偵探故事:度假村疑雲(短篇偵探故事)

1.凶案

兩男兩女相約去一個叫“如歸山莊”的地方度假。

錢森和孫小美來這裡,主要是為了分手前最後一次旅行。

錢森擔心孫小美到時候情緒失控,就請好友鄭文浩一同前往,而鄭文浩則帶上了他的女朋友田媛。

這天傍晚,四人趕到了“如歸山莊”。安頓下來後,錢森發現這個山莊有些奇怪。客房是很古老的小木屋,都是獨立建造的,每座木屋下面都壘著土堆,感覺有點像墳塋。

這裡的服務員都是男的,其中有個獨眼,有個跛子,還有一個在給他們登記的時候,錢森注意到,他除了臉部嚴重燒傷外,右手居然有六根手指。

他們四人登記了兩個房間,鄭文浩和田媛住7號,錢森和孫小美住8號。

跛足服務員看著孫小美進了房間之後,對磨磨蹭蹭不願進屋的錢森道:“又是一對吵架的情侶,真是巧。”

原來,半年前,8號房發生了一起凶案,一對情侶好像是鬧分手,結果女的把男的給殺了!

錢森一下惱怒起來:“你明知這個木屋發生過凶案,為什麼還把我們安排到這間?我要退房!”

跛足服務員翻起了白眼:“這可不關我的事,是你那女朋友點名要住這間的……”

正說著,屋裡突然傳來孫小美的聲音:“錢森,怎麼還不進來,你在和誰說話?”

錢森強壓心頭的怒火,瞪了服務員一眼,悻悻地進屋。

屋內,孫小美正坐在床沿上,用水果刀削梨。

“今晚我們吃梨,分著吃。過了今晚,我們就分手。”孫小美定定地看著錢森說。錢森覺得,她的眼神有些不尋常。

錢森和孫小美當初一見鍾情,剛開始,戀情開始進展得很順利。可是漸漸地,錢森發現孫小美的性情有些古怪,這讓他有了分手的想法。終於,這次麗山出差回來,他向孫小美提出了分手,而孫小美則要求來如歸山莊,進行最後一次旅行。

“聽說,這裡死過人,一個男的殺了一個女的。”錢森故意把事情反過來說,這是一種心理戰術。

孫小美說:“你弄反了,刀在那女的手上,男的怎麼有機會殺她呢?”錢森一下不作聲了。孫小美絮絮叨叨地訴說起他們往日的恩愛,可錢森一句話也聽不進去。

最後,孫小美似乎說累了,把削了一半的梨丟到地板上,然後把刀塞在枕頭底下:“算了,說這些沒勁。不吃了,睡吧。”

她摁滅了燈,房間陷入了黑暗。

錢森和衣對著她的背躺下,睡意全無。孫小美髮出了輕微的鼾聲。錢森剛剛拿起手機,手機忽然震動起來。他抓起手機走進衛生間,並迅速反鎖了門。

“喂,你找誰?”他壓低聲音問。

“你好,我是帶你們到房間的服務員。”對方的聲音猶猶豫豫的。

“有什麼事嗎?”

“是這樣的,跟你一起的那個女的,她似乎之前住過我們店……”

錢森心裡“咯噔”一下!恰在這時,外面響起了叩門聲。

孫小美目無表情地站在門外,她說:“忘了提醒你,今晚,你最好不要離開這個房間。”

錢森問:“為什麼?”

孫小美乾笑了兩聲說:“我是關心你才這麼說。今晚,不論你看到什麼,或是聽到什麼,都要相信這一點……”

錢森覺得她的腦子似乎有點問題了。他走到床邊,倒頭就睡。

他一直在提防那把水果刀。

2.隱情

田媛有些心緒不寧,鄭文浩早已睡去,她仍靠在床頭看著無聊的電視節目。過了一會兒,她拿出手機,給錢森發了一條簡訊:今晚什麼情況?

麗山之行,讓錢森和田媛走到了一起,這也是錢森和孫小美分手的另一個重要原因。當然,這些事都是瞞著孫小美和鄭文浩的。

現在的錢森,瘋狂地迷戀著田媛,這次來“如歸山莊”,他請老同學鄭文浩陪同,其實是想請田媛前來,同時在她面前證明自己和孫小美分手的決心。

錢森一直沒回簡訊,田媛編好第二條簡訊,正準備傳送,想了想又放棄了。她有些煩亂地披衣起床,推門走了出去。

夜色悽迷,她一眼望向錢森所住的8號木屋,不禁嚇了一跳!只見木屋前直撅撅地立著兩個人,一個拿著紅蠟燭,一個舉著白燈籠,搖曳的光線映在他們臉上,赫然是獨眼和六指。他們中間還立著個半人高的紙人。

“你們在幹什麼?”田媛壯起膽問。兩個人正閉眼唸叨著什麼,聽到田媛的聲音後齊齊扭過頭來。田媛看到他們一臉不快。

六指本來想說什麼,獨眼制止了他。收拾東西準備離開的時候,獨眼說:“姑娘,其實,我們是在幫你們。有的東西心誠則靈,現在這事已經被你攪黃了,多說無益,你好自為之吧!”

他們的身影逐漸消失在夜色中。田媛忽然感到有些害怕,她想去找錢森,又覺得不妥,就返回了自己房間。

鄭文浩居然陰著臉坐在床上。兩人閒聊了兩句,鄭文浩突然道:“田媛,我們分手吧。”

“你說什麼?”田媛驚訝地望著他。她沒想到他先提出了這事。

鄭文浩像洩了氣的皮球,聲音沮喪地說:“田媛,我只想回到以前的生活,不要傷害我……過了今晚,我們就分手……”

“你是不是發現了什麼?”這次換作田媛發問了。

鄭文浩吞了口唾沫:“這次麗江之行,我發現……”他突然頓住,目光落在田媛的手上。

田媛的手機指示燈正急促地閃爍著。她開啟手機,一連串的簡訊躍進眼簾:

我殺人了!

3.殺人夜

8號房間裡,孫小美的屍體躺在床邊的地上,胸前插著那把水果刀。屋裡東西凌亂,顯然剛才這裡發生過爭鬥。

錢森聲音顫抖地向田媛和鄭文浩敘述了事情的經過。

十多分鐘前,孫小美向錢森提起了她曾經經歷的那段感情。她說那個男人開始對她很好,後來拋棄了她——就像錢森一樣。

“你聽說過這樣一個傳說嗎?據說,要想留住心上人的魂,有一種方法,那就是,帶他來如歸山莊。”孫小美說。

“你的前男友現在在哪裡?”錢森不理會她的瘋話,他只想證明一件事。

孫小美悽然地笑笑說:“死了。錢森,只要能夠留住你,什麼辦法我都可以試一試……”她居然從枕頭底下摸出了那把水果刀!

錢森明白了,他突然撲上去奪刀。孫小美的力氣大得嚇人,一反手,刀子劃破錢森的衣襟。她的眼睛中充斥著絕望和憤怒,錢森畢竟是男人,他再度發力,抓起她的手腕,猛地把刀刺進了她的胸口。孫小美軟軟地倒了下去。

此時,錢森還沒從剛才的恐懼中擺脫出來。他說:“情況就是這樣,即使我不殺她,她也一定會殺了我!我懷疑,她就是那個凶手……”

他把半年前發生在這裡的那起凶殺案告訴了田媛和鄭文浩。正在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一陣敲門聲,聽聲音居然是早上那名服務員!

“是這樣的,孫小姐下午來的時候說過,要我晚上十二點過來一趟……你請她出來一下好嗎?”

錢森竭力讓自己保持鎮定:“剛才我們吵了幾句,她跑出去了,我正準備出去找她呢……這裡沒你什麼事了,你休息吧……”

錢森一邊說著,一邊把孫小美的屍體往床底下塞。然而,他的手突然停了一下,他在床底下摸到了一個冰涼的東西。他愣了愣,把它揣進了兜裡。

夜深了,錢森揹著孫小美的屍體行走在山道上,田媛和鄭文浩隨行,他們計劃一起去拋屍。拋屍的地點選在對面的狼牙山。爬上一個小山丘後,三人看到一個門,白色浮雕牌坊上刻著“平安公墓”四個字。

“穿過這個公墓,後面有個山崖,我們可以把屍體從那裡扔下去。”鄭文浩提議。

他們走進公墓,繼續朝前走。繞過焚燒區後,三人同時站住了。在這裡,他們居然遇到了“如歸山莊”那兩個殘疾服務員,一個獨眼,一個六指!此時,他們拿著白燈籠和壽衣,慘白的月光映在臉上,如同鬼魅一般。

六指的臉上肌肉抽動:“你們……來送屍體?”

三人慘叫一聲,奪路而逃!

4.誰是凶手

錢森揹著孫小美的屍體跑出老遠,這才發現,他和鄭文浩、田媛已經跑散了。

他放下屍體,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剛才,他在8號木屋床底下找到了一隻心形的吊墜,而那是田媛的!而且,田媛的前男友也是在一次意外中喪生的。

難道……

“你在看什麼?”突然,背後傳來一個聲音道,嚇了錢森一跳。

錢森回頭一看,是鄭文浩。

“田媛以前來過‘如歸山莊’,而且也住過8號木屋,對不對?”

錢森把那隻吊墜遞到鄭文浩面前,急切地道:“文浩,我懷疑,田媛可能和那起凶案有關,我在8號木屋床底下發現了她的東西……”

鄭文浩一腳踹在錢森身上,然後撲上去就是一陣拳打腳踢:“你居然認識田媛的貼身物品!原來她喜歡的那個人就是你!敢搶我女朋友,錢森,你他媽算什麼好兄弟?”

田媛去了麗山之後,鄭文浩在家裡發現了她的日記。日記裡說,她喜歡上了單位一個同事,對鄭文浩已經沒有感覺,但她沒寫出這個同事的名字。但是鄭文浩沒想到,這個人居然是錢森。

錢森趔趄地站起來,用手背擦乾嘴角的血:“對!我是喜歡上了田媛,可這已經不重要了!現在我懷疑,田媛才是半年前殺死愛人的那個歹毒的女人……”

鄭文浩面露尷尬之色:“錢森,田媛不是凶手。一個月前,我也帶田媛來過‘如歸山莊’度假,而且,住的也是8號木屋……”

“什麼?”錢森更加疑惑了。

“據說,8號木屋有種魔力。只要訂製了他們的服務,就可以留住逝去的愛情,”鄭文浩嘆了一口氣,“一個月前,我和田媛的戀情出現了危機,所以我帶她來了這裡,可她還不是移情別戀了……”

錢森心頭一緊:“難道孫小美帶我來這裡,也是這個目的?那8號木屋的凶殺案是怎麼回事?”

“先別管這個了。”鄭文浩說,“我們趕緊找到田媛,我擔心她會遭到不測!”

兩人把孫小美的屍體藏進附近的草叢。隨後,一前一後,循著來路焦急地尋找起田媛來。

有那麼一兩次,鄭文浩看著前面這個橫刀奪愛的男人,內心隱隱產生一種衝動,想把他從這個山道上推下去……

5.吊墜

田媛站在黑黢黢的林子裡,又後悔又害怕。今晚,錢森因為自己殺了人,這是她始料未及的。

在麗江的那天晚上,她喝多了,和錢森也聊得比較多。當時,她把掛在胸前的吊墜從領子裡取出來給錢森看。

“這是我前男友送給我的。”田媛輕描淡寫地說,“那個男人都死了大半年了,不過,這東西我一直捨不得扔。”

“他是怎麼死的?”錢森問。

“在一次意外中死的。那天,我們吵了架,當天晚上他就死了。後來我才知道,他揹著我喜歡上了別的女人。”

她說的是事實。那個雨夜,她和那個男友吵架後,男友跑了出去,結果被貨車撞飛了。在檢查他的手機時,田媛才知道,原來他是想去見另一個女人。

田媛還說,她並不喜歡鄭文浩,但失戀後的自己實在是太痛苦了……錢森本就暗戀田媛已久,於是趁機大膽表白,並說回去就和孫小美分手。

田媛的確暗戀著公司一名同事,但卻不是膽小多疑的錢森。面對錢森熾烈的愛,出於虛榮心作祟,田媛竟然沒有拒絕。

此刻的田媛心亂如麻,站在林子裡四下張望,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走。就在這時,她看到一團微光向她靠過來,並伴隨著低聲的交談。

“今晚可能真的出事了……你說,我們這樣做,會不會承擔什麼責任?”說話的竟然是“如歸山莊”的跛足服務員。

“你怕什麼,人又不是你殺的!”說話的是獨眼。

田媛聽出來了,今晚的事,可能是他們搗的鬼。她正想著如何逃離這裡,就聽六指說:“要我說,這個山莊本來就邪氣,不死人,難道要我們失業……咦,誰在那裡?”

他似乎發現了田媛!田媛心裡一驚,拔腿就跑。慌不擇路間,她徑直衝出了林子。

6.傳說

第二天,有人在狼牙山附近發現了兩具屍體,後經“如歸山莊”的服務員指認,兩個都是山莊昨天來的遊客。一個叫孫小美,一個叫田媛。

孫小美是被人殺死的,而田媛,應該是不慎掉落懸崖摔死的,在她的手機裡,有一條尚在編輯中的簡訊,內容為:錢森,不要和她分手了,看得出她很愛你。我是和你開玩笑的,對不起。

這是一條沒有發出去的簡訊,編輯時間是在孫小美被殺前。

在田媛的屍體周圍,警方還勘察到了兩個男子的腳印。這兩組腳印十分凌亂,還有身體滾跌的痕跡,像是發生過打鬥。

根據山莊服務員的證詞,這兩個人可能是和兩名女死者同來山莊的男子。目前,警方正全力尋找兩人的下落。

關於“如歸山莊”,的確發生過一件鮮為人知的事,但和錢森聽說的凶殺案無關。山莊正對著對面狼牙山頭的“平安公墓”,據說陰氣很重,所以這裡的每座木屋下都壘著高高的土堆,說是為了抬高陽氣。

山莊裡那三個殘疾服務員,原本是被政府安置到對面“平安公墓”工作的。後來,山莊的老闆為了挽救山莊的生意,鎮住山莊的“陰氣”,花錢把他們請到山莊來做兼職。所以每到晚上,這三個服務員就會回到公墓裡去值班巡邏。

半年前,一對男女來山莊度假,住進了8號木屋。當晚,他們因為一點小事發生口角,後來男的心臟病犯了,一口氣上不來,死了。

男的死後,女的追悔莫及,哭著不願離開屋子,也不準任何人動他的屍體。山莊裡三個殘疾服務員一合計,想到一個安慰女人的主意:替死者招魂。

獨眼服務員和六指服務員重操老本行,他們準備了一個紙人,入夜時分,對著木屋唸唸有詞。然後,奇蹟出現了,那個男的居然慢慢甦醒過來了!

事後,有人認為這是醫學上所說的“假死”現象。山莊老闆卻以此做起文章來,說只要誠心誠意,來“如歸山莊”訂製他們的服務,就可以挽回逝去的愛情。

兩天前,孫小美獨自一人來到“如歸山莊”,三個服務員接待了她。孫小美訂製了他們所謂的“歸愛服務”。

“這個法子靈嗎?”孫小美問起負責“歸愛服務”的獨眼和六指。

“姑娘,有的東西心誠則靈。世間的很多事情,包括愛情,只要你足夠相信,不拋棄不放棄,奇蹟就會發生!”獨眼說。

“我的男朋友膽子小,疑心病重。居然和我提分手,真是氣死我了。我是不會和他分手的。這樣,我想嚇嚇他,來個“雙管齊下”,只要他不離開我就成。我要你們配合我編個故事,我就不信他不怕死。他要真不怕死,我就死給他看!”孫小美說。

就這樣,四個人的故事開始了。

喜歡的朋友幫忙點個贊,幫忙轉發一下!

點選上方藍色按鈕,關注我!更多精彩故事內容持續更新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