被打,實際上他們的國籍已經不是自己的母國了,我們也不需要為這些人擔心。但問題是,美國瞄準的是亞洲的所有人,準確說是東亞的所有人,而不是亞裔。也就是說,如果我們自己人去旅遊,想打人的美國人不會先檢視護照是哪國人的,這就有可能導致自己人在去美國的時候也會被打。

打完以後,如果有警方介入,你們認為美國警方會偏袒誰呢?這種不公平的偏袒和縱容出現以後,我們拿什麼反抗呢?反抗無效的話就徹底解決不了問題。

物質層面的發達是基礎,精神層面的發達是被別人看得起,而最終決定如何突破鄙視鏈的,就是強行壓制。

假設有兩個部落,其中有一個超級部落的科技遙遙領先,另外一個小部落很氣憤,然後想通過輿論煽動種族問題,煽動超級部落的人不好,是他們搶佔了自己小部落的財富,煽動以後,超級部落的族人去小部落旅行,小部落的族人被煽動後就開始打這些超級部落的族人。

但小部落敢去煽動這樣的輿論嗎?他真的不敢。因為超級部落的科技足夠領先,軍事力量壓制,只要有自己的族人被其他部落的族人欺負了,那麼就會對那個部落展開毀滅性打擊,然後索要鉅額的農作物等賠償。

所以小部落的人是不敢去煽動這樣的輿論的,就算有自己族人這樣去做,也會設定重刑伺候,讓族人不敢這樣去做。如果這個超級部落的人想去歧視其他部落,那他們完全可以定義歧視的顏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