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伊之間發生了什麼,堵在蘇伊士運河的美方航母急死了?

昨天,我們和伊朗簽了一條25年全面合作的協議。


這個訊息在國內很低調,沒濺起什麼水花,但在國外其實已經炸鍋了。


那這個《中伊協議》都協議了啥?根據《紐約時報》、CNN、彭博社等西方媒體的猜測和分析,中伊兩方在四個方面達成了一致:


第一、未來25年,中國將對伊朗能源設施、基礎設施的投資4000億美元,協助伊朗經濟發展;第二、中伊之間的石油結算將使用數字人民幣;第三、伊朗導彈的導引頭將使用中國“北斗”全球定位導航系統。第四、中國將獲得伊朗常規石油供應。


其中最重要的兩點,一是獲得伊朗常規石油供應,二是以人民幣結算石油。


聯絡在一起想必大家也猜到了,那就是瓦解石油美元體系。


中伊之間發生了什麼,堵在蘇伊士運河的美方航母急死了?


要知道,如今中國最大的隱患不是半導體,不是光刻機,而仍然是被大家所忽略的石油


在和平時期大家已經都麻痺了,感覺去了加油站就有油,但一旦出現衝突,美國封鎖了馬六甲海峽,我國石油儲備仍舊是遠遠供應不足的。


而目前我們進口原油的幾大地區,沙特,俄羅斯,安哥拉,阿曼,伊朗等,除了俄羅斯是主要走陸路的管道,其它幾個走海路的,都是有風險的。


像委內瑞拉,那時候雖然我們能買得到,但運不過來,像沙特,很可能到時候既運不過來,也未必肯賣給我們,而單一個俄羅斯,是無法滿足我們的能源缺口的。


伊朗,是為數不多的一個,有足夠的儲備,且有潛力在極端情況下由海路運輸轉為全程陸路運輸的原油大國。


換句話說,這是補齊了我國木桶上最短的一塊木板。


而且通過人民幣來結算石油,也變相打破了美元和石油之間的繫結,動搖了美元作為世界貨幣的基礎。


那麼,如此利好中國的盟友,美國會放任它跟我們合作嗎?


事實卻是,美國一路“逼著”伊朗跟我們聯手的。




01



你知道新聞裡飽受戰亂的伊朗,其實曾經是中東地區最富裕的國家之一嗎?


時間回到上世紀70年代,當時伊朗以石油為主體打造了一套完善的工業體系,極具競爭力。


手握黑金,伊朗的GDP更是從1960年的41.99億美元,暴增至1979年的903.92億美元,富裕程度世界排名第九,在70年代還舉辦過亞運會,經濟一片繁榮。


中伊之間發生了什麼,堵在蘇伊士運河的美方航母急死了?

圖源:知乎@鄧元傑


伊朗的發展讓美國不樂意了。


於是,從1979年開始,伊朗成為美國的制裁物件,並迅速挑起了長達8年的兩伊戰爭,伊朗和伊拉克遭遇重創,從此一蹶不振。


當時,伊拉克擁有370億美元的外匯儲備,戰爭後,它的外債是700多億美元,戰死18萬人以上


伊朗傷亡更為慘重,欠外債450億美元,35萬人死亡,僅德黑蘭就有20萬婦女失去丈夫,經濟發展計劃大幅度推遲。


中伊之間發生了什麼,堵在蘇伊士運河的美方航母急死了?

圖源:知乎@鄧元傑


美國想靠戰爭把伊朗治理的服服帖帖的,為自己的“石油霸權”服務,誰知道伊朗才不吃這一套,表示要和美國剛到底。


於是每當美國拉高石油價格的時候,伊朗就趁機低價出口石油;每當美國拉低石油價格的時候,伊朗就會在霍爾木茲海峽製造點事端,刺激石油價格。


不僅如此,伊朗還一直用自己的石油優勢,來破壞石油美元——伊朗一直與歐洲各國私下用其他本幣交易,這嚴重破壞了美元的壟斷性,而且提高了歐元的世界地位。


中伊之間發生了什麼,堵在蘇伊士運河的美方航母急死了?


當慣了霸主的美國,還沒見過這麼頭鐵的主兒。


你這邊破壞了美國的美元全球地位,這是動搖美國的國策,那麼美國自然不幹。


於是從2003年開始,美國又打著“核武器”的幌子,加大了制裁力度,最嚴重的時候,美國甚至禁止其他任何實體與伊朗進行貿易——如果雙方交易價值達到100萬美元,或在12個月內合計達到500萬美元,和伊朗交易的那個實體也會受到制裁。


國際間的交易,超過100萬就要制裁,這擺明了不給你留活路。


伊朗苦苦撐到2015年,終於在7月14日這一天與美英法德俄中6國簽署《聯合全面行動計劃》,協議指出,伊朗不得從事5%以上丰度的鈾濃縮,停止阿拉克重水反應堆建設,國際社會對伊朗的制裁才有所鬆綁。


伊朗的春天要來了嗎?




02



苦命的伊朗,等來的卻是任性的特朗普。


2018年特朗普一上臺,直接找個理由退出了伊朗核協議。


懂王退群之後,歐盟並沒有跟上,甚至暗搓搓向伊朗提供了1800萬歐元的援助,畢竟嘛,和伊朗合作有實實在在的錢賺,大家都不傻。


結果蓬佩奧在第二天便緊急宣告,表示我都退群了,你歐盟還給錢,分明就是支援“恐怖活動”。


嚇得歐盟急忙否認三連,我不是,我沒有,你瞎說。


2019年11月5日,美國第四次啟動對伊朗的經貿制裁,禁止各國進口伊朗石油。這一次,制裁更是指向伊朗的命門——石油出口。


伊朗經濟很大程度上都是靠石油出口支撐,一旦這根輸血管被切斷,伊朗第二年GDP就萎縮了6.8%,淨出口下降26.9%,通貨膨脹率高達41.2%。


汽車產業作為伊朗的第二大工業,產值瞬間減少了40%,導致超過100萬人失業,就連伊朗引以為傲的“波斯地毯”也受到波及,鋪面蕭條,無人光顧。


中伊之間發生了什麼,堵在蘇伊士運河的美方航母急死了?


制裁還直接導致了市場對伊朗的信心。


制裁大棒落下,伊朗的外匯市場陷入一片混亂,持有外匯的出口商捂金惜售,對里亞爾失去信心的伊朗民眾則瘋狂搶購外匯避險,匯率的黑市價格如同火箭般一路狂飈。


匯率最高點時,1美元能兌現17萬里亞爾(伊朗貨幣)。


而飆升的匯率直接引發了物價上漲。根據伊朗中央銀行的2018年11月統計,伊朗消費者價格指數(CPI)較去年同期上漲39.9%,其中羊肉價格在半年內漲幅超過40%,雞肉價格則上漲了100%。


為此首都德黑蘭多家肉鋪都供不應求,門前排起了長龍,甚至排隊兩小時也買不到一公斤羊肉。


中伊之間發生了什麼,堵在蘇伊士運河的美方航母急死了?


買不起吃的,賺的錢也不值錢了。


一位伊朗的計程車司機表示,“在這輪制裁之前,他每個月的收入大概合6000元人民幣,而現在掙的錢縮水了一半還多。”


另一位居住在德黑蘭的店主哈桑則更慘,他和妻子經營了一家兒童玩具店,進口商品佔比很高,2016年生意好的時候,兩人的收入能達到中產階級水平。


如今的匯率暴跌,導致玩具進口費用直線上升,兩人的收入還不到之前的五分之一。


在美國製裁之下,數不清的伊朗中產階級一夜之間跌落成了貧民


對此懂王還悻悻地說:“這不是我想要的。我希望他們(伊朗人)幸福,但他們不能擁有核武器。”


中伊之間發生了什麼,堵在蘇伊士運河的美方航母急死了?


美國如此做惡,針對的不僅僅是伊朗,還有中國。




03



伊朗想要逆天改命,離不開中國。


首先,伊朗的基建離不開中國——截至2015年,伊朗鐵路總長僅1.3萬公里,比英國少0.45萬公里,並且,伊朗大部分都是未電氣化的、單軌的鐵路線。在人口稀疏的東南部,幾乎沒有鐵路。


在伊朗,大約只有11%的人,通過鐵路出行,如此基建,只有號稱基建狂魔的中國帶得動。


同時,在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制裁下,伊朗的大國朋友圈,也只剩下了中國和俄羅斯。


但俄羅斯和伊朗在石油出口方面還有競爭關係,因此,伊朗能仰仗的,唯有中國。


而中國也需要伊朗這個小夥伴。


我國是石油進口大國,長期以來伊朗都是中國重要的石油進口國之一。


也就是說,如果美國控制了伊朗石油,那麼中國面臨的,很可能是另一場石油圍剿。


當中國崛起威脅到美國時,針對伊朗的制裁就成了一記“雙殺”——一招黑手,兩方落敗,豈不美哉?


但在美國的圍追堵截之下,中國和伊朗不僅沒有被“殺”,反而被逼著站到了同一條線上。


2016年伊朗解禁之後,中國就與伊朗達成了戰略合作關係。


從此伊朗向中國出口原油、甲醇等能源物資,而中國則在高鐵、油氣、水電、化工、電信、基建等方面向伊朗提供幫助,尤其是隨著“一帶一路”的推進,兩國貿易往來更加密切,貿易金額一度超過500億美元


相比之下,氣急敗壞的美國直接在2020年開年向伊朗軍官蘇萊曼尼空投一顆導彈,導致蘇萊曼尼當場身亡。


政治上“孤立”、經濟上“敲打”,再加上這一波軍事上的“示威”,伊朗在美式“霸權三件套”的組合拳之下,終於想明白一個道理:


西方不亮東方亮。

一邊是步步緊逼的美國,另一邊是“不離不棄”的中國,中國和伊朗還都是美國長臂管轄制裁的物件,你說這樣的選擇題,簡直就是送分題。


於是去年疫情發生時,伊朗是第一個向中國發出慰問的國家;而伊朗疫情吃緊時,中國專家隊也帶著口罩、呼吸機、核酸檢測試劑迅速奔赴德黑蘭,與伊朗分享中國抗擊疫情的經驗。


中伊之間發生了什麼,堵在蘇伊士運河的美方航母急死了?


於是今年的3月27日,中國和伊朗正式簽署25年全面合作協議,將在政治、戰略和經濟達成合作。


現在協議內容還未公佈,按照兔子的性格,事成之前不會大肆宣揚,但外媒卻急了。


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彭博社紛紛發表評論,BBC更是表示,“這將對美元的地位構成進一步挑戰”。


中伊之間發生了什麼,堵在蘇伊士運河的美方航母急死了?

紐約時報評論截圖


我不懂地緣政治,但從現實的角度來看,中國可以從基建、經濟、防務上直接向伊朗輸血,而伊朗也是我國一帶一路建設上的重點國家,對中國走出去,心平氣和地賺錢做買賣,有著重要的戰略和經濟意義。


相比鷹醬動輒搞封殺、搞制裁、搞分裂,兔子不侵略、不掠奪、不轟炸、不屠殺、不搞霸權主義,不當帝國主義的附庸和走狗,而是實實在在輸出基建、生產力,踏踏實實地讓所有人都吃飽飯。


我想,相比嘴上的民主自由,肚子吃飽飯才是真理。




尾聲



當中國和伊朗簽下25年全面合作協議的時候,打算去波斯灣搞軍演的美國艾森豪威爾號航母,卻被困在了蘇伊士運河。


好巧不巧,這次軍演正是美國針對伊朗的一場軍演。


這讓美國海軍氣急敗壞,因為無法進入中東地區,就無法實現對於伊朗的軍事威懾。


有網友開玩笑:一群印度人開著臺灣從日本租來的美國人控股的船掛著巴拿馬國旗堵住了蘇伊士運河,把美國用來威脅中國和伊朗簽約的航母堵在了地中海——你說這不是國運,我都不信

中伊之間發生了什麼,堵在蘇伊士運河的美方航母急死了?


中伊之間發生了什麼,堵在蘇伊士運河的美方航母急死了?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國運,即使是,中國的國運,也是我們自己走出來的,我們從來不想超越美國,只想成為更好的中國


未來30年,預計還會有更多類似以人民幣結算的石油專案相繼誕生。


不光是中伊25年合作協議,還有沙特承諾保證中國石油供應50年,再加上俄羅斯的戰略伙伴關係,一個個都要到來。


中國也終於下定決心,決定圍繞共同利益來打造反霸權的長期合作,隨著基建能力的提高,陸權的傳說要開始了。


2021年是非常神奇的一年,有太多的前所未有。


世界將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且往後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