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音紀錄片|柬埔寨網路博彩二三事

王勝 澎湃新聞記者 高劍平

您好,歡迎收聽本期的聲音紀錄片,我是王勝。

隨著中國經濟的高速發展,不少中國人走出國門,在海外做起各種各樣的生意,但這些生意並不都是合法的。

作為一名親歷者,今天的講述者小艾將為我們講述她在柬埔寨的博彩工作經歷和當地生活體驗。(旁白)

聲音紀錄片|柬埔寨網路博彩二三事

山上的一處景點是百年老賭場。

Play

00:00

11:09

Volume

柬埔寨網路博彩二三事(上)

10:15

Volume

柬埔寨網路博彩二三事(下)

大家好,我叫小艾,今年25歲,之前在柬埔寨呆過一年。起因是我們當地縣城裡有一個朋友在柬埔寨上班,她和我在微信上進行聊天,說她在那邊從事了一個工作,待遇比較好,但我聽了以後也沒詳細問是做什麼的,就決定去了。

2018年3月中旬,剛去的時候心裡比較害怕,但是她說會有公司的人來接我。當時是下午到的金邊機場,一下飛機就感覺那邊的人面板比較黑,笑起來也比較恐怖一點,心裡反正當時挺害怕的。之後公司派了一個本地的司機和人事一起接的我。開始的時候三個人都不說話,只有司機在開車,放著當地的音樂,我很不習慣聽,人事坐在副駕駛,是中國人。他就簡單的問了我幾句,問我是不是第一次出國,我很緊張,我說嗯,我一直不敢說話。開車到三個小時的時候,我問他多久能到,他說快了。因為一開始我不知道工作地點是在山上,心裡特別害怕。這會兒天已經黑了,突然就聽見“咚”的一聲,好像撞到了什麼東西。

當時司機撞到了一個正騎著摩托車的人,被他撞翻了,那個人當時從天上,掉到了前擋風玻璃上,全是血跡。我特別害怕,本以為他們會下車進行處理,結果司機就讓我們兩個上車,繞路離開了,後來一路上我也不敢說話,直到公司,人事給我安排好了宿舍,當時心情特別複雜。

當時這件事情怎麼處理是後來才知道的,上了有兩個多月班,我和人事比較熟悉以後,他說因為撞到的是當地的人,整個柬埔寨算是比較貧窮的,當地人也比較窮,所以拿了一點錢草草了事,大概是一千美金左右。

聲音紀錄片|柬埔寨網路博彩二三事

嘟嘟車是最方便的打車工具。

第一份工作是博彩,化名叫菠菜,諧音。是關於網路賭博的,用的是國外的伺服器,騙的是國內人的錢。開始的時候我是不知道這份工作的性質,只是覺得國內工資低,國外工資高,然後就去了,去了還是有一點後悔的,但是既然去了,既來之則安之吧,所以就先幹。當時一進公司護照就被人事收走了,不是說想回去就可以回去的。後來我問室友,我們什麼時候能回去一次,室友告訴我,你才剛來,就問這個問題。公司規定是半年可以回去一次,幹不夠半年是不會讓你回去的,如果要回去的話就需要賠償高昂的機票,還有一些食宿費,像這些博彩公司一般待遇比較好,但他會讓你賠償這些費用。

工作日常是從每天早上九點鐘,也是國內的八點鐘,就得起床,十點半開始上班,中午有兩個小時吃飯時間,然後一直到晚上。公司的制度是十點半下班,但基本上工作完以後都到十二點了,十一點會開個會,說說拼業績之類的,工作時間大概就是這樣。工作內容大概是,公司給每個人發放資源,這個資源是一些可以騙錢的物件。他會從微平臺或者一些便民的福利社,吸引一些粉,這些人陸續的加你的工作微信,一般繫結的是國內的號,只是不是私人的號。在國外的話,微信會因為涉嫌詐騙之類的被舉報,微信就會經常鎖,公司會有組長會帶領去買微訊號。

組長會針對新入職人員做一個簡單的培訓,就是我們這個是幹嘛的,給你講清楚,再給你一個微訊號,接著讓你在微博裡找一些美女圖片,進行包裝。如果會發朋友圈的話,就每天發一些吃喝玩樂的照片;如果不會發朋友圈,就按照微博或者各個社交軟體的賬號,複製貼上,把自己儘量包裝的真實一點,類似於白富美,再進行詐騙。他們從那些資源引過來的人可能有的是平民,像這些三流的小縣城的人是最容易玩上賽車,或者是時時彩之類的,因為他們比較閒,他們有的是時間。

也有一些針對性的,比如針對一些在職人員,可能是正式單位上班的,還有就是初中、高中生也不放過,會讓他們充個五十、一百,姐姐帶你玩呀就之類的。比如說帶中小學生玩充個五十啊,贏個二百塊錢,再讓他提現,等他再充五百的時候,會帶他輸掉,這就是大概的工作內容。月底的話,組長會檢查每個人網站上的客戶,他會有一條代理線,你每個月盈利多少錢,上面都會有顯示的。如果你給公司創造的利益比較多,你就會有提成。如果沒有的話,一個月到兩個月裡你對公司沒有作出貢獻,沒有客戶輸錢的話,公司無法獲利,公司就會讓你賠償高額費用,再讓你回家。基本上女孩子是不會被辭退的,是因為女生有聲音優勢,有時候會跟客戶聊天發語音之類的。

聲音紀錄片|柬埔寨網路博彩二三事

山上的建築。

在那邊我業績一直很一般,大概在第二個月我遇到了一位客戶。這個客戶是通過便民平臺推送我的工作微訊號,然後新增的我。她大概四十歲左右,是物流老闆,她說她平常就是帶小孩,偶爾去打打麻將。我想這人打麻將,她可能閒錢會多一點,想帶她玩這個,我也沒有很直白,開始以朋友的身份跟她聊天,慢慢變成好朋友。開始的時候她也對我防禦心理很強,她看見我頭像是個女的嘛,還很漂亮,就問加我幹嘛。我們聊了一段時間,包括一些感情經歷,喜好,還有一些日常瑣碎,她就漸漸地把我當妹妹看了。後來我對她開始實施了,覺得她如果做我的客戶的話,我的業績會好一點。第一次她充了一千,我帶她進了計劃群,群裡面是各個小組。我們辦公室有三十人,每個人每天都會去開發客戶,其中有一個人是在群裡發計劃的,發這一期開獎的號碼,基本上是五分鐘一期,然後我就把她拉進群了,讓她瞭解一下。我們都會在群裡說話,也會用另一個微訊號說話,充當中獎啦,比如說怎麼樣怎麼樣。我們的網路博彩,它是有軟體的,下載軟體以後,就進行充值。我們的後臺的話就可以自己給自己充錢,充的是虛擬幣,也會跟著計劃買,中了以後我們會晒圖,把手機螢幕最置頂的日期截掉,晒到群裡面,說我這一把買了一萬能掙了三萬,或者怎麼樣。她剛進去前幾天沒什麼反應,後來她也想試試,第一次就充了一千,帶她贏了一千五,她感覺玩這個比玩麻將有意思。後來就越充越大,直到最後在我手裡輸了十萬塊,只有半個月時間。那後來她發現這是個騙局了嗎?她發現了,她給我發信息,說她現在沒有錢了怎麼辦?因為這個錢她是物流的回款,她把回款花掉了,現在對不上賬,她開的這家物流要怎麼辦?她不敢和她老公說,有很多很多傾訴。我們培訓的時候也會說,很多人輸的沒錢了,或者說離婚了、賣車了、賣房子跟你們沒有任何關係。因為你們只需要做好你的本職工作,他就算不在這裡賭,也會去別的軟體上賭,一樣的,因為他是有賭性的。

博彩公司雖然收割了賭徒的紅利,但也有膽大的員工願意冒著生命危險收割公司的紅利。小艾的同事中就有這麼一位拿了公司的錢跑路了。(旁白)

三組有個男的叫殷殷,當天我們吃完午飯,準備上班,大家都在辦公室坐著。殷殷突然說去上廁所,我們這邊上廁所是要給組長彙報的,然後他就去上廁所,結果一個小時沒回來,組長就去廁所找他,發現他沒在裡面。辦公室一進門有一面牆,每個人的私人手機是在牆上那個袋子裡面放著,上班時間只能用工作手機,不能用私人手機,然後發現他私人機也不見了。

在這個網路賭博的公司,人消失了,首先一點就是拿錢跑了,還有就是他沒有護照,護照是被扣押的。殷殷的電腦是開著的,他們組長在他電腦上查了一下,發現他用工作微信給客戶發了他自己的銀行賬號和姓名,客戶已經給他轉了三十萬,就是充錢,然後他說系統有問題,讓客戶充到這個銀行卡,再從這邊幫他充錢,結果拿了客戶的錢跑了。這樣的話,公司就會追他,公司當時查到他是騎著一輛摩托車下山的,派本地司機,三個車,在路上去追。但是又不知道他去哪個方向,這個國家比較小,通往機場的路只有一條。後來我回國了,和一個同事聊過兩句,他說好像跑路成功了,沒有被追到,應該是偷渡回國的。

聲音紀錄片|柬埔寨網路博彩二三事

山上本地人的生活。

幹了三個月後,小艾意識到工作的危險性,在2018年6月份離開了這家博彩公司,回到了中國。2019年9月份,她再次前往柬埔寨從事房產方面的工作。在這個工作中,小艾遭遇了一件十分荒誕且又虐心的事情。(旁白)

在那邊的話,中國人會比較多,有不少國人是做灰色行業,也有很多是實打實的做生意或是做貿易的。做生意的中國人,一般收入比較好,他們可能會選擇在柬埔寨買房子,和灰色行業租賃排屋,不開心的事情反正也挺多,但是基本上自己都能調整。

最接受不了的一件事是,有一個河南的女孩子,和我是一個辦公室的,大概是幹到有七個月左右的樣子,我不想呆在公司了,我自己也很努力,有很多客戶資源,但我不願意打卡上班、打卡下班,想更多的跑一跑柬埔寨的市場,所以我自己在外面租了房子。有一天我在房間,我聯絡了一個客戶,準備第二天去接他。但是下午的時候,同事打電話說一個河南的女孩子,她叫小美,和男朋友分手了,現在特別難受,於是我就過去陪她,我當時覺得第二天才要接客戶,今天也沒什麼事情,想著我就陪陪她,結果去了,我請她吃了飯,喝了奶茶,她還是心情很不好,不想讓我離開。我說我要回家了,她就說,那我可不可以今天晚上住在你那裡,我當時沒有那麼多想法,我就說可以。但是我第二天有事。她說沒事,你去忙你的吧,我說那行。然後第二天醒來後,客戶大概是八點鐘的飛機會降落。我說小美你起來要回宿舍嗎?我是準備去接客戶了,這邊有點事,要先出去一趟。小美就聲稱自己很困,要在這裡多睡一會兒,你能不能把鑰匙給我,我可能睡一會兒,我出去買個早點,然後再繼續回來睡。

我這個人的話雖然說心腸比較好,但是我也有潔癖,我不會把自己的鑰匙給她。我就跟她說,不行,她說,那行吧,你不用給我了,你走吧,我一會走的時候幫你把門鎖上。我當時也沒多想,就去接客戶了。結果回來的時候發現我的工作機在充電,開啟以後發現上面是沒有卡的,我就知道她把我的卡拿走了,用無線網去登入Facebook,已經是一個掉線的狀態,我就知道她可能是用我的卡更換了驗證碼,再把我的密碼改掉了,這個事情對我打擊很大。我覺得,說白了,那些客戶就是我的飯碗。後來我用私人微信,問了和她在一個辦公室的同事,他們告訴我小美最近客戶好像很多,業績也不錯,大概用一個星期的時間緩和好了以後,我還是決定回國了,沒有在那邊再待了。

曾經有人這樣說過,柬埔寨的物價已經排到世界前三,因為一個煎餅果子在中國來說,賣到四塊到五塊,在柬埔寨的話就是六美金,四十多塊錢。薯片的話在中國賣三塊錢一袋,在那邊是三美金,二十一元(人民幣)。我對當地人還是比較喜歡的,雖然之前遇到過飛車黨,但是他們整體的狀態是看起來,眼睛是比較清澈,是比較淳樸的,很容易滿足。他們工資很低,一個月大概一百到二百美金左右,人民幣七百塊錢到一千左右。他們的工資是周結,半個月就會結一次。他每次發工資以後,不管老闆給他再多錢,他都不會再加班了,會把這些錢花完以後再回去上班。他們的家庭概念會比較強一點,正常普通上班情況下,大概是下午的五點,他們會帶著自己的妻兒,坐一片草地,拿很多東西去野餐,然後可能會很簡陋,就是拿正常他們拿的米飯呀,或者剝一些蝦呀,就是會配一兩瓶啤酒這樣。如果是單身的話,也會拿很多吃的,席地而坐,手提一個大音箱搖頭晃腦的。他們的狀態是比較好一點的,不像中國人一樣,我覺得中國人壓力很大,把錢看的比較重要,而他們是把家庭放在第一位的。

聲音紀錄片|柬埔寨網路博彩二三事

西港的一家超市。本文圖片由講述者提供

在城市化的程序中,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離開家鄉,前往大城市打拼。大城市雖然能獲得更好的收益,但也必須忍受漂泊的煎熬。2020年經濟受到疫情的重創,年輕的工作壓力越來越大,焦慮成為了一種社會情緒,房貸車貸讓年輕人只能馬不停蹄的為生活奔波。雖然焦慮雖然忙碌,但在工作之餘也希望所有的聽眾朋友,能抽出時間多陪伴自己的家人。

你現在正在收聽的是由澎湃出品的聲音紀錄片

本期節目由王勝錄製

後期製作:李政

原創音樂設計:林三

責任編輯:季成

校對:徐亦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