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龍雪山驚魂記

我是個率性的人,追逐詩和遠方,喜歡冒險,愛好攝影七年,經常說走就走,徒步和負重攀爬的能力都沒問題。但萬萬沒想到,今年差一點死在玉龍雪山。


4月30日,出發前,我告訴導遊曾經在川西高反嚴重,整夜吸氧扯頭髮,晨起落髮遍地。他建議我登山前喝特維(雲南白藥出品,據說抗高反達80%),多備幾罐氧氣,於是,上了景區大巴,我立即開始吸氧。那天,天氣晴好,在海撥3500的藍月谷,穿著厚重的棉衣,出了一身汗,午餐時,我就把棉衣交給導遊,為了防止嘔吐,也沒吃東西。


下午1:30,坐大纜車時,手中還餘一罐氧氣,我一邊吸氧,一邊和旁人談笑風聲,完全無懼十分鐘提升1000海撥的現狀。下了纜車,在4506的平臺,雪山的壯美讓我震撼,給朋友發了照片和視訊,宣稱戰勝了高反。剛登山時,亦步亦趨,漸漸發現,有點心慌氣急,走幾步不得不休息,而且人冷得打顫。到了4576米的平臺,天開始下小雪,氧氣也沒了,決定下山。


下山的路好漫長啊,手腳無力,走路跌跌撞撞,心跳如鼓,拼著命想從喉嚨中蹦出,刺骨的冷風無情吞噬著身上僅有的餘熱。到了纜車站點,我已經無法言語,只能流淚向管理人員求助,他們讓我從出口地方進,直接坐纜車下山。上了纜車,視線已模糊,四肢像通電一樣,陣陣酥麻,呼吸急促,臉白脣紫,幾欲窒息。車裡其他人見狀,急忙讓我吸氧。下車後,在高反救助站休息了許久,一路走快捷通道下了山。回到酒店,渾身冰冷,躺了一個多小時,才緩過來。


過了幾天,導遊和我說,有一個和我症狀相似的遊客,上山前沒做任何措拖,下山後直接癱倒在地,沒救過來。一陣後怕,如果當時我登山前沒做準備,斷氧後繼續登頂,肯定有去無回。


分析這次高反的原因:一,臨出發前的晚上只睡了三個小時,體能不足:二,揹著厚重的攝影包,過度耗費體能;三,沒穿防寒服,導致失溫;四,沒吃東西,使疲憊的身體雪上加霜。


所以,人對自然,一定要有敬畏之心,一定要懂得適時進退,量力而行。自然永恆存在,人生只有一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