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以衝突引爆點,謝赫賈拉的前世今生,看猶太人的千年之殤之地

在這一輪的巴以衝突中,有一個不得不提到的關鍵點就是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聚集地謝赫賈拉地區,可以說假如沒有謝赫賈拉的話,巴以之間根本不會發生這次衝突。這一地區的命名在猶太人看來是以征服者薩拉丁的一位下屬名字命名的,自然是他們心中揮之不去的痛楚。

巴以衝突引爆點,謝赫賈拉的前世今生,看猶太人的千年之殤之地

在上週,以色列的軍警開始驅逐居住在謝赫賈拉地區的巴勒斯坦人,理由是這些房子和土地都是猶太人的財產,隨即猶太民族主義者在謝赫賈拉地區開啟了遊行,這麼做就一個目的,讓巴勒斯坦人離開這裡,因為以色列人內心中已經把耶路撒冷當成了自己國家的首都,事實上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的大使館是在特拉維夫,而非在耶路撒冷。

這裡主要想談一談此次事件中以色列的做法,首先耶路撒冷只是以色列的實際控制區,國際社會並沒有認可以色列對於耶路撒冷的控制權,事實上耶路撒冷目前的歸屬問題仍然沒有定論,巴勒斯坦和以色列都宣稱對耶路撒冷擁有主權。舉個不太恰當的例子,就好比你總不能說1938年的南京是日本城市對吧?雖然那時候日本對於南京是實際控制者。

巴以衝突引爆點,謝赫賈拉的前世今生,看猶太人的千年之殤之地

以色列的這一次行動,很明顯是一次強權主義的行動,用自己的強勢去驅逐弱勢群體,在猶太人看來這是正義且正常的行為,不過這樣的行為和90年前納粹對待猶太人又有著多少區別呢?況且當初並非只是納粹一家排猶,幾乎所有歐洲國家都在進行排猶行動,這造成了大量的猶太人跨過大西洋遠赴美國,也間接的促進了美國的經濟和科技發展。

當時猶太人的共識就是之所以我們受到了排擠,就是我們沒有一個統一的祖國,於是猶太復國者們建立起來了一個猶太人的國家以色列。誠然,在那之前猶太人確實是受到了非人道的待遇,奧斯維辛集中營裡的累累白骨,每個猶太人衣服上的黃色星星都是這一苦難的見證,沒有人不對猶太人的悲慘遭遇而暗暗落淚。

巴以衝突引爆點,謝赫賈拉的前世今生,看猶太人的千年之殤之地

中國有句古話叫做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猶太人自己遭遇過的劫難就一定要報復在阿拉伯人身上麼?

而且縱觀千年歷史,阿拉伯人對猶太人算是很不錯的了,中世紀的阿拉伯聖賢們給了猶太人一個相對寬鬆的生存環境,起碼沒有像歐洲白人那樣建立集中營對吧?

巴以衝突引爆點,謝赫賈拉的前世今生,看猶太人的千年之殤之地

現在以色列的這種驅散巴勒斯坦人的行為,很典型是那種我強大了我就要征服你的樣子,曾經歐洲人強加在猶太人身上的苦難,分毫不差的要轉嫁壓迫在阿拉伯人身上。轉嫁壓迫這件事,世界上有過做得絕的,就是侵華的日軍。班長打老兵,老兵打新兵,新兵打老百姓,所以當年日軍對於中國老百姓如此凶殘。

巴以衝突引爆點,謝赫賈拉的前世今生,看猶太人的千年之殤之地

在此,我想對以色列隔空喊一喊話,作為一個經濟軍事上的強國,如何解決周邊關係是考驗政治家智慧的關鍵。一味地揮舞大棒並不能實際地解決問題,壓迫得越深,反抗的就會越強烈,最終你的每一次大棒掄起,都會在仇恨的土壤上澆一桶水。學會化干戈為玉帛,才是徹底解決紛爭最好的方法。

90年代有一部電影叫做《獨立日》,最後時刻一個鏡頭我至今記憶猶新,在山谷中停靠著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兩國的戰鬥機,彼此之間同仇敵愾。我想這樣的畫面不應該只是出現在電影當中,而應該是人類最該有的樣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