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邊境這條界河僅寬20米 曾是咫尺天涯 如今成了網紅景點

在我國東北的中俄邊境線上,靜靜的流淌著這樣一條河流,它沒有鴨綠江水的波瀾壯闊,也沒有雅魯藏布江的洶湧澎湃。\n千百年來,這條河靜靜流淌在呼倫貝爾草原上,滋潤著美麗富饒的土地,見證了戰火紛飛的歷史,哺育了蒙古族、鄂溫克族、俄羅斯族、漢族等各族兒女。\n這條河就是額爾古納河。

額爾古納河全長970公里,為黑龍江正源,總流域面積15萬平方公里,相當於4個臺灣那麼大,沿途彙集了海拉爾河、根河等1800多條大小河流。\n額爾古納河的上游海拉爾河自於牙克石進入呼倫貝爾高原,流至阿巴該圖山附近,始稱額爾古納河,之後它一路向北奔騰,在漠河附近與從俄羅斯而來的石勒喀河交匯,從這裡起它被稱為黑龍江。\n黑龍江再向東2800公里注入鄂霍茨克海,草原上源源不竭的奔流之力才算用盡。

額爾古納河本為中國的內陸河,河兩岸擁有茂密的森林,肥沃的良田和優良的牧場,動植物資源豐富,宜農、宜牧,是人類理想的天堂。\n公元1世紀,拓跋鮮卑的祖先曾在這裡長期居留。\n隋唐時期,鐵木真的祖先蒙兀室韋部落在這裡生息繁衍。

公元12世紀,一代天驕成吉思汗在額爾古納河畔厲兵秣馬,率領蒙古騎兵金戈鐵馬南征北戰,遂統一蒙古諸多部落,建立了橫跨歐亞大陸的蒙古帝國。\n額爾古納河地區一直是他母親的氏族弘吉剌部的遊牧地,13世紀分封給了成吉思汗的大弟弟哈薩爾。

時光變遷,榮辱交替,繁華落盡。\n公元16世紀末,俄國南侵,康熙皇帝為了同衛拉特的噶爾丹爭奪蒙古地區的控制權,於1689年8月29日,欽差大臣索額圖在尼布楚與俄國御前大臣柯羅文簽訂《中俄尼布楚條約》,確定額爾古納河為兩國的界河,兩國以河道中心為界,西岸劃歸俄國,東岸屬中國。\n從此,額爾古納河告別了內河的概念,河西岸的大片土地被迫割讓,留下了沉痛的歷史。

從清朝雍正5年1727年開始,清廷從滿洲里到黑龍江漠河一共設定了18個卡倫(哨卡),其中14個在額爾古納境內,以防止俄羅斯人越界放牧墾荒。\n如今卡倫雖然早已經消失,但是四卡、六卡之類的地名仍然被使用著。

然而,兩岸居民各種方式的交融彷彿額爾古納河密如蛛網的水系一樣錯綜複雜。\n19世紀,額爾古納發現大量沙金,河兩岸的人民紛紛前來淘金,中國的採金工們有不少娶了俄羅斯女子為妻;十月革命時,又有一批批俄羅斯貴族為避難紛紛來到額爾古納定居。\n據《額爾古納僑務概況》記載,20世紀20年代前後,僅在額爾古納河沿岸嫁給中國人的俄國女性就有1000多人。

伴隨不斷的繁衍生息,這些華俄聯姻家庭的後代便被統稱為 “華俄後裔”(俄羅斯族),俗稱華俄混血兒。\n如今,居住在額爾古納地區的此類混血兒有8000多人,後代已繁衍至第六代。\n他們雖然從相貌上還有著俄羅斯人的特徵和部分生活習慣,但已經很少有人能完整地說俄語了,一開口就是地道的東北方言。

位於額爾古納河中游東岸的室韋小鎮是中國唯一一個俄羅斯民族鄉,如今是網紅景點。\n室韋對面是近在咫尺的俄羅斯小鎮奧洛奇。\n房屋街市歷歷在目,黃頭髮、藍眼睛、高鼻樑的俄羅斯人在河邊勞作、垂釣、游泳,偶有中、俄邊防軍巡邏艇與遊艇相擦而過。\n室韋雖然是國家一類口岸,但和奧洛奇並沒有開放民間小額貿易和人員交流。\n兩國的居民雖然比他們本國絕大多數地方的同胞生活得更近,不過幾十米的界河依舊是咫尺天涯。

額爾古納河流域的冬天出奇的冷,非常漫長,每年9月底就開始進入冬季,一直到來年5月份才能看到春暖花開,只有3個月的無霜期。\n6、7、8月份是額爾古納河流域最美的季節,蜿蜒而清澈的額爾古納河在草原上靜靜地流淌,草原上到處是百合爭豔,花海如潮。\n\n文/圖 納蘭小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