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低慾望社會到底有多可怕?

年輕一代是一個社會最富有希望的群體,他們往往朝氣蓬勃、充滿幹勁,是整個社會前進發展的主要驅動力,但如果年輕一代不再奮進,社會還能夠繼續發展嗎?馬斯洛曾說,我們時代的根本疾患是價值的淪喪,這種危險狀況比歷史上任何時候都嚴重。

關於這種狀況存在各種描述,諸如頹廢,抑鬱,失落,空虛,絕望……價值淪喪帶來的精神世界崩塌成為個體迷茫的外在因素,因此,人們對現實社會失去生活的熱情,沒有夢想、沒有奮鬥的動力。

日本的低慾望社會到底有多可怕?

日本現在就面臨著年輕一代對生活沒有激情的社會問題,這種現象被稱為“低慾望社會”,這個社會問題一直沒有得到解決,導致日本受泡沫經濟影響發展緩慢的社會經濟一直無法恢復到高速發展時期,接下來我們就一起走近一直困擾著日本的“低慾望社會”現象。

什麼是“低慾望社會”

低慾望”一詞最早出現於日本管理學家大前研一的《新國富論——胸無大志的時代》中,大前研一以敏銳的社會觀察能力發現了日本當下社會經濟狀況中存在的發展疲軟的狀況,即“低慾望社會”傾向。“低慾望社會”並不僅僅只是經濟學家所分析的一種經濟現象,可以說得上是一種體現於日本各個方面的社會現象。

日本的低慾望社會到底有多可怕?

一個社會如果新生人口降低、社會老齡化加劇、年輕一代逐漸失去奮鬥和進取的動力、整個社會消費能力下降的狀況,那麼這個社會已經呈現出了“低慾望”的症候。其實大前研一在他2009年出版的《再起動、職場絕對生存手冊》一書中也早已提到過,消費經濟的低迷加速了低慾望社會的形成。

現在的日本年輕人對社會生活擁有與父母一輩人完全不同的看法,他們對物質生活提不起慾望,年輕一代甚至不想追求更高的社會地位,也不再像父母一輩那樣腳踏實地地工作賺錢養家。大前研一將其稱為“喪失物慾和成功欲,極簡生活的時代”。

日本著名社會觀察家三浦展在其作品《下流社會》中這樣描述社會:“年輕一代源源不斷地加入下流社會,其最大特徵不僅僅是收入降低,更在於他們的溝通與生活能力、工作學習與消費意願等的全面下降,即全盤人生熱情低下”。

日本的低慾望社會到底有多可怕?

日本導演山下敦弘在他的電影《不求上進的玉子》中為人們講述了一個23歲大學生的頹廢生活,影片中玉子在大學畢業後本該充滿努力實現人生理想的拼搏熱情,但玉子在這個青春奮鬥的年紀顯得一派老氣橫秋,玉子沒有拼搏的熱情而選擇回家做起了“啃老”一族。玉子沒有去主動創造人生價值,只是把時間荒廢在玩樂上,絲毫看不出二十幾歲的朝氣蓬勃。

電影深刻揭露了當代青年中一些不思進取的墮落人士,他們沒有任何活力,偏安一隅不展露慾望。這部電影可以說是日本現在一部分年輕人低慾望生活狀態的真實寫照。電影上映後還引起了年輕人爭相效仿電影中的玉子。

日本的低慾望社會到底有多可怕?

日本“低慾望社會”背後的原因

日本並沒有實行過計劃生育,但它卻經歷著人口老齡化和負增長。日本從1991年經濟泡沫破裂後,經濟就沒有抬頭的趨勢,這段經濟低迷的時期被稱為“失落的20年”。日本現在的青年的父母生下來就面對著經濟低迷的社會,父母一輩被高額房貸壓迫,生活很累。

這一代的青年們目睹父母一輩人的辛酸,他們大多數人不願意揹負房貸、不願意結婚生子。如此一來社會不具備產生新生人口的條件,人口減少,消費降低,而且社會上的青年消費慾望也低,就造成了消費都無法得到有效的刺激,經濟也沒有明顯的增長的社會現象。雖然銀行信貸利率一再調低,但30歲以前購房的人數依然在逐年下降。

日本的低慾望社會到底有多可怕?

“宅”文化盛行,青年們安心居住在自己小小的舒適圈中,慾望簡單容易滿足。造成低慾望社會的原因很多,下面我們就一起來看看造成日本低慾望社會的幾個原因。

一是人口危機。日本當下面臨的最大問題可能就是出生人口減少以及人口老齡化的問題。日本有過兩次生育高峰,第一次是1947-1949年,因為1945年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戰敗,軍隊撤回國內,社會中青壯年男性增多,直接作用於新生人口,此時每年生育人數在260萬左右,這段時間被稱為“團塊時代”;

在1970-1975年是日本的“小團塊時代”,“小團塊時代”的日本又迎來了一次人口增長高峰期。“團塊時代”出生的人經歷了戰後日本經濟高速發展和經濟泡沫時期,而“小團塊時代”出生的人剛好在進入社會找工作時遇到了日本經濟向壞,他們面對著嚴峻的就業形勢,許多人迫於生活的壓力對工作崗位妥協,分散到社會各個區域。

日本的低慾望社會到底有多可怕?

“小團塊時代”之後,日本一直沒有新的生育高峰形成,人口逐年遞減。業內人士分析,新生兒數量再創新低的主要原因主要在於撫養子女需要承擔的費用高、責任大,而且新一代的青年普遍接受了良好的教育,他們有意識地選擇科學養育子女,知道從各個方面分析養育孩子需要的成本,因此他們會迫於社會生活壓力選擇不生或少生孩子。另一方面,年輕人不積極的婚姻觀念也直接影響了日本新生人口增長。

二是青年生活觀念發生了很大改變。社會實際情況要求撫養和教育子女所需大筆費用同時需要付出更多精力照顧孩子,日本年輕人知道自己的父母親過著怎樣辛勞的生活,他們從心底抗拒父母這樣的婚姻生活,種種原因導致日本青年晚婚年齡一再往後推延。

日本的低慾望社會到底有多可怕?

男人覺得自己婚後要承擔整個家庭的責任,需要努力賺錢養家;而女人們覺得結婚會束縛住自己,女人結了婚就要在家生孩子帶孩子,這樣的生活不能讓女人自由支配自己的時間,不能夠做自己想做的事。

在這樣消極的婚姻觀念下,日本的男女青年對婚姻避而不談。這導致日本女性平均每7人中就有1人不婚,男性不婚情況更嚴重,平均每7人中就有1人選擇不婚。

三是人口減少、社會消費慾望降低導致社會消費萎縮。日本的年輕人對買車、奢侈品之類的消費嗤之以鼻,“宅”文化盛行,他們連對口腹之慾都不追求豪奢。雖然隨著網際網路與物聯網時代的到來,人們購物極其方便快捷,各色物品也都琳琅滿目,但是,除了手機沒有其他商品能夠調動年輕人的購物興趣。

日本的低慾望社會到底有多可怕?

年輕人的購物慾望不強烈加之社會人口數量逐年減少,消費市場更加趨於低迷,日本年輕人不將房子和車作為衡量生活水平的工具。和中國年輕人結婚時必須要有車有房才能過得安心不同,像在東京這麼大的國際大都市,85%的年輕人結婚時租房子結婚,而只有5%的年輕人才會買汽車。

正確看待“低慾望社會”

面對如此缺乏活力的“低慾望社會”,今後我們該何去何從。這不僅是日本社會面臨的巨大問題,也是國際社會整體都需要思考的課題。日本發展過程中出現的“低慾望”現象的確給整個社會的發展帶來了很多不利影響,人口危機、消費低迷、經濟發展遲緩等社會問題加劇。

日本的低慾望社會到底有多可怕?

但發現問題是需要解決問題,針對“低慾望社會”的現象,日本政府加大了對人口出生、撫養與教育等方面的補貼,社會各個方面也在研究如何刺激消費,商家變換策略吸引顧客消費。儘管“低慾望社會”被視為社會問題現象,但就像一枚硬幣有正反兩面一樣,“低慾望社會”也不盡然都是不利於社會的。

“低慾望”並不代表“無慾望”,日本作為一個較為發達的國家,社會群體對於物質方面的追求是經濟不發達時期的現象,物質方面的慾望不是年輕人們要追求的主流慾望,人們的慾望需求已經改變。他們對傳統的物質方面的要求有所降低,反而對精神層面的需求提高了。

日本的低慾望社會到底有多可怕?

因為日本的經濟已經處在高速發展的後期,社會上的年輕一代需要面對社會高速發展帶來的工作壓力和家庭壓力等方面的打磨,“低慾望”是他們這一代年輕人規避壓力所選擇的生活方式。但要警惕年輕人因追隨流行而可能被日本社會現存的這種消極態度的“低慾望”浸染,我們必須正確對待“低慾望”、“喪文化”和“宅文化”。

所謂正確看待是我們完全不必以極端的、消極的心態去抵制或美化這種現象。國家需要新一代青年來建設,這一代的青年們要振作起來,用積極向上的生活狀態來抗衡不良“低慾望”,推動整個社會不斷向前發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