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什麼來什麼!蘇伊士運河塞船給美國敲響警鐘,這就是海上霸權的下場

隨著一艘掛著巴拿馬國旗、日本人交給美國人控股的臺灣公司運營、由印度人駕駛的、超大型貨櫃輪“長賜”號意外堵塞蘇伊士運河長達7天之後,蘇伊士運河終於開始恢復往日的繁忙景象。可實際上,這次事件無疑給全球敲響了警鐘,其中所代表的最重大的意義,不僅僅是傳統海運存在的根本性矛盾問題。而且還代表著一個海權國家時代被陸地權時代所替代的“標誌符”。

怕什麼來什麼!蘇伊士運河塞船給美國敲響警鐘,這就是海上霸權的下場

這一次堵船 可能是一個契機

當代的國際貿易,除了佔比不到10%的航空運輸以外,最大的,最有價效比的,那就屬於海運了。一艘國際集裝箱班輪的裝載量超過20000標箱已經不是什麼稀罕事了,甚至有人開玩笑說,這些集裝箱拼起來堪比一個埃及金字塔,可以看出來其運力之大。但是,隨著這次蘇伊士運河的癱瘓,讓所有人都發現依靠這種運輸方式可能已經跟不上我們這個對國際物資需求急劇暴增,國際產業鏈日漸拉長的時代。

怕什麼來什麼!蘇伊士運河塞船給美國敲響警鐘,這就是海上霸權的下場

其實蘇伊士運河十分脆弱

蘇伊士運河現在要通過這些超級貨輪,本身就是存在風險的,因為這些貨輪越來越大,越來越重,而蘇伊士運河跟所有河流一樣,都存在河道疏浚和河床淤積的問題。因此,本身這條全球經濟大動脈就已經變得越來越脆弱。再加上巨輪通行時,對引水員和船員都有了更高的要求,甚至還對安全通航保障技術提出了更多的需要,這些都很難在短時間內解決。關鍵是這種情況並不是只是在一處,而是在馬六甲海峽、曼德海峽、直布羅陀海峽、巴拿馬運河都存在。

而一旦這些關鍵環節大堵塞將給因新冠疫情而受到干擾的全球經濟帶來更大的衝擊,貨運延誤、商品短缺,物價必然會走高。這還只是最基本的反應鏈,未來的代價還會更為巨大。

怕什麼來什麼!蘇伊士運河塞船給美國敲響警鐘,這就是海上霸權的下場

中國當年其實錯過了海權時代

我們再把眼光放大一下,蘇伊士運河本身的出現,其實就意味著一個海權國家為主的需求市場的實際體現。所謂“海權國家”無非就是利用海洋運輸的便利,把傳統路權國家壓的死死的。正例如當年的西班牙、葡萄牙、荷蘭、英國、日本、再到今天的美國,將陸權國家法國、德國、俄國、阿拉伯世界、我們壓制的死死的。說白了就是掌握了海上商貿運輸線,擁有了充沛的資金和物資流通,最終得以佔據世界的主導。

因此,我們可以看到,在蘇伊士運河被阻塞後,最直接的受益者那就是中歐貨運班列了,車皮運費應聲上漲。這也是市場經濟的必然選擇的。在經濟-時間雙重成本的考慮下,能夠更好地確保時效性的中歐班列無疑是繼海運之後的另一個最佳選擇。而且,經過多年的運營,中歐班列已經具有了品牌效應。而就算髮生了蘇伊士運河的這樣的情況,最多就是換個車頭的事了。

怕什麼來什麼!蘇伊士運河塞船給美國敲響警鐘,這就是海上霸權的下場

這目前只是個開始

這其實就給我們打開了另一扇窗,那就是,在當代鐵路技術不斷升級的當下,如果中歐班列實現了“動車化”,車速和運能進一步提升,那麼就會極有可能撬動海權國家在全世界主導地位。這是一個相對漫長的過程,因為現在只是單線,未來要形成網,才可以確保安全性和妥善性,成本效益進一步符合運輸主動脈的要求。也就是,陸權國家有了機會,可以挑戰海權國家的主導地位。這也算是美國霸權真正危機的時候,一旦失去了世界流通領域的主導地位,美元脫鉤、海上貿易剝離,這就會意味著美國真正衰落的時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