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因必有果,王二的一生驗證了沒有無緣無故的果

在清朝的時候,我們這當地有這麼兩個人,一個姓張,一個姓王。張本是大戶人家的老爺,而王卻是一位憨厚的打工人。說著二人本不應該有所交集,但是王二卻是我們當地的能工巧匠,而張老爺家中總會有需要工匠的地方,一來二去,發現王二幹活不錯,覺得為人憨厚,就聊了起來,一來二去的兩人熟識了,因為在哪個年代擁有一技之長的人都會被尊重。

有一年,張老爺家中落了難,準備全家要到外地避難,過了風頭再回來,臨走的時候有一批貨物帶不走,就想起了憨厚的王二,於是把王二叫到家中。

百因必有果,王二的一生驗證了沒有無緣無故的果

“王二兄弟,我們關係還算不錯,你來我家幹活,我哪次都會多給你一些,今天我有一事相求,希望你能答應我。”張老爺誠懇地說道。

王二誠惶誠恐地道:“張老爺,您有事情儘管說,我能辦的一定辦,不能辦的我想辦法幫您辦。”

張老爺說道:“兄弟,不是什麼大事,我們全家要外出一趟,有一批留存的好酒,怕家裡的護院之人偷喝,想放到你家中保管,不知你意下如何。”

王二聽後笑著說道:“這點小事,張老爺您放心,我一定等你回來,原封不動地還給你。”

就這樣,張老爺把十壇封好的酒罈讓人送到王二家。王二把這些酒罈擺到西屋的空房中,平時用鎖鎖著。



一晃,張老爺一家走了三個月,家中的已經沒有什麼護院之人了,杳無音信。

王二就想起了張老爺寄存的好酒,打算去看一看,聞一聞酒的香味。開啟房門,看那十個大罈子都用牛皮紙封口,並都貼上了一張紅紙,上面寫著“酒”字。

王二趴在罈子邊上聞了聞,發現也沒有什麼味道。想著是不是封得太嚴實了,聞不到呀,他就推了推罈子,晃動中並沒有什麼聲音,他這下好奇了,究竟是什麼好酒能如此,索性就拆開一罈。

百因必有果,王二的一生驗證了沒有無緣無故的果

這剛一開啟就看到白花花的銀子,這哪裡是酒,這是錢啊。他把所有的罈子都打開了,看著這十罈子白銀,王二動心了,他想到了一個妙計,張老爺不是說存放在我這裡的是酒嗎?我就給他裝上酒,等他回來再還給他。

王二把白銀轉移了,藏在了自己家中。又過了幾個月,王二以為張老爺回不來了,打算花錢的時候,張老爺的信來了,王二沒敢花那筆錢,而是等到張老爺回來再作打算。終於快過年的時候,張老爺回來了,但是回來的只有他一人, 回到家中準備聯絡王二,沒想到王二一直盯著他呢,他一進家門,王二就帶著人把酒給送回來了。


等王二走後,張老爺開啟一看,心涼了半截,白銀變成了白酒。張老爺明白了,自己一生的積蓄都為王二做了嫁衣,到衙門去告他,又沒有證據,真的是越想越氣,越想越難過,家道中落,避難的委屈湧上心頭,急火攻心之下病倒了,沒幾天就撒手人寰了。


百因必有果,王二的一生驗證了沒有無緣無故的果


幾天後,張老爺故去的訊息傳了出來,王二放心了,用張老爺的錢置辦起了家業,又娶了幾個小妾,過上了愜意的生活,但是卻一直沒有孩子來繼承家業,他的妻子一直沒有生育。


娶了幾個小妾也是一直沒有孩子,終於有一天,他的一個小妾有了身孕,可把王二高興壞了,這家業終於要有人來繼承了,他日盼夜盤希望是個兒子,終於到了臨近出生的那一天。


那天午睡的時候,王二突然做了個奇怪的夢,他在房間喝著茶,有人伺候著,然後門突然開了,外面走進來一個人,仔細一瞧,竟是張老爺。夢中那張老爺笑呵呵地對王二說:“我來討債了。”王二猛然驚醒,一身的冷汗。


正要喝口茶壓壓驚,這時門傳突然傳來喊聲:“恭喜老爺,賀喜老爺,二奶奶生了個大胖小子。”


本是一件十分高興的事情,因為那個夢,王二渾身不自在,總覺得夢與他兒子有聯絡。雖過去看了看,但是卻對這個兒子心存芥蒂,可這個兒子卻出奇地孝順,並十分聰明。


李老二雖有芥蒂,但是仍然為孩子請先生教他學習,這孩子也是爭氣,學東西很快,對新鮮事物充滿著好奇心,七歲就能作詩,教他的先生都稱讚其有大才,說他將來一定能考取功名。


一語成讖,先生的話應驗了,在孩子十六歲就通過鄉試中了舉人,十八歲那年準備進京趕考,一下就中了探花,被封了一個八品官。


王二高興壞了,這麼多年他早已忘記了那個夢,大宴賓客,為兒子慶祝。而其中有一位賓客在宴席過後找到了王二,對其說:“我看您兒子才高八斗,當個八品怪有些屈才了,要不要買個大一點的官,我可以給你引薦一番。”王二一聽心想:“還可以這樣?我兒子確實優秀,但是這種買官的事情真的穩妥嗎?”王二不動聲色地問道:“穩妥嗎?價格幾何?”那人道:“王兄,我只是個介紹人,但是那位可是丞相,您有興趣我可以幫忙聯絡一下。”


百因必有果,王二的一生驗證了沒有無緣無故的果

王二答應了,花了大價錢給那位丞相,幾個月後兒子果然被提拔了,成為了大理寺少卿,王二又是一番慶祝,這工作有了,就該琢磨娶妻生子,延續香火的事情了。王二沒少給兒子保媒拉縴,可是兒子一個也不同意,偏偏相中了太子少傅的女兒,王二想著這是強強聯手,就花了重金去送禮,請媒人,終於女方同意了,但是要了一大筆彩禮,王二賣了不少的家業終於把事情辦穩妥了。


迎親的日子定下了,一天天的臨近,王二高興的不得了,明天就到日子了,王二午飯的時候喝了幾杯酒,躺在床上就睡著了。十八年前的那個夢又出現了,張老爺笑呵呵地說:“你欠我的債,我總算要回來了,整整十八年啊,你知道我這些年怎麼過來的麼?”“行了,你也說不出話來,兩清了,我走了。”


王二一個激靈,醒了。又要喝口茶壓壓驚,卻不料摸到是酒,剛入口就聽到外面有人大喊,“不好了,不好了,老爺,少爺病了,快去看看。”還沒來得及下嚥,一口酒噴了出來,王二害怕了,跑到了兒子的房間一看,發現寶貝兒子已經走了,王二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哭了起來。

“張老爺我錯了啊,我千不該萬不該辜負您的信任。”眾人都懵了,不明白老爺這是怎麼了,兒子故去沒多久,王二的錢也花幹了,只剩下那間還未發跡時的老房子,一家人住在那裡,幾個年輕的小妾都跑了,正妻早以故去,二奶奶也因兒子的離去,悲痛不已,病病殃殃的。


百因必有果,王二的一生驗證了沒有無緣無故的果


從此王二變得也不正常了,每天上街乞討,逢人就說他與張老爺的事情,勸人向善,百因必有果。可眾人卻都以為王二是瘋了。


本文由悸心原創,歡迎關注,看更多靈異故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