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感(7)

終於,軼風在晚上來到了我這裡。

並沒有異樣,一切如之前那樣,似乎他這幾日的不曾到訪僅僅是幾個小時的事情。我是個無法將心中疑問自我消化的人,於是開誠佈公的跟他談論起最近的變化,如果他不愛了,或者是同時愛上了別的女人,可以分開,不必因責任或良心譴責而隱忍。

軼風和我並排坐在沙發上,他默默的聽我說完這些,只是輕輕的將胳膊繞到了我的身後,環住我的肩膀,將我整個人帶入他的懷裡,並在我額頭輕吻一下說:傻丫頭,你想的是不是有點太多了?有這腦細胞還是想想如果進行下一部的創作吧,我只是最近有點忙,畢竟又簽了新人,需要做的很多,我並不是故意冷落你忽略你,你能理解麼?

可以。我心裡默默的想,並點了下頭。

如果你不是騙我,你說的我都可以理解。但你不要騙我,我不喜歡在感情世界裡被人愚弄。

我可以像個棄婦,但不能像個傻子。這是對我人格的褻瀆。

至少現在,我們化解了橫亙在我們中間的障礙,又可以像之前那樣,毫無負擔的追求愛情了。

我想,在這段感情裡,我,和他,都是享受的。

我在他的眼神裡,看的到他的溫柔,也在這溫柔裡,感覺到了濃厚的愛意,只是,我表現出的過分理智讓他有些許落寞。

我從不曾想過,擇一良人,委身為婦,洗手作羹湯。我從不曾覺得,這世界上的男人,哪個能讓我奮不顧身的去依靠。

也只有這樣的心境,才能讓我孤身一人,獨立於這喧囂城市,在這個無人知曉的角落,這間普通破敗的小出租房裡,耐住寂寞,奮筆疾書。

沒有軼風的日子,我一切如昨。

白天渾渾噩噩,像個宿醉未醒的酒鬼,晚上萬籟寂靜,靈感如野貓出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