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楊潔篪說流利英語,布林肯卻不會中文,中美知識鴻溝損害美國外交

來源:環球時報

香港《南華早報》3月30日文章,原題:中美知識鴻溝如何傷害美國外交?美中官員在阿拉斯加的高層會談,凸顯兩國關係中一個令人擔憂的趨勢——中國人和美國人在瞭解對方的政府、政治和文明方面存在知識差距。而這種知識差距被忽視了,並可能在未來對美國產生災難性影響。

中國最高外交官楊潔篪說一口流利的英語。而美國國務卿布林肯不會說中文,拜登的任何一名高階中國顧問也都不會。這凸顯美中關係中一個更大的問題:中國人對美國的瞭解遠超過美國人對中國的瞭解。部分原因在於,中國文明常常被描繪成獨特而複雜,這可能使美國人不相信能夠理解中國,甚至不願意嘗試瞭解。

即使在特朗普政府時期美中關係惡化時,每年仍有超過30萬中國學生在美國求學。這些學生中許多人回到中國後,至少對美國的政治、文化和歷史有了初步的瞭解,而且他們都會說英語。另一方面,美國學生對赴華留學的興趣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後達到頂峰,此後一直在下降。新冠疫情和最近的雙邊關係緊張加速了這種下降。在對華鷹派壓力下,美國大學切斷與孔子學院的關係,這將限制美國學生學習中文的機會。

隨著美中兩國走向分析人士所說的新冷戰,美國下一代決策者對中國的瞭解會更少,在涉及中國問題時,將越來越多地依賴政府的訊息來源。

美國老一輩的中國學者已經走了,而我們遲遲不能取而代之。不久前去世的中國事務學者傅高義曾警告美中漸行漸遠的危險,“近年來,美國對中國的政策和政治言論主要出自對中國發展情況瞭解有限的官員”,“把中國人變成敵人不符合美國的利益。如果我們想鼓勵他們為了共同利益與我們合作,就要從根本上重新思考我們的政策。這又要求高官們願意支援我們在中國的朋友,更多地瞭解中國的內部動態”。

美國學界是否有人會呼籲重新考慮將加劇疏遠關係的新中國戰略,目前不得而知。一個嚴峻現實是,在可預見的未來,美中兩國及其領導人、外交官和民眾都需要相互打交道,雙方都將受益於增進對彼此的瞭解。中國在這方面已走在前面,美國須迅速行動起來迎頭趕上。(作者王冀是美中政策基金會主席,喬恆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