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伊士運河“大堵船”剛疏通“添堵”的事兒又來了

擱淺近6天,22萬噸巨輪“長賜”號(Ever Given)的命運不僅牽動了很多人的心,也牽動著整個世界的經濟。如今,漫長的等待似乎終於迎來了終點。

蘇伊士運河“大堵船”剛疏通“添堵”的事兒又來了

△當地時間29日“長賜”號在拖船牽引下恢復航行(圖片來自蘇伊士運河管理局)

當地時間3月29日下午,在救援隊伍的努力下,從23日開始堵塞蘇伊士運河航道的“長賜”號貨輪已成功脫淺並被拖至大苦湖進行技術檢查,蘇伊士運河航道重新開始恢復通行。

蘇伊士運河“大堵船”剛疏通“添堵”的事兒又來了

△截至北京時間30日18時在運河兩端等待通航的船隻(圖片來自船隻追蹤網站“VesselFinder”)

埃及蘇伊士運河管理局30日表示,目前已有超100艘貨船駛入蘇伊士運河,運河疏通後將全天24小時執行,滯留在運河中的400多艘船將在3到4天內徹底通行。

擁堵6天 多方面臨巨大損失

蘇伊士運河連線紅海與地中海,是貫通歐亞非三大洲的重要國際海運航道。“長賜”號擱淺6天,對運河管理部門、等待通航的船隻、等待貨物的零售商等而言,都意味著將面臨鉅額損失。

蘇伊士運河“大堵船”剛疏通“添堵”的事兒又來了

蘇伊士運河“大堵”,埃及政府每天的通行費損失就達到1200萬至1400萬美元。

對於停在蘇伊士運河入口處等待通關的巨型油輪來說,每船每天需付3萬至8萬美元停泊費。

蘇伊士運河“大堵船”剛疏通“添堵”的事兒又來了

另外,滯留在海面的船隻當中至少有20艘裝滿牲畜,船上載有數千只牛羊。如果飼料耗盡,船又無法靠港,這些動物很可能面臨飢餓、脫水和傷病等情況。

蘇伊士運河“大堵船”剛疏通“添堵”的事兒又來了

“長賜”號被成功施救後,事故責任方需要向負責救援的荷蘭斯密特打撈公司支付救援費,預估可能高達數千萬美元。

蘇伊士運河“大堵船”剛疏通“添堵”的事兒又來了

△擱淺的“長賜”號和正在作業的救援船(圖片來自蘇伊士運河管理局)

另外,蘇伊士運河被堵期間,有數十艘船隻選擇了繞過非洲好望角的替代路線。相比通過蘇伊士運河,替代路線將多耗費大約2周的時間,額外支付數十萬美元的燃料和其他費用。

蘇伊士運河“大堵船”剛疏通“添堵”的事兒又來了

德國保險公司安聯最新研究顯示,擱淺導致的蘇伊士運河封鎖或使全球貿易每天損失60億至100億美元。

蘇伊士運河“大堵船”剛疏通“添堵”的事兒又來了

△圖片來自安聯保險公司官網

此外,運輸延誤產生的大量保險賠付請求,讓從事海運保險的金融機構承壓,接下來或將引發再保險領域動盪。

擁堵結束 或將迎漫長“索賠大戲”

從救援費用到貨物延誤成本,蘇伊士運河“堵船”導致的巨大損失由誰來買單?

“長賜”號運營方 中國臺灣長榮海運:賠償為船東責任

關於賠償問題,“長賜”號租賃運營方臺灣長榮海運公司的董事長張衍義25日迴應稱,此次意外賠償為船東的責任,意外發生對長榮來說是一種商譽損失,說不定還可以依此向日方求償,據傳償金高達數百萬美元。

蘇伊士運河“大堵船”剛疏通“添堵”的事兒又來了

3月29日晚,長榮海運在官網釋出公告稱,將與船東及其他相關機構完成事故調查報告後,協調船東處理後續事宜。

“長賜”號船東 日本正榮汽船公司:承擔部分責任

3月27日,該貨輪的船東,日本正榮汽船公司發表宣告,對事故給其他運輸企業造成的影響道歉,並表示公司確實要承擔部分責任,但長榮海運也要與貨主進行交涉。

蘇伊士運河“大堵船”剛疏通“添堵”的事兒又來了

△26日,正榮汽船公司就阻塞航道事件召開記者會並道歉

《日本產經新聞》30日報道,蘇伊士運河管理局很有可能在埃及當地起訴正榮汽船公司,要求其賠償相關損失。貨輪還對運河河岸造成了直接損傷,修復費用可能也需要由正榮方面承擔。

“長賜”號船東的承保單位(大英船東互保協會)是國際保賠協會集團(P&I Club)的一員,因此日本船東可能可以從該集團獲得總計31億美元的責任保險。但業內人士表示,目前尚不清楚這是否足以彌補堵在運河內上百艘船舶的損失。

蘇伊士運河管理局:等待調查結果 暫不索賠

蘇伊士運河管理局主席拉比耶日前表示,將在調查結束後確定事故責任方。關於索賠,蘇伊士運河當局迴應,在事故調查結果出爐之前,蘇伊士運河當局暫不會提出相關索賠事宜,但會保留索賠權對責任方追究賠款。

蘇伊士運河“大堵船”剛疏通“添堵”的事兒又來了

△埃及蘇伊士運河管理局負責人商討營救措施(圖片來自美聯社)

埃及總統海港和蘇伊士運河事務顧問馬米什29日表示,埃及方面有權向擱淺貨輪的日本船東索賠。

全球貿易推遲損失 責任難定

印度Livemint網站27日稱,目前等待通過運河的上百艘船中,大多數可能沒有為貨物延期承保。根據行業慣例,貨主需要自行購買保險以防範損害風險,而不是依賴船東為其貨物提供保險。然而,標準的貨運保單保護的是貨物的損失或損壞,而不是延誤的費用。

現在繞行好望角的船隻也將無法就所涉及的額外費用和時間提出索賠,因為這被認為是一種“經濟損失”,通常無法獲得賠償,這意味著租船方將自己負擔一定費用。

蘇伊士運河“大堵船”剛疏通“添堵”的事兒又來了

美國媒體稱,一場推諉責任的大戲將上演:“長賜”號和其他船隻上的貨物的所有者將向各自的保險公司尋求賠償,這些保險公司會向“長賜”號的船東日本正榮汽船公司索賠,而船東則會向它的保險公司尋求保護。

保險專業人士預計,這將產生大量訴訟案,且不知勝算如何。

欄目主編:秦紅 文字編輯:房穎 題圖來源:新華社 圖片編輯:笪曦

來源:作者:央視新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