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土生土長的平潭人,竟還沒有真正看過一次藍眼淚?

身為土生土長的平潭人,竟還沒有真正看過一次藍眼淚?

1.遺憾的事

又是一年的五一長小假,平潭高速公路上翻滾的熱浪將遊客的車輛越推越遠。

汽車在傍晚終於駛進了平潭海島,穿過北港村錯落有致的彩色石頭屋,來到風懶沙軟的壇南灣沙灘上。在落日餘暉的沐浴下,看著陽光從指縫間像金色的瀑布一樣傾落,林今嵐把眼睛微微眯成了一條細線。

高中好友難得聚在一起,不知道是誰先提議的,他們在沙灘上玩起了真心話大冒險——

“這些年你有哪些遺憾的事?”

林今嵐選擇了真心話。在寫滿遺憾的青春裡,遺憾的可能是那些沒有送出去的情書,可能是那句沒有完整說出口的答案,也可能是那些年從未看過的藍眼淚,或許可能只是一個名字,只能牢牢記在心裡卻不能輕易說出去的名字。

“我遺憾的是,身為土生土長的平潭人,竟然還沒有真正看過一次藍眼淚!”林今嵐說完這句話,大家都笑了,思緒隨著飄揚的笑聲穿回很多年前那個盛夏的夜晚。

每年高考考完最後一科,按照他們學校高三坊間不成文的慣例,總會有一些“放縱天性”的集體活動。去年的集體性撕書活動因為受到保潔部門的投訴被嚴令禁止,今年坊間活動有了一些不同的聲音。

那幾天新聞上說,壇南灣將迎來今年第二波藍眼淚盛況,一時間高考完的學子們三五成群地約定一起去看藍眼淚。

“我表哥上個月去看過藍眼淚,聽說雙腳踩在海水裡,就像是踩在銀河裡呢!”

“我不去了,我想要回去休息!”林今嵐抱著一疊厚厚的複習筆記,還在因為考試發揮不理想而悶悶不樂。

“都考完了,我們就去散散心嘛!”好朋友拉著她的手,在她耳畔小聲說,“陳聽風也會去的!”

陳聽風,這3個字就像一陣微醺的海風,總能撩起她心中最柔軟的那根弦。

她第一次見到陳聽風,是在上一屆高考結束的撕書活動時,在漫天飄散的碎紙片中,她不停地翻找著自己的文綜筆記本。

他們高二年段經常會在週末去高三的空教室自習,林今嵐不小心把筆記落在某一間教室裡,被高考完的學生誤扔下來。

直到一個穿著藍白校服的男孩朝她走過來,她才緩緩抬起頭。

“你是林今嵐嗎?”男孩問。

站在她面前的男孩有著一張白皙秀氣的臉,高挺的鼻樑上架著一副圓框眼鏡,但仍掩藏不住鏡片後那細長濃密的睫毛。

她朝他點點頭。於是他遞給她一本筆記:“這是你的筆記本!”

“謝謝你!”林今嵐從陳聽風手裡接過文綜筆記本,同時也接過了持續了很多年的心動。

身為土生土長的平潭人,竟還沒有真正看過一次藍眼淚?

2.海邊往事

當林今嵐在高三分班名單上看見陳聽風的名字時,內心的欣喜就像是晴天裡吹出的彩色泡泡,斑斕而美好。

陳聽風坐在她的斜後桌,她總要借回頭看後黑板掛鐘的時間,在不經意間流連過那張專注學習的臉。

半個學期下來,陳聽風坐穩了他們文科班的第一名。而林今嵐看著自己成績單上只能勉強上一本的分數,3年來第一次為自己的成績感到焦慮不安。

林今嵐家離龍鳳頭海灘不遠,在沒有補習的週末,做不下去作業的時候,她會帶家裡的小侄子到海邊玩耍,也是為了散散心!

龍鳳頭海灘的沙子特別細膩柔軟。無論什麼時候來到這裡,林今嵐總能看到那些光著腳丫在沙灘上肆意奔跑玩耍的小孩,他們看上去是那樣無憂無慮自在自由!

海灘周圍佈滿黑色的礁石,林今嵐的小侄子特別喜歡來這裡抓螃蟹、撬海蠣,左手提著個小桶,右手拿了把塑料小鍬,在沙泥裡頭挖得滿身汙漬。

“我們抓到了!”林今嵐開心得就像回到小學二年級,直到她看見面前盯著自己的陳聽風,笑容漸漸收斂。

“好巧啊!”她先打了招呼。

“我來抓抓螃蟹,放鬆下心情。”

陳聽風的小桶裡有好多小螃蟹,真可以說是碩果累累!林今嵐心想,學霸果然連放鬆的活動都和別人不一樣呢!

“你是怎麼抓到這麼多螃蟹的?”林今嵐虛心求教道,“可以教教我…侄兒嗎?”

陳聽風帶他們一起尋找螃蟹洞穴。因為螃蟹隔一小段時間就要浮出水面呼吸,他們用草團將它們洞口堵住,等螃蟹爬到洞口呼吸時,就方便直接捉了!他帶她們在螃蟹洞口守了足足半小時,終於抓住了3只小螃蟹。

“其實還有更簡單的燈光捕捉法,不過要等夜間來才行。”他耐心地向他們娓娓道來。可惜他們沒有機會在這等月光了,可是她相信他們一定還會有機會在這片海灘上再遇見。

身為土生土長的平潭人,竟還沒有真正看過一次藍眼淚?

3.一起約定

高考考完的那天晚上,林今嵐又和同伴們來到龍鳳頭海灘。

終於等來了入夜時分,月光爬上椰子樹的梢頭,星光被隱藏在少年少女們深邃的眼眸中。她的目光在夜晚的海灘上逡巡,終於看見了那個穿淺色襯衫的男生蹲守在一個螃蟹洞前。

螃蟹在晚上喜歡亮光,所以陳聽風帶了把手電筒,在洞穴附近開啟,小螃蟹循著亮光爬過來,很快就鑽進了陳聽風的小桶裡。

“原來到了晚上可以這樣抓螃蟹!”她來到他身邊,看他小桶裡正在活潑亂爬的小螃蟹。

“你喜歡嗎?送給你。”他見她看得入迷。

“我喜歡,可我不需要它們。”她搖搖頭。

“嗯,抓螃蟹本來就是種樂趣!”男孩把小桶裡的小螃蟹倒回到那片泥灘上,朝林今嵐微微一笑,“現在,它們也和我們一樣自由了!”

那天晚上的月光皎潔如練,他們一群人在海灘邊手著拉手,圍著篝火繞成一圈在唱著歌。

隔著熊熊燃燒的篝火,林今嵐和陳聽風的眼神在某一瞬間猝不及防地相遇,那一刻在她心裡碰撞出的火花,竟比篝火還耀眼!

一直等到9點多還沒等來藍眼淚,他們一行人只好準備回家了。

“可惜我們不能在這露營,說不定半夜就能看到藍眼淚了呢!”一個朋友說。

“我們約定吧,等我們上了大學以後再來海邊聚一次,到時就在這露營怎麼樣?”

“好啊!”大家紛紛附和。

“你今天晚上好像不是很開心?”陳聽風來到她身後,問她。

月光灑落在回家的路上,兩個人漸漸走在了人群的最後面。

“我應該考不上什麼好的大學了,”林今嵐低著頭,“可是我又不知道,如果我再復讀一年,會不會考上我想考的大學。”

“你想考去哪裡?”他問。

“我想要考你上的那個大學!”她認真地看著他,問道,“如果等我明年考上和你同一所學校,你能不能答應我,和我一起在這裡看一次藍眼淚?”

“好啊!那你一定要加油!”

身為土生土長的平潭人,竟還沒有真正看過一次藍眼淚?

4. 非分之想

忘記了曾在夜深人靜時勾勒過多少次那片星光海的模樣,下意識地轉過頭去看時間,卻再也看不見那張專注的側臉。

林今嵐在心裡默默告訴自己,這一年,她一定要考上他去的學校!她不敢辜負生命中的每分每秒,只因她相信他一直在遠方等著她步步前進。所有暫時的星光黯淡,都終將迎來最後的如願以償!

又一年夏天的傍晚,她收到了陳聽風發來的簡訊,內容是祝賀她考上和他一樣的大學。

她知道陳聽風剛回老家不久,便問他:“聽說今晚的平潭海邊會出現一場藍眼淚,你要不要一起去看?”

她給他發了一條簡訊,發完以後就開始默默地盯著手機螢幕看,可對方遲遲都沒有回覆。

林今嵐在落日下一個人信步走到海灘。她心想,也許他會突然回覆她的簡訊,然後跑到龍鳳頭的海灘,和她一起坐在這裡等藍眼淚。她告訴自己,再多等一會兒,可能他就來了!

可是那天晚上她一直等到了9點多,既沒有等來藍眼淚,也沒有等到他。

她想,也許他對她並沒有那種感覺吧,所以連拒絕的話也編不出來。

漫長的夏天在疑惑和等待的煎熬中漸漸消解了她對他的愛戀。等她終於走進他待了一年的大學殿堂那天,她沒有想象中那麼開心。

她看見陳聽風穿著迎新志願者的服裝站在校門口,一見到她便熱情地伸出手:“我幫你拎行李吧!”

“不用,我自己來,謝謝!”她心想,他對所有人應該都是這般熱情吧!

她從他手裡把行李拖回來,令他有些不知所措。他帶她去女生宿舍樓,一路上向她介紹學校的建築和道路,而她只是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他送她到宿舍門口便去做其他事了,新舍友見到是陳聽風送她來的宿舍,便和她八卦陳聽風的事情。

陳聽風,W學院十佳辯手賽冠軍,籃球隊主力,學生會副主席,新生迎新的主要負責人……

“原來,上了大學的他這麼優秀,這麼受歡迎!”林今嵐在心裡告訴自己,可以因為他努力成為更好的人,卻不可以再對他有非分之想了!

身為土生土長的平潭人,竟還沒有真正看過一次藍眼淚?

5.海上流螢

“藍眼淚也太難等了吧!今晚我們就在海邊露營,一定要等到藍眼淚出現!”

今年,朋友們提前做好攻略,約定好就守在離海岸最近的地方,一定要看一次傳說中的藍眼淚!

可林今嵐卻感到有些疲倦,原本應該是酥軟微醺的海風,這時吹來卻讓她有些燥熱。半夜,同伴們叫起半夢半醒的她時,她聽見潮水衝上岸的聲音,恍惚間感覺自己額頭有些燙,可還是堅持著披了一件薄外套,走出帳篷,來到海岸邊。

夜間的海風吹得她即便裹緊了身上的外套,依舊是瑟瑟發抖。走近海岸,夜幕下的海面泛著藍色的熒光,這就是傳說中的藍眼淚,像銀河深深墜入其中,像跌落海上的流星,像閃著螢火的朵朵浪花。夢想中的熒光海像一幅絢麗的畫卷,在她的眼前輕輕展開。

明明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景象,卻給了林今嵐一見如故的感覺。

“林今嵐!”她聽見有人在遠遠地喊她的名字。

海浪翻湧的聲音很近,喊她名字的聲音很遠,林今嵐環顧四周都找不到那聲音在哪,突然整個人倒在了海灘上。

等她醒來時,好友正守在她的床前,告訴她:“昨晚你發燒了,在海邊暈倒了。”

“你想不想知道是誰送你來醫院的?”

在微微開啟的病房門口,有一道光穿過房門縫隙,陳聽風站在光的所在,朝她走來。

6.一場誤會

大學前兩年,林今嵐因為那年暑假的事耿耿於懷,沒怎麼主動和陳聽風聯絡。而每次陳聽風興致勃勃地找她聊天時,她迴應得也很冷淡。

直到大三那年,為了慶祝陳聽風順利保研,他們高中幾個同學聚在一起,找了平潭靠海的一家ktv唱歌。

聚會那天晚上,陳聽風喝得有一點兒醉,在大家唱歌的時候,他突然握住了坐在旁邊的林今嵐的手。

“林今嵐,我以前以為你可能會喜歡我,可是我好像弄錯了。你很討厭我嗎?”男生在半醉半醒之間,眸光裡憂傷難掩。

“我沒有討厭你,”林今嵐抽出自己的手,垂下頭黯然道,“我只是不想喜歡你!”

“為什麼?”

“你忘記我給你發過的那條簡訊嗎?”

“什麼簡訊?”陳聽風繼續問。

“我想和你去看藍眼淚。”林今嵐猶豫了很久,終於打算說出自己耿耿於懷的心事,可當她再看向陳聽風的時候,卻發現男孩已經躺在沙發上睡著了。

“果然,我們又一次無緣藍眼淚!”人群中,不知誰大叫了一聲,一堆人跑到窗戶前,看著外面突然下起的傾盆暴雨,一片霧氣繚繞在不平靜的海面上,一時間感慨起這些年一直沒有完成的心願。

林今嵐看著熟睡的陳聽風,伴著窗外的風聲雨聲海浪聲和大家一起唱歌的聲音,在他耳邊輕輕地說了一聲:“我喜歡你!你會陪我一起去看藍眼淚嗎?”

身為土生土長的平潭人,竟還沒有真正看過一次藍眼淚?

7.久別重逢

“謝謝你送我到醫院。”林今嵐從病床上起來。

“不用謝我。”面前的陳聽風彷彿依舊是纖塵不染的少年模樣,他痴痴地看著林今嵐說,“昨晚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真正看到藍眼淚,也看到了好久不見的你。在我看到你的那一瞬間,我想這一切都是命中註定的!”

“他們知道你會來嗎?”林今嵐問。

“我問過他們,我是跟著你來看海的。”

其實高考結束那年,陳聽風給林今嵐發完祝賀簡訊後,便忙著送家裡生病的老人去醫院,結果不小心把手機弄丟在去醫院的路上。

而那條他從未見過的簡訊,卻是鎖在林今嵐的內心深處難以釋懷!

“我早該想到的,林今嵐,對不起!”

多年的誤會解開的這一刻,林今嵐心情十分複雜。年少時候的我們總有許多莫名其妙的心事,關於青春的遺憾,關於懵懂的愛情。沒想到的是,我們曾經風塵僕僕尋找的美好,其實與我們只隔著一層紗……

“陪我去海邊走走吧!”她和他說。

我們腳下的這一整片海灘就叫做平潭。白天,這裡的海水湛藍得就像是藍天的倒影,一望無際,格外清新。而在某些幸運的夜晚,絢爛的螢光把平潭海邊裝飾成了人間最接近星河的模樣!

就這樣靠在一個人的肩上,聽著海風在耳邊輕輕吟唱,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光,永遠也不覺得漫長。

“今天晚上,你會陪我看藍眼淚嗎?”林今嵐側過臉輕輕在他耳邊問。

“會的!”陳聽風握緊她的手。

如果天氣或者運氣不好,我們是不是又看不到藍眼淚了?

不會,因為你的眼眸裡就藏著一片盛大的螢光海。

身為土生土長的平潭人,竟還沒有真正看過一次藍眼淚?

出自《故事林》雜誌

2020年07月下半月刊

原標題 平潭:你會陪我去看藍眼淚嗎

作 者 棽燃

通過“方柚故事”傳送關鍵字“投稿”即可獲得雜誌約稿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