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說家裡幾個患癌的親人(二)

前面寫了患直腸癌的姥爺癌症治癒,88歲高齡才離世,離世原因是心衰,其實就是正常衰老了壽終正寢,這不是一個傷心的故事,可家裡第二個同樣患腸癌的親人,卻讓人現在回想起來仍唏噓不已。

說說家裡幾個患癌的親人(二)

四年前的國慶長假,我們一家三口陪媽媽去了南京小姨家,媽媽就這一個妹妹,姐妹情深,小姨正好剛裝修完房子搬了新家,我們還沒去過,正好帶孩子一起去玩玩。

姨父自年輕起就是一個能幹的人,早早就帶著小姨離開了我們這個山溝去沿海闖蕩,雖然沒有闖出來大富大貴,卻也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生活還是富足的。姨父做的一手好菜,平時家裡都是他掌勺,原來逢年過節我們這個大家庭聚會,大菜也都是他的作品。這次到了南京,姨父還是做了滿桌子的好菜歡迎我們。

說說家裡幾個患癌的親人(二)

可能因為家裡來了客人,姨父並沒有表現出來一絲病態,我們幾天也玩的很開心,每天回來都能吃到他的拿手好菜。可誰知道,這竟然成了我們看到的姨父的最後的正常時光,再見面時已經是無語哽咽……

兩個月後的一天,媽媽接到了小姨的電話,說生拉硬扯拽著姨父去了醫院體檢,發現肝上有問題,考慮腫瘤。原來我們從南京回來以後,姨父的身體便漸漸不支,經常感冒,後面還厭食噁心,他自己比較逃避不敢去醫院檢查,家人想盡了辦法才把他騙到了醫院。

說說家裡幾個患癌的親人(二)

沒幾天後,小姨又來了電話,經過穿刺探查發現不是肝臟原發腫瘤,後面腸鏡確診了原發病灶在結腸,結腸癌肝轉移,已經到了晚期。突然之間,人就到了癌症晚期,小姨說,確診當天,姨父就想著馬上住院手術把腫瘤先切了,因為我們大家是看著姥爺直腸癌手術治癒的,所以他也想馬上切了就好了。可是老天爺沒有給他這個機會,因為肝臟瀰漫性轉移,他當時沒有直接手術的機會了。

說說家裡幾個患癌的親人(二)

接下來,密集的電話溝通,小姨說一家人已經研究決定了保守治療,也就是吃中藥治療,不放化療不手術。我還電話溝通過是否考慮靶向治療,也被否定了。我搜索了大量的資料,看結腸癌肝轉移是否還有救,看下來也不是完全沒有希望,可以嘗試先化療縮小病灶再看有沒有手術機會,腸癌肝轉的規範治療後五年生存率還是不算低的,如果不治療中位生存期就是半年,所以我的意見是先嚐試化療和靶向看能不能耐受,而不是直接放棄期待渺茫的奇蹟。

說說家裡幾個患癌的親人(二)

做出保守治療這個決定的,是小姨的兒子,也就是我的表弟,他是一個常識很少卻又非常固執自以為是的人,做生意掙了幾個錢,就認為自己聰明絕頂無比精明。他認為醫院就是騙錢的地方,所有的影像檢查都有巨大的輻射,拒絕了醫生為了檢查清楚全身轉移的情況做PETCT的要求,直接把姨父帶回了家。他們一家原本估計按照姨父原來的身體素質不治療應該也可以再活兩年,認為去化療肯定是人財兩空,還會遭到非人的折磨。

在檢查出來癌症晚期的一個月後,姨父一家回來過年,回來也算是最後看看父母。這次再見面,姨父一臉的蒼白,肌肉鬆弛,眼神木然,已經沒有了國慶見面時的神采。在家鄉逗留期間,姨父和小姨都住在我父母家,看的出來,他心思重重,壓力非常巨大,雖然嘴上說要準備帶瘤生存二十年,但其實內心早已崩潰。為生存奔波了幾十年,才剛剛到退休的年紀,就遭遇了這麼重大的變故。

說說家裡幾個患癌的親人(二)

我嘗試跟小姨和表弟溝通能不能先嚐試一下到專業醫院治療,或者試一下免疫治療。他們不感性趣,姨父自己也沒有主見,選擇聽兒子的,就一直吃一些宣傳說抗癌的中成藥。春節假期過後他們一家人就啟程回去了,媽媽不停地抹著眼淚送別這一家人,大家心裡都明白,可能這就是永別了。

時間沒有過多久,我父親因為咳嗽血痰被檢查出來肺鱗癌,父親至今健在,治療經歷我下篇再詳細講。回去以後姨父知道了我父親患癌就格外關注他的治療,經常打聽,特別是化療的情況。

果然保守治療並沒有產生一絲一毫的奇蹟,姨父逐漸惡化,因為腹水嚴重去醫院緩解了幾天。小姨說姨父去住院了還挺高興,認為起碼開始治療了,原先家人以為的保守治療並沒有抑制住病情 ,姨父的體感也越來越糟糕,人急劇消瘦,他就開始期盼去醫院化療了,所以總是打聽我父親化療的情況。後面小姨和表弟認為在醫院住院各種照顧和護理都十分不便,表弟媳婦又懷上了第三胎,家裡人手也不夠,就辦了出院,姨父又回到了家裡,繼續吃醫院開的湯藥治療腹水。

說說家裡幾個患癌的親人(二)

人都是有求生的本能的,當初因為怕化療副作用而滿臉堅信兒子保守治療是正確決定的姨父這個時候內心是祈盼去化療的。只是很可惜,他已經錯過了治療的視窗期,這時候已經全身擴散,已經沒有了任何治療機會。

到八月初,小姨說姨父越來越不好了,這個時候我父親還在化療療程裡面,媽媽要照顧他,也走不開,我和家屬就代表全家趕到了南京,想再看看他,做最後的道別。

從春節過後短短五個月,姨父已經變成了只有滿肚子鼓鼓的腹水,身上大肉盡失的骨架,臉上也脫相了,躺在床上,還能跟我們說,謝謝我們來看他。

此時的他,雖然極度虛弱,眼神空洞,可是聽到我跟小姨談論我父親的治療,雖然隔著房間,他還是會仔細聽並喊我們過去在他旁邊聊。他很想去治療,真的很想,可惜這個奇葩的家庭,沒有滿足他最後這個願望。也許大家也會好奇表弟是因為什麼原因就完全放棄了對父親的救治。這也是我們這個家族後來談論了幾年的事情。他不缺錢,在一線城市有幾套房產,也不缺時間,姨父患病期間,他並沒有外出工作,姨父也有正常的醫保。從常理來說,起碼的救治這個家庭是完全負擔得起的。但是姨父雖然很想去醫院卻不敢跟兒子提出這個要求。

我們在的這兩天,姨父只敢跟我和家屬說他很難受想去醫院。我心裡就是揪著痛啊,只能去跟弟媳商量能不能找個臨終關懷醫院滿足一下老人家這最後的要求,也讓他最後時光能儘量過的不要那麼痛苦,弟媳說考慮一下。

說說家裡幾個患癌的親人(二)

看著姨父還能吃下一點東西,我們想著可能還能撐一段時間,就先回來了。幾天之後的一個早上,我接到了小姨的電話,說姨父在早上六點左右已經離開了。不幸中的萬幸,在最後階段姨父並沒有發生特別劇烈的癌痛和高燒以及昏迷,離開得還算安詳。從檢查出來到離世,姨父的生存期基本就是這個不治療的生存期平均中位數,半年左右。

我經常在想,如果當初嘗試一下治療,結果會是什麼樣子,都說癌症的治療不論如何選擇都是風險,但是在經濟條件允許的情況下嘗試選擇理性的治療,是不是對於患者來說能更安心一些更人性一點,畢竟人都是有求生的本能的,現在癌症的治療進步也很快,起碼試一試呢,盡人事聽天命,靈魂是否更能安息。

說說家裡幾個患癌的親人(二)

下一篇,說說我的父親,他肺癌手術化療後三年了,現在還健在,正常生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