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監獄服刑生涯(真實事件) 看守所提審完回監室

(這在先申明一下,很多人好奇作者是犯什麼事進來的,現在個人覺得還想保留一點隱私,後續該寫出來的時候會在適當的時候寫出來的,所以不用在私信我這個問題了,還有人質疑我是在編故事,如果是編故事的話,我完全可以以第三方身份來寫,沒有誰沒坐過牢喜歡說自己做過牢的,好了言歸正傳了。)

十二

我接過高隊長遞過來的煙後,把他藏在小腹位置,因為當時想的是越隱私的部位越安全,出了門之後,到門口報道,由於我提審的時間太快,其他和我一個監區的都還在裡面,所以幹部讓我繼續坐在椅子上等他們提審玩一批一起送回去,我在外面等了大概二十分鐘左右,人到齊了,由幹部帶隊,排著隊回到了監舍。

一路過來沒有任何檢查,一般幹部提審是不會搜身的,萬一真的搜出來了,那誰都知道是送送進來的。

到了監室門口,幹部把手銬打開了,我立馬大聲的喊到“謝謝幹部”幹部頭也不抬的開著監室門。

進到監室後,管事的立馬笑嘻嘻的迎了過來,我懂他的意思,說著“給了一包”說完就從褲襠裡掏出一包煙來,“拿去吧”

管事的愣了一下,一般有人從外面提審也好會見也好,前面的人都會上去抽水的,一根也行,兩根也可以,越多肯定越開心嘛,我這一下直接給他一包把他給愣住了。

“你不留幾根?”管事的問到

“不了,我準備戒了”

“可以啊小夥子,以後缺啥直接和我說,只要我有的都可以。”管事的笑眯了眼對我說著。

“嗯,好的”說完我就回自己位置去了。

馬上到吃飯時間了,管事的拿著一瓶辣椒醬過來了,“來拿去吃,一會我再給你送點東西過來”看守所本來就吃的不好,有瓶辣椒醬下飯確實挺香的,我伸手就接了過來,吃飯的時候,給他們幾個都分了點,給旁邊幾個沒有加菜的人也都分了一點,一頓飯下來,小半瓶沒了。這時小高和我說,悠著點這裡不比外面。我點了點頭。

老張吃完飯煙癮上來了,聽說我把一包煙給了前面,罵我怎麼那麼傻,煙在這裡面可是好東西啊,想換什麼東西都可以,又說給個幾根就好了,自己留著點慢慢抽也好,其實他的意思我明白,我沒留給他唄,我問他“你是不是想抽?”他有點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抽,肯定想抽啊”我就知道,每個人都是有私念的,我也不例外,為什麼我一根都不留呢?第一,也有討好前面人的意思,第二,我在裡面本來就沒錢,抽完這幾根我後面去哪裡弄,乾脆趁這個機會把煙給戒了,所以就沒給自己留。

聽老張說完,於是我就說“這樣吧,我去給你拿兩根,你不要在我面前再說這事了。”說完我去前面要了兩根回來,前面的人很爽快的就給了,還問我夠不夠要不要多拿幾根。我說不用了,那個管事的在他的儲物箱裡翻了幾下,遞過來兩個雞蛋,兩根火腿,兩包泡麵,“來,這些拿著去先吃著”吃的東西我肯定不會拒絕了。

回來後,我把煙給了老張,然後吃的和小高一人分了一半。

老張拿著煙又是一副特別囂張的樣子跑去前面接火了,回來時後面一樣少不了跟著三四個要蹭兩口的人……

下午打完坐的時候,前面的人喊到,要開南貨的過來登記了,(以前是進超市購物的,由於出過裡面的售貨員幫帶紙條出去和兌換現金的事,所以把超市改成登記物品購物了)有卡的人都跑過去看看有什麼東西可以買的。

我是異地關押,也沒通知家屬,剛進來的時候幹部有要求登記家人聯絡方式好通知家屬的,我一是覺得我應該關不了多久,二是覺得這種事丟人,家裡幾代人就我一個人帶頭進了這種地方。所以就說什麼號碼都不記得,所以什麼也沒登記。所以更沒人打錢了。

小高從前面過來了,問我需不需要買點什麼,有什麼什麼吃的,什麼什麼用的?我說不用了,每天跟著你吃飯已經用了你挺多錢的,挺不好意思。小高一下就不樂意了,“說這些見外的話,這也是在這裡面,要是在外面請你吃一頓飯都不止這些錢了。”

“我懂我懂”我笑著迴應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