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狗給我的感悟

它已經不在這個世界差不多快三年了吧,我其實希望那是一場夢,可惜不是。現在一想起它我就很悲傷。它就像是一面照妖鏡,把我的內心的醜陋清晰的投現在我眼前,它讓我懂了什麼才是真正的善良。下面說一個流浪漢和一隻狗的故事。

30歲之前我居無定所,網咖,大街上,公園躺椅就是我的床。習慣的力量是巨大的,當習以為常後,今天是在網咖睡與在公園躺椅睡沒有什麼區別。30歲之後開始租房睡在床上,長年累月的自我身體折磨,晚上玩半宿睡半宿的生活身體有些吃不消了。故事發生在2019年冬天一個平常的日子裡。我這樣的人,坐在電腦前不頭昏腦脹是不會回出租屋睡覺的,那天或許因為前兩天熬的太久了,那天我11點左右就回出租屋了。

天挺冷的,開門脫衣鑽被窩睡覺,心裡想著遊戲該怎麼玩。微弱的狗叫聲讓我無法沉浸在對遊戲的想象中,我心說,誰家的小狗跑出來了,心想一會跑了就沒有叫聲了,可叫聲一直不斷,離我的出租屋很近的地方傳來的。

我披衣服起來開門檢視,循著聲音是離我出租屋幾步遠的下水道傳來的,我回屋拿手機開電筒,是一隻小白狗。見來人了,停止了叫聲。我心說,哪個缺德的扔在這了。轉身回屋繼續睡覺,躺下沒多大會,它又開始叫了。我沉浸不了遊戲中,開始胡思亂想,我也不比這狗子強到哪去,唯一不同的我是個人。它那不停的叫聲其實就是剛離開狗媽媽的不適加上飢寒交迫。要不我收養它,轉念又告訴自己別逗了,你自己的日子還沒整明白呢

兩種念頭開始打架,收留它還是無視它。後來想通了,它只是一隻被人扔掉的狗,好歹也是條命。一條小狗死在這個冬夜裡,死在離我幾米之外的下水道里。感覺怪怪的。把它抱進來,在屋裡最起碼不會凍死,每天扔個饅頭給它,度過這個冬天,在把它扔在大街上與其他流浪狗一起混去。也相當於做了一件好事。

打定主意,第二次起身,出門,拿手電筒照著,伸手去抱它,它發出那種呲牙要咬人的低沉聲。使勁往下水道里面縮,我也怕被咬一下,這不是找倒黴嗎。心說,我可是好心,既然這狗子這麼怕。隨它去了。轉身回屋,繼續睡,它又叫,在它的叫聲裡我浮想聯翩。竟和它有種同病相憐的感覺。它的叫聲無外乎對它媽媽的思念,對它要凍餓而死處境的絕望。我心裡很不是滋味。我開燈起床,心說再做最後一次嘗試。它蜷縮在下水道的深處,不敢叫人碰它,只是不停的叫著。我又能怎麼做呢。

現在想想,真像夢一樣。當時的我開啟屋門,竟然對那條在下水道里的狗說了句話。或許聽到有動靜,那狗也停止了叫聲。我把屋門大開,說給你5分鐘。然後就回到屋中央,盯著那個下水道口。

我心說,等幾分鐘。它如果出來了,讓我碰了,就算有緣。就養活它度過這個冬天,如果什麼都沒發生。我關門睡覺。它怎麼樣那是它的命。那狗沒了叫聲,步履蹣跚的露出頭,跌跌撞撞的竟然爬進了我的出租屋。它和臺階一樣高。爬的很吃力,我怕我過去抱它,它會害怕。所以驚訝的看著它。也是當時我是真傻了,狗子真的能聽懂人話嗎?

看著爬進我出租屋的它東聞聞,西嗅嗅,我才從恍惚中回過神來。心說,等我,我去買點吃的。騎車奔超市。很多超市都關門了,好不容易找到一家正在鎖門的超市。買了袋牛奶,買了幾個火腿腸。

回屋,燒水牛奶溫了一下,火腿腸切成碎末。洗乾淨我吃飯的盤子。輕輕的呼喚它過來吃。或許它知道我沒惡意,或許是真餓了,它循著氣味過來吃了,我開始嘗試碰碰它,碰它一下它哆嗦一下,它也吃飽了,也不怕我的觸碰了。我抽出自己一床比較軟和的被子,一個沒門的大櫃子下面。給它當窩。抱起它放在上面。告訴它這就是你睡覺的地方。

然後就開始了一個出租裡有兩條生命的日子,第二天去網咖查小奶狗怎麼養。該注意什麼,什麼狗子不能吃之類的。

我一年四季不做飯,只有過年時沒有便宜吃飯的地方。才自己做幾天飯,遇到它第二天我嘗試自己做飯,怎麼餵它呢。它應該是剛斷奶的小狗。看到有賣地瓜的,我突發奇想,地瓜蒸熟了,軟乎乎,甜滋滋的。也省事。買了很多地瓜,蒸熟了餵它,怎麼叫它呢。就叫地瓜吧

那段時間我有點變了,以前每天睡到中午的我。早上7.8點就出去等活。給它準備一大盤子吃的出門。幹活回來,第一時間不是去網咖,先回屋喂喂它,和它呆一會,再去網咖玩。

我心裡挺不適應,內心無牽無掛的人,突然間內心有了牽掛的那種不適。雖然它只是一條狗。我告訴自己,把這個冬天過去,天暖和了就把它放到大街上,讓它和它的同類一起活著。隨著它長大,它越來越粘我。它越粘我,我內心的不適感越強烈。它一天天長大,我餵養它的方式現在看來有些過分了。我換著花樣的餵它,買兩個雞腿,我吃半個,一個半給它吃。買魚,我把沒有刺的魚肉給它。

網上搜狗子咬被褥,咬傢俱是磨牙,我給它買的羊排骨。肉給它吃,挑小的骨頭給它磨牙,怕它在屋裡孤獨,給它買玩具。而它的聰明也確實超出了我的認知。剛開始,它隨處尿。我學網上的招讓它聞一下它的尿,然後指指牆角的報紙。幾次之後它就去牆邊尿了。而它拉屎,從沒教過它,它一直它的窩在東邊,它就把屎它到離它窩最遠的西邊牆角。

就這樣過了一個冬天,它從一個小奶狗長成半大狗。它是那種很普通的土狗。我依然並不適應心裡有牽掛的日子。我開始嫌棄有它的日子,有它我無法安心玩遊戲,無法一天一夜不回出租屋。它幾乎對我寸步不離。這成了我的心理負擔。

我內心自我安慰道,冬天過來了,氣溫升到了它睡在外面也不會凍死,我救了它,讓它不至於凍餓而死在那個冬夜。是時候把它送走了,讓它和大街上跑著的其他流浪狗一樣活著。我也該回到無拘無束的日子裡去了。

我開始嘗試出門開著門。希望我幹活回來,它不見了。和其他流浪狗成了朋友,忘記這個出租屋的存在。失敗了,每次回屋它都在,搖著尾巴歡迎我的到來。它從不跑遠,最多就是在附近的垃圾堆轉一轉。我開始嘗試把它趕出出租屋,把它關在屋外,任它撓門也不開門,直到它叫累了,我悄悄開門一看,它又歡天喜地的撲向我。我意識到讓它自主離開不可能了

我打過它一次,還經常惡狠狠的盯著它,它像做錯了事的孩子一樣躲避著我的目光。可它還是不肯主動離我而去,我決定主動扔了它。因為有工友嘲諷我,自己還吃了上頓沒下頓呢,還養狗啊。有工友路過我出租屋,說你屋裡有狗屎狗尿味。

我斷斷續續扔它好幾次,直到它死。第一次那是一個早晨,我特意網咖玩到4.5點,提前一天買了地瓜,火腿,雞肉,各種吃的正好夠它一頓的量放在一個塑料袋裡。4.5點回到出租屋,把它裝在麻袋裡,在把吃的放在裡面。它或許認為這是一個遊戲吧,並沒有激烈掙扎,沒一會就適應了在麻袋裡的感受,我一手騎著自行車,一手提著麻袋,把它放在村裡公園廣場的土坡上。拿細繩輕輕把麻袋口緊住,就是它一用力就能掙脫開的那種程度。然後快速跑開,騎上自行車像做賊一樣逃離。直到我繞了一個大圈後,才繞回原點,站在很遠的衚衕口看向那個土坡,它別傻到一直不掙扎。還好,過了沒多大一會,它受不了呆在麻袋裡的感受了,麻袋扭動了幾下,它鑽出麻袋,抖了抖身上的毛,四處張望著。相隔接近百米,我也怕它看到我。趕緊藏了起來。心說公園裡,晨練的,人來人往的。有喜歡狗子的會把它領回家。它等不到我,食物吃光就會溜達著去找吃的。因為睏意,我恍惚著回到出租屋倒頭睡去。本以為一覺能到傍晚,結果不到中午1點就醒了。隨口吃了點東西,繼續去網咖。

到網咖門口竟然鬼死神差的打算去看看它怎麼樣了。被人領走了還是自己跑了。結果到衚衕口,遠遠的看見它還在那麻袋上趴著。正好這時一對散步的母子引起了我的注意。一個10歲左右的男孩發現了它,試著靠近它,可它發出那種呲牙要咬人的聲音。那男孩喊他媽媽,媽,過來,這有條小狗。他媽遠遠的喊。快過來,小心流浪狗咬人。我看到這,看來是這狗怕人,沒人領養了。它餓了後會自己離開的。轉身去網咖,把精力放進遊戲裡。

當我再抬起頭時,又是清晨4.5點。外面一片漆黑,起了大風。正準備回屋,又鬼死神差的打算去看一眼。到了能遠遠看一眼那土坡的地方,我眼淚掉下來了。那是一個高坡,風很大,它依然趴在那麻袋上,任風吹著。傻到連找個避風的低處都不會。因為它是白的,在矇矇亮的黑夜裡是看的到的。我知道它在等我,它或許只是認為這是個遊戲,我快速跑過去,呼喚著它的名字,它聽到我的聲音,也搖著尾巴跑向我。我一把抱起它,把它放在我棉衣裡,風吹的它渾身都冰涼。我哭著對它說。你怎麼這麼傻。對不起,我不該這麼對你。我再也不扔你了。

然後回屋把它安頓好,告訴自己不該對一隻狗子這麼殘忍。它比以前更加粘我,更離不開我了。就這樣又過了一個月左右。因為我租的出租屋,出了屋門就是衚衕,過往有看頭老太,接孩子放學的父母之類的,我怕它在屋裡悶,我在屋裡會開著門,讓它可以自由出入,我在哪,它幾乎從不離開我超過兩米。我平時呆在屋裡,也是看看手機,聽聽廣播,無事可做。電動車一過,它偶爾會追著電動車跑,搖著尾巴的那種追趕,並不是要追著他咬的那種。一個過路的老太太對我說,把狗栓起來,咬到人就不好了,我點頭應付著。

它只是一條狗,萬一哪天咬到人,我拿什麼賠償別人。把它扔掉的念頭又湧上了我的心頭。斷斷續續又扔了撿回來,再扔再撿。它應該也懂了我一次次的行為是不想要它了。倒數第二次,我把它扔在一個垃圾站旁邊,然後兩個月刻意避開那條路回家。以前扔它的兩次,它自己回來過。都是在村裡,遠的也就是村東頭扔到村西頭。這次我把它扔的那個垃圾點,是離我出租屋一公里的地方,還是直線的衚衕。它並沒有回來。我認為它認命了,它應該忘記我了。它就是一隻流浪狗的命。 它成了一隻把它放在哪就一直在哪的狗子。

直到兩個多月後的某一天,那天我幹了個很輕鬆,錢還不少的活。心情很好,急匆匆去網咖。忘記了不能路過這裡的原則。我心說,快速通過這裡,目不斜視騎行。它已經不在這了,它應該已經適應了和其他流浪狗一樣的活著了。

遠遠的看見好幾個小狗在那翻著垃圾,貌似沒有白色的狗,不是灰色的就是黑色的。很好,就在我快速騎過的時候,一隻灰色的狗抬起了頭。我意識到了什麼,那狗子跑向了我,我很憤怒的停下了車子,罵到滾開,我打死你之類的話。

它被我嚇壞了,怔怔的站在那望著我,我不敢與它對視。可當我騎上車子,它還是不遠不近的想跟著我。我哭了。那天,前面一個騎著自行車的男人,不遠處跟著一條髒兮兮的狗。自行車上的男人哭的像個傻子一樣,估計看到我的人,都會覺得這人是瘋子吧。我騎到出租屋,它呆呆的站在離屋門幾米遠的地方,就那樣靜靜的看著我,我知道這狗子它很愛我,可我是個接受不了被愛的瘋子。

我哭了很久,走出屋門,蹲下身子,把它抱到床上,它渾身散發著垃圾堆的味道,它或許吃在垃圾堆,睡在土堆上,它白色的毛都成了灰色的。我看到它哭了,眼淚順著它的眼角流了出來。我痛恨我自己,我變成了跟我父親一模一樣的人,而我以前卻從未感知到這一切。我把我父親對我的方式,全部的用在了一條狗子的身上。或許它是我媽媽之後第一個用靈魂在乎我的生命了。我卻傷它如此之深

那天我用溫水勉強幫它洗了洗身子,那應該是它第一次洗澡,它很不適應。那天后它和以前不同了,它會在半夜裡沒由來的狂叫。它竟然做噩夢了。那天晚上,我還沒睡著,它在我腳邊沉沉的睡去,聽著它的鼾聲,我想著我曾經的點點滴滴,突然,被子裡傳來它恐怖的嘶吼,還有撕扯被子的聲音,我趕忙起床開啟燈,它在被子裡各種翻滾著,我掀開被子,呼喚了它一聲,它才睜開眼,站起來,在床上走了幾步,才趴下繼續睡。

我開始跟它一起出去走走,它緊跟在我腳邊,跟別的狗不同。它很怕它的同類,別的狗子碰到同類就湊上去聞一聞,它是同類靠近它,它就豎起背毛,我查過,這是狗子極端恐懼才有的反應。豎起背毛,還阻止不了別的生物靠近,下一秒就會攻擊。有一次,一隻黑色的狗追著它要聞聞它,它圍著我的腳不停的轉,我覺得那黑狗欺負它,狠狠踢向那狗的嘴,被躲開了,我恨不得追上那狗,把它虐待致死。是我讓我的地瓜變的無法與正常的狗子一樣的。

它的有些反常還是讓我害怕了,我怕它咬到人。而我要為它的行為負責。我又一次想徹底扔了它。我盤算著把它送去鄰村,我三年兩年的也不會去到鄰村。

某一天,我在路邊等活,有人問我,狗還養著嗎?我說養著呢?不想養了,有想養狗的嗎?一個認識的人聽到了,過來說,不想養了?送我吧。我一個親戚在廠子裡上班,我送給他當看門狗去。我說行啊,不過狗子不大,普通的土狗。那邊沒要求吧。他說,這有啥要求,有個狗就行。看門當擺設。一拍即合,我活也不等了,立刻回家取狗。

開啟門,它撲上來,我摸了摸它。說給你找了個安身之處。然後找出個麻袋,它一看麻袋,就很抗拒的躲在牆角。我還是把它裝在麻袋裡,任它掙扎。心說,別怪我,我條件有限,去場門口當一條看門狗總比流浪狗強吧。最起碼到時有人喂。

到了市場,很多人湊上來,我說一隻土狗有啥好看的。那個說收養的人說,放出來,我看看什麼樣的。我放出來,狗子立馬嚇得到處跑,我說行嗎。他說行。

其實我並不相信他的話,我從不信任何人的話。只是就像他要幫我擺脫麻煩一樣。我又問他,你真有親戚在工廠上班?缺個看門狗?他說真的。我說養這麼久了,多少有點感情了。送到你親戚那,平時給口吃的別餓死就行。他說知道了

他說狗四處亂串,你還能抓住嗎?我說別人可能追不上它,我一喊準過來。我蹲下來,伸出兩個手,它徑直向我跑來,我抱起它,放進麻袋,交到那人手上。行了,給你了。然後也沒心情等活了,趕忙跑去網咖。玩到頭昏腦脹才回屋。

第二天去幹活,我才知道它的下場。它被那幫人殺了吃了。我強裝鎮靜的說到,不是說送去看門嗎,怎麼殺了吃肉了。那人笑到,別逗了,現在誰養狗看大門啊。

從那以後我很少理那幫人了,其實我知道錯不在他們,是我的錯。是我殺了它,他們只是動手的人。那人說,拿回去摔了十多下才死,以前抓到的狗摔幾下就死了,聽著那些我心如刀絞。我知道,它只是條狗,我為它與他們拼命是我傻,那不值得。只是我對那狗子有感情,他們沒有。而我也是殺死它的元凶。

那天,我回到屋裡,看到它吃東西的盤子,看到給它買的玩具,看到被它撕爛的被子,我狠抽了自己幾個耳光,放聲大哭,哭了半宿。我不配得到任何生命的愛與在乎。活了半輩子,我從未發自內心的說過對不起,而那晚,我一遍一遍的重複著,對不起,地瓜。地瓜,對不起。

我不該在不知道自己是個什麼東西的冬夜。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救了一條狗子。它如果死在那個冬夜裡,它應該不會那麼疼。那種靈魂的痛比死亡要難以接受的多,被最愛的人拋棄的那種疼。

我讓它愛上了我,又殘忍無情的拋棄了它。我成了個會殺人誅心的魔鬼。它只是只狗,它不會說話,不會表達。但不代表它只是個沒有靈魂的動物。我自詡為我是個善良的人的信念在那一天土崩瓦解,我不是一個真正善良的人。我甚至能聽到它在麻袋裡那種靈魂的吶喊,它在麻袋裡被人一次次重摔在地,它在問為什麼,為什麼要自以為是的救下它,為什麼人類的愛如此不堪一擊。

所有的感悟都是它離開這個世界後給我的,不是我救了它,而是它救贖了我。用它的生命和靈魂。我希望有來生,下輩子我來當狗,它來當人。把我對它的傷害都還給我。我一直知道我不適合和任何生命體產生情感的感覺竟然是非常正確的。

其實,我把狗子當成了我的孩子養了。我太容易產生深深的依戀感了,這是可貴而又非常危險的事。可貴的是35歲的我竟然有嬰兒對母親的那種最純粹最原始的愛。危險的是如果沒有深刻的自知力,就會做出非常殘忍和極端的行徑。

當那隻狗子去世後,我慶幸我是獨身,慶幸沒有為人父,它是一隻狗。它如果是個人,我在毫無意識中親手打造了一個幾乎一模一樣的我自己。這才是恐怖的事。

就像我的父親那樣。而我終將是超越他的存在。他一輩子活在內心的苦難與痛苦裡,而我是有希望脫離苦海,真正得到內心平靜與快樂的人。而一切都是都指引著我真正的認識這個世界。

一隻狗給了我很多很多,它不會說,但它就是教會了我什麼是愛,什麼是善良。讓我看清我自己是個什麼人,有多麼寶貴的優點與多麼可怕的缺陷。

我可以說什麼都沒經歷過,也可以說我經歷的太多太多了。從和那條狗相處以後,我給自己立下規矩。如果不愛,絕不靠近。其實那天我愛那隻狗嗎?我不愛,那時的我壓根不懂什麼是愛。那只是憐憫,而憐憫是人類最該死的情感。當一個人憐憫,他就自認為他是高高在上的了

那隻狗如果沒遇到我這可怕的人類,它會在思念它媽媽的味道里安詳的死去,甚至嘴角帶著幸福笑容。而我這個人類的自以為是,強制的讓它在這世界多受了好幾個月的鑽心之苦。動物的世界永遠比人類世界乾淨的多。那時它冬夜裡的哀嚎只是媽媽,媽媽那樣的呼喚,絕不是救救我,救救我的求救聲。而我的出現讓它認為我是愛它的,如它媽媽那樣愛它的。我給了它生的希望。

它把我當媽,我只把它當成一個低等生物,它是隻知道吃睡憑本能活著的動物。人類就是這樣的狂妄自大,所以這個世界永遠不缺苦難與悲劇。我不配得到這麼純潔的愛,我的靈魂已經被世俗所玷汙。

很多人沒有什麼是真正的愛這種意識,所以很多人的人生早已註定。什麼是真正的愛呢?就是我如果再養一隻狗,如果我做不到不為任何人和任何事所動,陪它走到它生命的終結或者我生命的終結。我永遠不會和它產生任何交集。這是真正的善良與愛。這同樣適用於人類

很多人盲目的步入婚姻,組成家庭,生下孩子。相當多的只是一時興起。妻子年輕,漂亮,溫柔時他愛,妻子醜了病了,出車禍殘疾了,想不開什麼事瘋了,他果斷不愛了。適用於老公,孩子。海枯石爛心不變沒有幾個人能做到。

而時刻認識他自己是能理解各種變化的方法。懂自己這個世界就再沒有不懂的事。真就是這樣。我也不過分自責了,那隻叫地瓜的狗本來可以安詳的死在那個冬夜,卻被我這個可笑的人類殘忍的拉住。讓它痛苦的煎熬了幾個月,然後被打死分屍的下場。這是我這輩子犯的罪過。

人死了肉體無所謂了,靈魂與意識還存不存在,去了哪。還真就不一定。退一萬步說,真的有另一個世界,我絕對是需要償還的。或許我認識到這一點比常人更早一些。也就是如果有一輩子,我會比大多數人要幸福一點。我犯的罪少一點。

我竟然用自己的人生感悟到眾生皆苦,眾生平等的道理。我理解了這世間一切苦難的前因後果。

去年夏天,路上遇到一隻被汽車壓斷雙腿,拖著兩條後腿爬行在路上的狗。換常人,太慘了,收留它吧。太可憐了。它並不可憐,那只是意外。死亡只是人們的不理解而人人恐懼。在狗眼裡,它遭遇意外,找個內心有安全感的地方。等待死神的擁抱,是很美好的事。而當有人收養它,給了它生的希望,給了它愛的希望,給了它有個家的希望。然後再無情的剝奪它的希望,那才是真正的可憐與殘忍。

前段時間,我的姐夫試圖救助一個流浪漢,姐姐問我對這事什麼看法。我說他們這是自尋煩惱。這個流浪漢他缺少一個溫暖的家,缺少媽媽對孩子那樣的愛,缺一個真正的母親,真正的父親。這些是他們能給予的嗎?如果不能,可憐,憐憫從不是善良。那是人性中的惡,最不被常人所覺察的惡。

我深受人性之惡傷害的人,直到傷害了另一個生命才能覺察。就是因為那個冬夜我自認為那隻狗好可憐,才是釀成它悲劇的原因。到現在我都不知道它從哪來的,或許是大狗生下它們兄妹好幾個,其他兄妹都有人暫時收養,而它實在找不到收養人了。這大狗的主人也不願意養兩隻狗,所以隨手把它扔到路邊,它才爬到一個三面有牆的下水道中

人類對同類都可以棄之敝履,何況對不同的物種了。其實這種人類對幼年狗的拋棄不會對幼狗造成多大的心理傷害。只是離開生母的不適感而已。所以很多小奶狗被領養後依然能活成一隻快樂的狗子。

而狗子長大後主人的拋棄會造成心理創傷。在長大狗子的眼裡,它的主人就是它的母親。而人為什麼能成為自然界僅次於神的存在?因為人的靈魂太聰明瞭

當一個嬰兒降生一天後,第二天就被扔在醫院,第三天就被好心人收養。中間沒餓著,沒凍著。這個孩子依然知道自己被拋棄了。人睜開眼的第一秒開始,就知道這個世界發生了什麼。人的大腦不聰明,靈魂聰明。聰明反被聰明誤,知道發生了什麼,對發生的事不理解就需要別人的講解。

養只大狗,生了小狗。主人把小狗都四處送人。大狗會因為思念它的孩子,悲傷幾天。然後依然是那個深愛它主人的狗。狗能理解人類的行為。真正的理解。這換人類,誰生了孩子,不想養了。送到別的人家收養。絕對會換來母親一輩子的仇恨,還有孩子的仇恨。

不是拿人與狗比,精神世界裡。其他動物的愛更純粹。更純粹能帶來真正的快樂。常人意識裡,活人與死人的唯一不同就是感知。如果無知無覺,活著與死去也就沒有什麼意義了。

又說偏了,以上就是一隻狗帶給我的感悟。遇到過一隻狗,看清了自己很多。我得到了很多。遇到它是我的幸運,是它的不幸。不過它內心純粹的愛意真的能抵擋一切的苦難與傷害。它到死也不恨我,它只是瞧不起我這個人類而已。

等條件成熟時,我穩定時。養只狗足夠我活過這一生。那時我也能接受愛和給予愛了。人生也就足夠圓滿了。

很多人養狗說毛孩子,其實狗子就是人生初期的真孩子。每個人曾經對父母的愛就和狗對主人的愛一樣。現實不是孩子辜負了父母的愛,是很多父母辜負了孩子對他們的愛。我沒談過戀愛,沒結過婚,沒有過孩子,但我感覺我當過一回父母,就是這麼奇葩。

人是分陣營的,他還未婚未育。他會站在孩子的角度看問題。他為人父母了,他就會站在父母的角度看世界。其實都有問題。因為人性自帶的自私基因。懂真正的自己才能看清所謂的問題。當真懂自己了,也就不存在問題了。一切都是合理的,正常的。

我太能囉嗦了,暫時到此為止了。打字很累的,尤其是這種毫無目的性的打字更累。以前我很少哭,現在我看個電影橋段,聽到句觸動內心的話。就容易感動落淚。或許淚水真的是洗刷靈魂的工具。

或許佈滿灰塵的內心或者靈魂,最終能在眼淚中變的純潔與輕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