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箇中國80後寫給拜登的信

尊敬的拜登總統:

我是中國的一個80後。冒昧給您寫這封信,希望您能瞭解一個普通中國人對美國的看法,以及對中美關係期望。

我們這一代對美國還是很有好感的。美國的動畫片《米老鼠和唐老鴨》、《變形金剛》、《貓和老鼠》等都給我留下了美好的童年記憶。學生時代讀了托馬斯·潘恩、富蘭克林、林肯,也讀了馬克·吐溫、海明威、福克納和傑克·倫敦。美國人民樂觀、勇敢、追求自由的精神豐富了人類的精神食糧。

當然我們這一代也看《英雄兒女》、《上甘嶺》,對於《別了!司徒雷登》、《丟掉幻想,準備鬥爭》等篇目更是爛熟於胸。學生時代讀的更多的是托爾斯泰、普希金、奧斯特洛夫斯基、高爾基和肖洛霍夫。抱歉,當時索爾仁尼琴、帕斯捷爾納克和布羅茨基的書還不多。

如是,儘管我們這一代對美國的看法內佈滿了時代的“罅隙”,但一個普遍的共識是美國是發達國家的代表,有很多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從而讓自己的祖國發展得更快更好,讓人民早日過上幸福的生活,但中國就是中國,美國不想也不會變成中國,反之亦然。

兩國建交後,即便是在中美髮展水平差距最大的年代,兩國的交往也是在相互尊重,彼此平等的基礎上展開的。我想無論雙方實力對比發生了怎樣的變化,這些都應是雙邊關係的基礎。任何試圖凌駕於別國之上的企圖其實都讓本國變得更低。

中國落後太久了,中國有追趕和發展的參照,但要超越的永遠是自己。中國人從未想到國家強大後,總把艦隊開到別國的家門口,總慫恿別國的民族和地區鬧獨立,總對別國內政說三道四。千百年的農耕文明的積澱歸根到底讓大家想得更多的還是:我們好了,別再受欺負就好了。是所謂“和而不同,美美與共”。

中國堅定捍衛核心發展利益本質上是不想讓這些年不折騰換來的發展成果付諸東流,而非要抓緊發展以便日後挑戰美國的全球地位。您本人的人生經歷也十分坎坷,每次挫折之後您都能振作起來,相信您不是為了什麼所謂的“政治野心”。發憤圖強是人的精神特質,也是中美這樣的大國的集體覺悟。

面對中國這樣體量的國家如此快速和穩定的經濟增長,如此鍥而不捨地追求科技突破和工業進步,不論哪個國家放在美國的位置上都會感到焦慮。

但設若只有保持足夠的領先優勢才能讓美國有安全感,那麼美國就應該繼續努力把中國甩開。但如果美國不正視自身積累的結構性問題和挑戰,非要靠遏制別國甚至顛覆他國來保護內心的安寧,那麼美國終不會如願。美國要封鎖和打壓是全世界12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最大貿易伙伴,是美國戰後秩序在很多領域最大的貢獻者。這樣做只會讓世界走向分裂,為美國秩序自掘墳墓。

美國應當慶幸,現在崛起的是一個愛好和平,崇尚和諧的國家,而不是其他有著軍國主義和擴張主義傳統的要一雪前恥的國家。中國對美國交流、開放和合作的大門始終是開啟的。

過去40多年,您四次訪華,與中國四代領導人打過交道。2011年第三次訪華期間您說:“我想明確的是,無論是30多年前還是現在,我都堅信,中國的崛起,不僅對中國人民意義重大,同時也符合美國乃至全世界的利益。”這一判斷放在將來依然站得住腳。

兩國經歷了二戰洗禮的那一代政治家以非凡的勇氣和智慧開啟了中美關係的大門。能抓住那個時代的尾巴,結交四代中國領導人的美國總統,您可能是最後一位了。能夠在親身經歷的基礎上,把中美關係放在歷史發展中辯證看待的美國領導人恐怕將“後無來者”。

前幾日,我有幸參加了紀念中美乒乓外交50週年的活動,看著那些當年的乒乓健將再聚首,憶往昔,更加深刻地意識到無論政治家代際如何更迭,除了經貿合作,民心相交永遠是雙邊關係的基石,是雙方都應當共同珍惜和愛護的歷史遺產。

我的兒子今年就上小學了,他喜歡看幼兒園老師給他講的《閃閃的紅星》,也喜歡看《兄弟連》。他一個接一個的天真但刁鑽的問題讓我真切地感受到,打動他幼小心靈的不是英雄和犧牲,而是中國人和美國人共有的對生命的熱愛和對自由的追求。

請您永遠不要忘記,我們兩國人民曾為此並肩作戰。中美可以回不到過去,但中美絕不是敵人。

祝好

一箇中國80後

2021年5月21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