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故事:耳石症

  吳玉明是一名大巴司機,平時就住在車站裡。

  這天夜裡,他剛睡著,忽然聽到巡場的保安員大喊:“別跑,你別跑!”吳玉明一下子就醒了,他趕緊套上衣服,準備出去看看。一出門,他就看見保安員正在追一個人,他也跟著追。

  吳玉明體力很好,跑得飛快,不一會兒他就追到了那人身後,這時才看清楚,那人揹著一個孩子呢。他喝道:“別跑了,當心摔著孩子!”

  那人猶豫著放慢了腳步,然後停了下來,回過頭來看著他,既害怕又無助。保安員過來一把揪住了那人的肩膀,狠狠地說:“走,回去!”背上的孩子嚇得哇的一聲哭了。

  回到值班室,保安問男人是來幹嘛的,男人說他想帶孩子看看雙層車。保安員冷笑著說:“編瞎話都不會編。你要帶孩子看雙層車,大白天的不看,非得夜裡看?我看你就是想偷東西!”

  男人也急了:“你見過帶著孩子偷東西的嗎?我白天要帶著他去看病,著急忙慌的,哪有工夫看車呀?明天我們就要回去了,就這會兒有工夫,想著帶他來看看。”

  吳玉明覺得男人說得有理有據,就讓保安員去看看那輛車上少了啥。其實,車上啥都沒有,能偷啥呀。他問男人孩子得的啥病,男人重重地嘆了一口氣說,幾家大醫院都去過了,做了不少檢查,可就是看不出是啥病,孩子動不動就頭暈噁心,吃啥吐啥,眼瞅著就瘦下去了,他心裡難受啊。病治不了,孩子就這麼一點心願,他就想幫孩子實現一下,所以就帶著孩子來了。

  吳玉明心裡一陣難受。他也是一個父親,男人的心情他是感同身受。他問孩子:“你想看看雙層車啊?”那孩子點了點頭。吳玉明說:“走,我帶你去看。”

  他帶著男人和孩子上到他的車裡,讓孩子隨便看。那孩子高興極了,先在一層看了看,接著又上到二層,前前後後都看了一遍,然後好奇地問吳玉明:“伯伯,坐在這上面,是不是像坐搖搖椅呀?”

  吳玉明憐愛地望著他:“我只是開車,可從來沒在上面坐過,真不知道啊。可惜夜裡我不能動車,不然,我就開車帶你兜一圈了。”

  那孩子悵然地說:“我們班的同學都沒坐過雙層車。我們只在電視上看到過,好奇極了,也不見有梯子,都不知道人是怎麼上去的呢,現在我知道了,原來梯子在車裡。”

  男人忽然問道:“大哥,你們這車對外出租嗎?”

  吳玉明說:“出租啊。不過,挺貴的,一天小兩千呢。”

  男人對孩子說:“明天爸爸來租車,開回老家,讓你們班同學都坐坐。”

  孩子拍著手說:“好!”

  第二天一早,男人果然來租車了。他合計了一番,決定租四天。車隊領導讓吳玉明出這趟車。吳玉明帶著男人去繳款,這才知道男人叫彭志恆。

  在彭志恆的指引下,吳玉明把車開到醫院旁邊的一家小旅館門口,將彭志恆的老婆和孩子接上了車。

  孩子歡快地上到二層,彭志恆帶著他老婆也上了二層。因為二層低,站不起身子,座位之間的空隙也小,坐著憋屈,不一會兒,彭志恆和他老婆就下來了。

  彭志恆的老婆小聲問他:“租輛車回家,那得多少錢呀?”

  彭志恆說:“管他多少錢呢,只要咱娃高興!”

  彭志恆的老婆重重地嘆了一口氣,就不說啥了。

  當天下午四點多鐘,他們就趕到了道口縣彭志恆的家。現在村村通公路,公路通到了村邊上。吳玉明選了一個平整的地方停了車。車子剛停下,彭志恆就湊到吳玉明身邊,從口袋裡掏出幾張票子,塞到他手裡,笑嘻嘻地說道:“大哥,求你個事情。”

  吳玉明問他:“啥事?”

  彭志恆說:“我想讓鄉親們來看看雙層車。他們都是留守在家的,沒機會進城去見世面,這雙層車來了,就想順便讓他們看看。可我怕把你的車給弄髒了,你還得費心收拾。這幾個錢,只當是給你一點兒補償吧。”

  吳玉明把錢推回給他,冷著臉說道:“你把我看成什麼人了?鄉親們願看,儘管看。晚上沒事,我還可以開車帶他們到縣城去。”

  彭志恆興奮地說:“好啊!”他跳下車,一溜煙地跑了。

  鄉親們聽說來了雙層車,都趕過來看熱鬧,又聽說晚上大夥兒可以坐著它去逛縣城,更是高興,像過年一樣,早早地吃了飯,洗頭洗臉,又換上乾淨衣裳,坐在車上有說有笑地等著了。吳玉明看著居然有些感動。他開車帶著鄉親們來到縣城,把縣城逛了一遍,直到晚上九點多,各處都關門了,這才回去。

  第二天,吳玉明開車,帶著一幫孩子們去了市裡的科技館。頭天晚上,彭志恆就找到兒子的班主任,說他租了一輛雙層車回來,想讓孩子們坐坐。班主任老師一盤算,那雙層車正好可以坐下一個班的孩子,就向校長請示,獲准臨時改課,帶孩子們到市裡的科技館去看看,開開眼界。

  孩子們哪見過雙層車啊,先是小心翼翼地上來,然後就探頭探腦地往上看,又探頭探腦地爬上去,左看右看,這雙層車倒像是他們的科技課了。

  彭志恆一臉歉意地對吳玉明說:“你看看,讓你跑這麼遠,我心裡不落忍呀。可老師說到城裡去,我不好反對。”

  吳玉明說:“為啥要反對?老師帶著孩子們去開闊眼界,這是好事啊。孩子們進了科技館,我就能眯一覺了,沒事兒的。”

  彭志恆說:“那就好,那就好。”

  下午五點多,他們才回到村裡。吃完了飯,吳玉明問彭志恆:“明天準備去哪兒啊?我晚上好查一下路況。現在修路的地方太多,得早些選好備用路線。”

  彭志恆說:“明天哪兒都不去。”

  吳玉明驚呆了:“哪兒都不去?你拿錢打水漂呢!”

  彭志恆點點頭,狡黠地笑著說:“我是哪兒都不去了。我聽你口音,你應該就是三支附近的人吧?好不容易回家一趟,明天你回去看看,後天你就直接回省城吧。”

  吳玉明驚得眼珠子險些掉下來:“明天,是你為我租下來的?”

  彭志恆點點頭,神色黯然地說,孩子沒得病的時候,他還在城裡拼命地掙錢呢,想著只要給他提供富足的生活,那就是對他的愛。可孩子得病後,他才發覺,不完全是那樣。孩子的快樂,拿錢買不來。他後悔以前陪孩子的時間太少了。他也知道,像吳玉明這樣的人,還沒走到他這一步,不會懂他的感受,還會想盡一切辦法掙錢。他就想買下一天的時間,讓吳玉明也回家去看看,陪陪孩子。

  吳玉明感激地說:“謝謝兄弟。這錢該我掏。”

  彭志恆攔住他:“你掏錢我就不認你這個兄弟了!”

  吳玉明歸心似箭。他辭別了彭志恆,開車往家趕。從彭志恆家到他家,也就幾十公里,一個多小時後他就到了家,老婆和孩子驚喜異常,老孃甚至還偷偷抹了抹眼淚。

  第三天一整天,吳玉明都在家陪著老孃和老婆,等孩子一放學,就拉著他們還有村裡的鄉親來到了縣城,讓他們也玩了個高興。其實,最高興的還是他閨女。別看他是開雙層車的,可閨女沒去過省城,他也沒讓女兒坐過他開的雙層車。

  晚上,他收到了彭志恆發來的一條簡訊:大哥,謝謝你那天晚上讓我兒子參觀了你的雙層車。他高興,我也高興。明天你就該回省城了,祝你一路順風啊!

  吳玉明給他回了一條:回家跟爹孃老婆孩子團聚的感覺真好,謝謝兄弟啊!

  這時,他老婆過來問他:“明天你回城,能不能順便帶個人呀?”

  吳玉明問道:“誰呀?”

  他老婆說:“我也不認得,你看。”說著,就把手機遞給他。

  原來,老婆在當地論壇上看到有人求助,一個叫陳瀟的人急著趕回省城,卻買不到火車票。吳玉明就跟他聯絡,說他明天一早就要開車回省城,如果願意,可以搭他的車。陳瀟馬上表示同意,又問他要多少錢。吳玉明笑呵呵地說,老鄉嘛,幫個忙是應該的,收啥錢啊。兩個人約好第二天早上六點,橋頭見。

  第二天早上六點,吳玉明準時來到橋頭,這時,陳瀟已經等在那裡了。陳瀟搬著兩箱橘子上了車,對吳玉明說,這是剛剛從他家橘園裡摘來的,一點心意。吳玉明只好收下來。他想這橘子肯定特別好吃,應該送給彭志恆的孩子嚐嚐。回省城正好要經過彭志恆家,他就給彭志恆發了一條簡訊:一個小時後,你在村外的路邊等我。發完簡訊,他發動了車子。

  陳瀟好奇地問道:“吳大叔,你怎麼開了這麼大的車回來啦?”

  吳玉明就把彭志恆租車的事講了,然後感嘆地說:“好人呀。要不是他多租了一天車,我就回不了家了,也就沒辦法搭你啦。”

  陳瀟點點頭說:“你們都是好人,熱心人。哎,那孩子得的什麼病啊?”

  吳玉明說:“沒查出病因,也沒法治。”

  一個小時後,他們就到了彭志恆家,彭志恆已經在馬路邊等著了。吳玉明給他搬下一箱橘子:“給孩子吃吧。”

  彭志恆接過箱子,對吳玉明說:“大哥,您一路順風啊!”

  吳玉明正要上車,陳瀟忽然說:“等等,我去看看孩子。”

  吳玉明和彭志恆都愣住了。

  孩子今天暈得厲害,正在床上躺著,他娘坐在一旁抹著眼淚。陳瀟來到孩子面前,問了孩子的症狀,又問彭志恆都到哪兒看過。彭志恆一一說了。

  陳瀟忽然說:“你看錯科了。”

  彭志恆一愣:“啥?你說啥?”

  陳瀟說:“他得的是耳石症。你們應該帶他看耳鼻喉科。別的科看不出這個病。”

  彭志恆一聽這話,就抓住了陳瀟的胳膊:“這病有治嗎?”

  陳瀟說他會治。彭志恆叫老婆收拾東西,帶上孩子就要跟陳瀟去醫院。陳瀟擺擺手說,不用那麼麻煩,很簡單的,在這兒就能治。說著,他就讓孩子躺平,他抓住孩子的兩個腳踝,把腿抬高,讓孩子的身子半懸起來,他再輕輕擺動。做了幾次之後,他就趴到孩子的耳朵邊上仔細聽。聽過之後,他又做了一遍。做了三遍後,他讓孩子靜躺著不要動,他則坐到一旁擦著汗。彭志恆忙捧上茶來。吳玉明迷惑地問道:“耳石症是啥病啊?這腦袋暈怎麼還和耳朵有關係?”

  陳瀟說,人的耳朵裡有塊奇異的小石頭,平時是鑲嵌在一個小槽裡的,掌管著人腦的平衡。如果這個小石頭從槽裡出來了,人失去了平衡感,就會頭暈噁心。這是耳鼻喉科特有的病,看別的科肯定看不出來。更何況,這種病又極特殊,不是一般的耳鼻喉科醫生能看的。陳瀟的老師,恰好是這方面的專家,他才跟著學了一些。

  陳瀟問孩子:“還暈嗎?”孩子說不暈了。陳瀟說:“那就沒事兒了。你這幾天先不要做劇烈運動。過個十來天,就能恢復了。再犯了病,就到省城來找我。”他把自己的電話號碼留給彭志恆,彭志恆小心翼翼地收好,一個勁兒地說:“謝謝你們,謝謝你們,我心裡的這塊石頭,可算是落地了。”

  吳玉明和陳瀟還要趕路,就告辭出來,發動了車子。車子開出老遠,他還從後視鏡裡看到彭志恆夫妻倆站在路邊朝他們揮手。

  吳玉明感嘆地說:“真沒想到,他的一個善念,救了他的孩子。”

  陳瀟也點著頭說:“是啊,誰都沒想到會發生這麼巧的事兒,但它真的就發生了。”

  吳玉明和陳瀟都開心地笑了……

(作者:魏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