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億升湖水瞬間乾涸!36釐米粗的鑽頭,如何釀成一場災難?

1981年11月20日,石油和天然氣公司德士古(Texaco)聘請的威爾遜兄弟公司的一個鑽井隊的鑽機正在美國路易斯安那州德爾坎伯以北的皮內爾湖上轟鳴,這個面積5平方公里,平均水深3米的淡水湖離墨西哥灣大約20千米不到,深秋的清冷加上墨西哥灣的潮溼氣流,鑽井臺上更顯陰冷!

130億升湖水瞬間乾涸!36釐米粗的鑽頭,如何釀成一場災難?

突然鑽井工人發現鑽頭似乎被卡住了,被地下的硬石層或者縫隙卡住是常有的事,工程師並不慌張,一般可以嘗試下上提、下砸、轉盤或頂驅加扭矩這些就可以解卡,再不濟還有後招,但還沒等工程師實施進一步解卡措施,敏感的工人就發現了一個不太對勁的事實!

130億升湖水瞬間乾涸!36釐米粗的鑽頭,如何釀成一場災難?

水下傳來一聲巨響,似乎鑽頭直接鑽進了冥界之王奧西里斯的府邸,他正在怒吼發出的聲音,隨後鑽井平臺開始傾斜,12名鑽井工人發現狀況不對,立即撤退到了駁船上,解開纜繩,直接驅船駛離了湖心,拋棄了這個價值500萬美元的鑽井平臺,因為鑽井工人們知道,肯定壞事了,鑽孔之前他們就知道湖底有一個鹽礦,但工程師們的地圖顯示,鑽孔位置遠離礦井,難道……

130億升湖水瞬間乾涸!36釐米粗的鑽頭,如何釀成一場災難?

其實容不得他們多想,湖面上已經開始了巨大的漩渦,而此時湖面以下的鹽礦里正在熱火朝天地開採岩鹽!在皮內爾湖數百米下的岩層內,Diamond Crystal Salt Company(鑽石水晶鹽公司)的工人們正在作業,這個鹽礦每年能生產工業鹽十萬噸,這為公司帶來了豐厚的利潤。

130億升湖水瞬間乾涸!36釐米粗的鑽頭,如何釀成一場災難?

鹽礦採掘後留下的支撐鹽柱

正在井下鹽礦作業的鑽石水晶鹽公司的井下電工Junius Gaddison聽到作業坑道中傳來了一聲奇怪的巨響,坑道遠處的容器桶被撞擊的砰砰作響,似乎是水流衝擊,Junius Gaddison立刻反應過來,可能是鹽礦透水了,他立即發出警告,井下作業的照明燈閃爍三下,這是之前快速撤離演習時熟記過的緊急撤離訊號!

130億升湖水瞬間乾涸!36釐米粗的鑽頭,如何釀成一場災難?

50名鹽礦工人有條不紊地從升降機撤離,要知道他們可是在將近400米的井下作業,但這個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鑽石水晶鹽公司的工人做到了,50人全部逃出生天,此時湖面上已經巨浪滔天!

130億升湖水瞬間乾涸!36釐米粗的鑽頭,如何釀成一場災難?

湖面上一個直徑超過400米的漩渦正在形成,鑽頭進入鹽礦後被卡在下方坑道中,但進入的淡水迅速擴大了被鑽開的通道,湖水注入了下方四通八達的鹽礦坑道,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漏斗。距離這個鑽井臺不遠的另一個平臺,也隨著水流被衝得東倒西歪,湖中的泊靠的駁船也被吸入了洞口。

130億升湖水瞬間乾涸!36釐米粗的鑽頭,如何釀成一場災難?

僅僅3個小時,皮內爾湖中130億升湖水就已經見底了,湖面上只剩下灘塗,中間則是一個大洞,但事情遠未結束。湖面乾涸後,作為湖水出口流向弗米利恩灣的德爾坎佈雷運河,變成了臨時從墨西哥灣倒注入水的逆向河!

130億升湖水瞬間乾涸!36釐米粗的鑽頭,如何釀成一場災難?

出水口變成了瀑布

這個迴流驚心動魄,因為運河進入湖面的入水口形成了一個50米落差的瀑布,從墨西哥灣灌入了來自海洋的鹹水,所以現在皮內爾湖的湖水是微鹹的,但並不是湖底鹽礦溶解的結果,主要是來自大海的鹹水。湖面的碼頭以及大約28公頃土地和湖邊的森林以及停車場被迴流的海水沖毀。

130億升湖水瞬間乾涸!36釐米粗的鑽頭,如何釀成一場災難?

鹽礦入口噴出的大量水霧

三天後,在皮內爾湖被海水注滿的最後階段,被吞入大量水體壓縮的鹽礦內氣體回沖時,又將洞口的駁船衝回了湖面,而這個平均水深只有3米的湖則變成了最大水深61米的深湖,是路易斯安那州最深的湖泊。

130億升湖水瞬間乾涸!36釐米粗的鑽頭,如何釀成一場災難?

明明知道下面有鹽礦,為什麼還要開鑽?

其實更準確一點地說是鑽錯位置了,而原因則是德士古公司的作業圖,威爾遜兄弟公司的鑽井工程師在原本應該通過笛卡爾座標系計算時卻用了高斯-克呂格投影座標系,高斯投影沒的角度變形,但有長度變形和麵積變形,離中央子午線越遠,變形就越大。

130億升湖水瞬間乾涸!36釐米粗的鑽頭,如何釀成一場災難?

通用橫軸墨卡託投影(笛卡爾座標系)

儘管這兩個座標系都是用經緯度做標記,但當在兩個系統中輸入相同的座標時,會得到兩個不同的地點,所以也就是一個小疏忽,導致了鑽井定位錯誤,直接在鹽礦的坑道作業區上方開鑽了,因此發生事故就是時間問題!

130億升湖水瞬間乾涸!36釐米粗的鑽頭,如何釀成一場災難?

高斯-克呂格投影

130億升湖水瞬間乾涸!36釐米粗的鑽頭,如何釀成一場災難?

鑽井位置錯誤示意圖

結果是慘痛的,這個淡水湖的生態被永久地改變了,有朋友戲言,誰來為湖中的魚伸冤?因為它們都已經在鹽礦坑道中迷路,最後鹽柱融化,礦井倒塌被埋在了裡面,幾萬年後將可能形成化石,而皮內爾湖也變成了一個微鹹水湖,只有那些廣鹽性生物才能在裡面生存。

130億升湖水瞬間乾涸!36釐米粗的鑽頭,如何釀成一場災難?

不過好在沒有人員傷亡,據稱有三條狗失蹤了,而德士古和鑽井承包商威爾遜兄弟在庭外和解的方式,向鑽石水晶鹽公司支付了3200萬美元賠償,附近的植物苗圃 Live Oak Gardens 支付了1280萬美元,而鹽礦則被永久關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