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終於殺入造車,留給賈躍亭的時間不多了

如果時光可以倒流,賈躍亭最不想遇到的那個人就是雷軍。在賈躍亭的樂視最初的商業佈局中,雷軍的小米總是步步緊逼。樂視風光的那幾年,小米緊咬不放,哪裡有樂視,哪裡就有小米。

小米終於殺入造車,留給賈躍亭的時間不多了

最先提出網際網路造車的是樂視,而最先倒掉的也是樂視。好在賈躍亭不把雞放在一個籃子裡,在國內搞樂視汽車的時候,在美國還搞了一家 FF。雖然樂視汽車專案破產,但經過幾年的沉寂,賈躍亭又寄希望於 FF 汽車曲線回國,並搭上吉利,意圖東山再起。可是年初剛一官宣,小米就追殺到造車領域。雷軍和賈躍亭,可謂是冤家路窄,相愛相殺。

小米終於殺入造車,留給賈躍亭的時間不多了

從最初的佈局上來看,樂視和小米這兩家企業何其相似。都是科技企業,網際網路起家,所做的領域基本都是重合的。在手機上,樂視和小米狹路相逢;電視上,兩家短兵相接。小米搞粉絲經濟,樂視搞明星效應,一個做飯圈,一個推愛豆。兩家都喜歡提蘋果,並對蘋果的模式進行跟進和超越,樂視提出 ” 生態化反 ” 的核心主張,小米搞萬物互聯,本質上是一個意思。所不同的是,樂視沒活過兩集,而小米堅持了下來,並且越活越滋潤。賈躍亭帝國的崩塌有很多個原因,但如果我們撥開背後紛繁複雜的資本遊戲 ,只從市場的角度來看,壓死樂視最後的一根稻草就是小米。

小米終於殺入造車,留給賈躍亭的時間不多了

賈躍亭說,讓我們一起,為夢想窒息!雷軍說,站在風口上,豬都可以飛起來。如今,賈躍亭仍在窒息,而雷軍飛起來了。相同的出發點,不同的實現方式,讓兩人走向截然不同的結果。

小米終於殺入造車,留給賈躍亭的時間不多了

或許以結果為導向來看,兩人不是同一段位的人,但在曾經,兩人站在同一高度。只不過賈躍亭喜歡做夢,雷軍喜歡找風口,這就是兩個人最大的區別。賈躍亭激進,總想當第一個吃螃蟹的人。雷軍穩重,總是在尋找最合適的機會切入。賈躍亭吹過的牛逼,最後被雷軍一一實現了。

賈躍亭將 FF 作為最後的翻牌機會,雷軍將造車作為人生最後一次創業,雙方都孤注一擲。從目前的牌面看,雙方各有勝負。FF 最缺的是錢,小米賬面上有 1080 億元的現金儲備。FF 已經有了一定的基礎,曾經也是真金白銀的砸過錢的,並且經過了幾輪路試,並且創造了圈速紀錄。從產品成熟度來看,已經具備在國內量產的基礎,現在就等米下鍋了。而小米造車還從今年 1 月才開始正式提出,並且 3 月 30 日才官宣,離量產還有遙遠的距離。

小米終於殺入造車,留給賈躍亭的時間不多了

不過這些也僅僅只是表面上的,或許小米早已在暗地裡為造車做了很多的準。而 FF 的量產車在還沒落地之前,我們也無法百分百斷定它就一定能讓夢想窒息。再者說,時間或許也不是問題,革命不分早晚。從雷軍以往的做事風格上來看,雖然趕的不是早集,但仍然抓到了大魚。

如果兩家都懷著誠意而來,市場還是會給出雙方足夠的空間,畢竟智慧汽車行業數十萬億的蛋糕,足夠容得下大家的夢想。

從市場定位來看,兩家這次狹路相逢的可能性還不大。FF 定位高階,在產品設計和效能上有不少的亮點。小米定位大眾化,在價格和效能上得到很好的平衡,這也是小米一貫的路數,也是它的殺手鐗。

在營銷方式和銷售渠道上,雙方也將採取不同打法。FF 雖然有一定的基礎和積累,但之前樂視規劃的生態鏈已斷裂,無法進行生態化反,而且在銷售渠道上需要重新搭建,還要面臨賈躍亭的失信帶來的負面效應。小米經過這些年的經營,積累了大量的粉絲群和使用者口碑,以及線下的銷售服務店,這些資源很快就會跟小米汽車打通。

小米終於殺入造車,留給賈躍亭的時間不多了

值得一提是,FF 是在美國註冊的企業,並且相關的研發都是放在美國,或許國際市場才是它的主要目標。而小米汽車要走出國門,還有一定的距離,這不是能力問題,畢竟國內這麼龐大的市場,都夠它吃好大一陣子的。

從樂視第一個提出網際網路造車,到現在小米進入造車,是一個奇妙的輪迴,也是造車史上一個重大的歷史節點。賈躍亭的夢想先人一步,而讓夢想落地的總是雷軍,我們不禁要問,這種戲劇性的故事是否還會繼續上演?

或許,經過這些年的商海沉浮,櫛風沐雨,賈躍亭也變得穩重了。我們不願看到一個 ” 欠錢不還 ” 的 ” 賈會計 “,更不願看到夢想的折戟。如果 FF 和樂視汽車這次都能成,賈躍亭和雷軍相逢一笑泯恩仇,也是激勵下一代最好的範本。

ZAKER 汽車原創

文 / 李俊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