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你的孩子寄人籬下

不到迫不得已,不要讓你正在上學的孩子寄宿在親戚家,不管有多親,除非你家很有錢,至少比你親戚有錢。

我從初中開始生病,偏偏我初中就開始住校,一日三餐的餐票共4元,早餐吃炒粉(無肉),正餐吃大鍋的水煮青菜和丁點肥肉,集體沖涼房,洗澡跟打仗似的,十幾個人住一間宿舍,最怕半夜內急,因為要去1樓的盡頭上廁所,當時還是很陰暗的電燈泡。最慘的是,宿舍沒有風扇!初中那三年,我就停止了生長,還瘦了8斤。

後來考高中,為了改善生活環境和伙食,我媽讓考到大姨家附近的中學,到時候可以寄宿我大姨家,我大姨家的房子很大,人少。而且我大姨的大伯哥的兒子,讀高中也是住在她家的,直到畢業才搬走。我媽就想,她姐姐都樂意收留大伯哥的兒子,那妹妹的女兒總不能虧待吧?她們姐妹情深,而且我住進去,我父母會承包大姨全家的大米和花生油,以前大姨的大伯哥頂多逢年過節送點禮品。

第一天搬進大姨家,大姨當著我爸的面對我說:以後不用你做家務,你好好讀書就行。我信了,因為我大姨兩夫妻那時候已經退休,又還沒有孫兒,很清閒。

我大姨的小兒子當時在外市讀大學,長假才回來,她的大女兒和女婿,從拍拖到婚後都是住在孃家。我和姐姐、姐夫的臥室在三樓,兩個房間挨著,大姨兩夫妻睡在二樓。不管我有沒有在睡覺,姐姐和姐夫進出房門的關門聲都從不顧慮,“啪”一聲把我吵醒,我也不敢吭聲,畢竟我是寄人籬下。但是我關門時都小心翼翼的。有一天中午姐夫他們先起床出門了我才起床上學,下到二樓,大姨攔住我說:你下次關門能不能不要那麼大聲,你姐姐和姐夫還在睡覺。我小聲說:那是姐夫……我記得當時大姨臉色不太高興但是也沒說什麼。

我在書包掛了個小鈴鐺,有一次下樓梯時又被大姨攔住指著我書包說:你這個東西太吵了!她說完,我就當著她面取下鈴鐺,我明白我寄人籬下,主人家不喜歡的東西我就應該放棄。

我在大姨家住了三年,只打爛過一個調羹,當時我都嚇得膽戰心驚。大姨夫說開飯了,我馬上去端菜、盛飯、擺筷子,等大姨和大姨夫出來看到飯桌,又要重新擺一遍,每一碟菜要推到姐姐和姐夫面前,他們兩差點沒位置放碗筷了,我前面倒是一大片空地,每次夾菜都伸長手,大姨對我說:站起來夾夾菜吧。

後來姐姐生了個女兒,因為風俗問題,不能在孃家坐月子,那一個月,姐姐就只好委屈住進姐夫的單位宿舍,大姨天天跑過去伺候女兒,留下大姨夫煮飯(即使大姨在家,大多數時候都大姨夫下廚的),那時候我確實不懂事,晚上吃完飯就去學校上晚自習了,而且大姨跟我爸說過不用我做家務的。

後來大姨就罵我不懂事,說我不幫大姨夫洗碗。其實所有事情只要他們說一次,我就會去做的,但是他們第一次就是責備。

只要大姨說沒米了沒油了,我就會打電話叫我爸送過來。

有件事又委屈又搞笑,自從姐姐搬走後,大姨兩公婆即使夏天都不見得天天洗衣服(我們這裡天天要洗澡的),就是他們洗澡換出來的衣服會囤在洗衣機,第一次我不知道,等第二天我要穿校服時,才知道前一天的髒衣服還在洗衣機沒洗,那我想兩天換下來的衣服該洗了吧,沒想到第三天還是沒洗。姐姐的女兒滿月也是在姐夫單位宿舍慶祝的,我媽也來賀了,等我媽走後,我大姨夫當著他親家的面罵我:真是懶死了,不洗碗,連自己的衣服都不洗!我大姨也幫著罵。那時候我讀高二。

我也是在姐姐坐月子的時候才知道我大姨不是天天洗衣服的啊,才知道我這個外人是不可以單獨用洗衣機,大姨說一個人的衣服太少,洗這麼少的衣服,洗衣機會很容易壞的,但是我表姐上夜班第二天早上回來,她一個人的衣服是可以用洗衣機的,總之他們的衣服不需要用洗衣機時,我的衣服必須手洗。其實我剛來他們家時就是手洗衣服的,後來姐姐說可以用洗衣機的,而且洗衣機脫水了容易晒乾。

我大姨和她女兒時不時會暗鬥,兩母女鬥氣了,我大姨會拿我出氣,特別是我大姨要照顧調皮的外孫女後,脾氣更暴躁了。有一次我接到姐姐打回來的電話,然後複述給大姨:姐姐說不回來吃飯了。結果我大姨馬上教育我:以後要說不吃飯,不能說姐姐不想吃飯!我小聲解釋:我說的是不回來吃,我沒說不想吃……當時大姨臉色有點尷尬。

有一次,飯菜都煮好了,姐姐和姐夫還沒回來,我又等著吃飯去上學。然後姐姐電話回來說不吃了,我大姨放下電話就在那裡罵:不回來吃又不早說!然後大姨叫我先吃,我跟我大姨說把菜放在鍋裡保溫,我夾到碗裡端出來吃,這樣後面的人吃飯時菜就不冷了。大姨還在氣頭上,就吼我:我叫你去端菜啊!

後來,經常因為要等姐姐和姐夫吃飯,結果我上學都遲到了。於是我下午放學後就留在學校飯堂吃晚餐,然後直接上晚自習。晚自習下課後回到家就洗澡睡覺。大姨有時候會有點遺憾地說:自從你去學校吃晚餐,就沒機會喝老火湯了。其實我根本不在乎她這碗湯。有一天晚上回到家,正準備上樓洗澡,大姨關心地說:廚房還有糖水,快去喝吧!我就去盛了一碗湯,從廚房端著一碗糖水出來,還沒喝上一口,我大姨說:快幫你姐夫換把手,他都牽了一個晚上了。(姐夫的女兒正在學走路,大姨叫我代替姐夫牽她外孫女,讓姐夫休息),結果姐夫都看不下去了,他對我說:不用不用,你快喝糖水吧!我忍住了眼淚喝完這碗糖水,從此大姨再叫我喝湯,我都不喝了

我高三那年,表弟(大姨和我媽的弟弟的兒子)也要住進來,大姨雖然不樂意,但是不好拒絕,大姨的小兒子常年不在家,表弟住進他的房間,我舅舅每個月給錢我大姨,給多少我不知道,但是我表弟是個奇葩,我大姨看在錢的份上,死忍。每次開飯,我要去端菜盛飯,表弟就是個小少爺,飯菜上齊了才上桌。表弟洗澡要半個小時。大姨就哇哇大叫,但是隻敢對著我吼:自從你們兩個來了,我家不知要浪費幾噸水

我有一個初中同學,是個古惑仔,但是硬要認我做乾姐姐,我們同一天生日,我比他大一整歲,我沒理他。有一次我搭車回家,他居然尾隨我,所以知道我家住址。

高中後大家就沒見面了,學校要登記學生的聯絡電話,我都是寫我家裡的號碼,即使我住在大姨家,我從未把她家電話號碼向老師和同學透露。突然,有一天我那個古惑仔同學居然打到我姨媽家來,我嚇了一跳,我大姨一看來電顯示是外省的,就破口大罵:你怎麼把我家號碼告訴別人?還是長途電話,等你大姨夫交話費知道了就罵死你!我說我沒有告訴任何人,我真不知道他怎麼查到的,而且接電話是不用收費的吧?大姨繼續找藉口罵:你看一地都是頭髮,都是你掉的!我說:大姨,長頭髮不是我的,我短頭髮…….總之,大姨惱羞成怒,狠狠地瞪著我。

後面我只能求助我媽幫我解釋,她知道我為人,她也知道我有了住校的打算,她說尊重我的選擇。那個時候已經是高三最後一個學期了,當時的高中宿舍有風扇,飯堂吃的也比初中的好多了,但是我去我們班女生宿舍轉了一圈後,我咬咬牙說:還是住大姨家吧!

後來我考上大學,也算是國家重點院校吧,我大姨對我的態度又180度的改善,還在我睡了三年的房間門貼上三個字:狀元房!然後我表弟被趕到這個房間睡,表弟就吵著買空調,我舅馬上買了空調送過去安裝。那個房間西晒,三年了我都這麼熬過來的,但是我表弟可不願意只吹風扇,不但裝了空調,我舅舅還會額外承擔電費。我家沒錢,我不敢要求。

我從高中就開始做選擇題,住校和寄人籬下,我選擇了後者;物質生活和精神生活,我選擇了前者。我知道,如果我繼續住宿,人多吵鬧,我會睡不好,會影響我學習影響我考什麼大學。凡事有得有失,我高中時就知道要權衡利弊,知道有些事情要隱忍。我不恨我大姨,但是也不會因為當年借宿她家而感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