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風呂屋”裡無遮無掩地交往——也說日本人的男女同浴


日本人把洗澡叫做“風呂”,澡堂子叫做“風呂屋”。100多年前,公共“風呂屋”通常都是男女混浴的,大家不分性別在同一個大熱水池子裡泡上個把小時,極其自然,絲毫不覺得有什麼不妥。這種習俗在日本人看來都是很正常的,他們相信藉此可以交流感情。但是這種歷史遺留下來的男女混浴的風俗,在200多年前的寬政三年(1791年),卻被推崇儒家思想的鬆平定信頒佈的《混浴禁止令》,以法律手段加以制止了。

雖然這種習俗被法律所禁止,但是,男女混浴的情形在日本卻從來沒有消失過,是從古至今都有的情況。所謂“混浴”,一般大都是在彼此認識的情況下產生的。古時候,日本的階級是比較分明的,大家平常很有禮貌。但是,等到大家在澡堂子裡把代表階級制度的衣服脫光時,就不會有身份地位的差別了。這時人們儘管素昧平生,但是大家平等,可以很輕鬆自然,自由自在地交談、相識、交往。這裡不帶任何社會背景、等級差別、地位歧視,完全是“個人”與“個人”的交往,營造出一種輕鬆愉快的氛圍。在日本被譽為“無遮無掩的交往”。

19世紀初,式亭三馬寫的反映當時日本風土人情的《浮世風呂》這樣認為:“天下之中,洗浴是教育的最佳捷徑。無論你是貴人雅士還是平民百姓,洗浴之時全都赤身裸體,同降生時一樣。這種裸身的交流、交往,使人忘卻彼此的高低貴賤,昇華到一種無慾無求的佛教境界。”

孩子們也在這裡感受到光腚之交的溫馨,並得以和大人們交流,更在這裡學到集體生活的規範和社會生活的準則,瞭解公共交往的禮儀,自尊自愛。社會教育工作者認為,公共浴室是培養青少年團體意識,對他們進行社會生活教育的一個好場所。

江戶時代以來,洗浴和近代日本人的生活密不可分,成為日本文化獨特的一部分。日本經濟高度發展,人們在城市裡也可以享受到溫泉感覺的現代浴室,隨後又把這種享受帶進千家萬戶,變成家庭浴室。然而,在現代社會裡難得的精神上的“無遮無掩的交往”,卻因家庭浴室的興起和普及而日漸衰微了。

現在的情況似乎與過去不同了,普通的公共浴場或溫泉都是男女完全分開的,各有各的更衣室,而且裡面還分洗身場和熱水池。一般的所謂混浴溫泉,只不過是男女混在一個池子裡泡澡而已。男性女性各自在洗身場洗乾淨之後,領了店裡的專用大浴巾,男的圍到腰上,女的圍到胸口以上,然後才一起到一個池子裡泡溫泉,這也就是正宗的所謂“男女混浴”了。

但是,別出心裁的日本年輕人卻不甘寂寞,他們又冒出了一個風呂約會。這是一種集體活動,男人和女人浸在浴池裡,聊天喝酒甚至可以在浮於水面的桌子上打撲克。大概這種形式比西裝革履的約會更坦誠更自然吧,一時間混浴式溫泉在日本年輕女性中風靡起來。“泉水水質好”、“初次相識也能一見如故”,這些混浴原有的魅力重新獲得肯定,一直經營混浴的老字號旅館為此接到了紛至沓來的諮詢。

在日本櫪木縣那須鹽原市的“元泉館”有著一汪泉眼,其間汩汩湧出的溫醇泉水頗受好評。該旅館既有男女分開的露天浴池,也有寬敞的具有人氣的混浴浴池。該館稱:“最近有很多電話都是問‘有沒有混浴?’的,年輕女性們很瞭解大家熱熱鬧鬧混浴的樂趣所在。”

但是日本人仍然覺得不過癮,只要一有時間他們仍然要去泡澡堂,外國人頗感詫異的是:澡堂有什麼稀罕,莫非是傳說中的混浴嗎?

日本人說:“要了解日本,最好到洗澡堂子裡去。”

現代的日本家庭都有洗澡間,在家庭的浴室裡,日本人也喜歡在浴缸或浴池裡泡澡。不過他們決不在裡面洗身子,他們一定會在浴缸或浴池外洗乾淨身子後才進去泡。條件好一點的日本家庭裡都有浴缸,一般比較深,有80公分以上。一般是讓客人先泡,之後是父親,然後是孩子,最後是母親,都是泡一個池子裡的熱水,他們是不換水的,等全部人泡完之後才把水全部放掉。孩子還小的話,有時候也會全家在一起泡。

日本的澡堂很好找,如果在密集的住宅群中看到高高的煙囪矗立,你儘管順著走過去,準沒有錯。大屋頂建築,斗拱形屋簷,乍看上去就像一個寺廟。為什麼呢?因為日本最早的公共浴場起源於寺廟,當時人們入浴是利用洗佛像的湯屋,由僧侶為民眾施浴,與其說是入浴,不如說是帶有施德行善的佛教教義的家教行為。當時廣為傳頌的《浴佛功德經》中便有“入浴可除七病、得七福”的名言。奈良的東大寺至今仍儲存著為信者施浴用的大浴缸等。聖武天皇的光明皇后(公元701年~760年)為還願,在大和國的法華寺為千人施浴行善,這個傳說在日本更是廣為流傳,並被納入戰前的小學教材中。光明皇后曾在奈良設立施樂院、悲田院,並舉辦過多次行善活動,是一位保護窮人和病人的善良女性。因此,日本過去的澡堂子也大多都是請專門修建寺廟的人設計建造的。

沐浴在日本既有宗教上的意義,也有衛生保健方面的功能。一方面以清淨的身體表現出的對神的感謝;另一方面,洗浴可以活血化瘀、治病療傷,由此而得的清潔感和活性化,使肉體器官機能恢復,健康得以維持。入浴更是一種娛樂和至高的享受。與現代歐美人清潔衛生的洗浴目的不同,日本人洗浴的目的已昇華至一種至高至美的享受,這是日本社會特有的生活文化價值觀。入浴時所感受到的“極樂氣氛”,被日本學者橋本峰雄如此形容:“入浴時的快感是自己的肌膚被溫水緩慢地浸透,肌膚和水,內和外慢慢地融為一體,無所區分,然後透過面板產生一種被溫水包容漸入佳境的麻木感。” 鬆平誠則說:“這種氣氛就像是春雪被漸漸地融化似的幸福感,猶如進入‘極樂世界’。這裡,時間停止,無我無慾,身心皆融入淨土般的聖境。”按照日本心理學者的解釋,“人類生來便有迴歸母親胎內的願望,泡在浴缸裡就像浸泡在母腹羊水中似的,有一種安全感和安心感,這就是為什麼泡澡時有從疲勞中解放出來的感覺的原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