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魂的故事

也就兩個小時,那個女人過去六七次了,好像在轉圈,就在離崗亭三十多米的馬路上。

我和王立國拿著手電筒,去追那個女人。可無論我們怎麼追,快走,小跑,她老是離我們三十多米遠。我倆的手電筒往她那邊照,她卻消失的無影無蹤。手電筒不照她,她又出現了。

後來,她下了大路,往山坡走,山坡上有一個抗日戰爭時期日本人修建的炮樓,我曾經白天上去過,裡面陰暗又潮溼,荒草齊腰深,磚縫裡也長滿了青苔和雜草,一個小樓梯,得使勁扒拉著才能爬到瞭望臺上。大白天都陰氣森森。更別提晚上了。她卻沒有猶豫, 直接爬上了瞭望臺。打著傘站在邊上,好像是在看我倆。

王立國直拽我,:“別上去了,這又不屬於咱們管。”我卻不同意,第一我還是不信邪,第二,無論什麼事,不揭開謎底我心裡不舒坦。

王立國跟在我的後面,戰戰兢兢的進了炮樓,等我倆爬到頂,哪裡還有人影?瞭望臺空空如也。

我和王立國朝四周尋找了很長時間,也沒看見那個紅衣女人,只好悻悻的往回走。

回到值班室,卻發現裡面多了一個人。定睛一看,原來是同班的李國華。

李國華是河北人,挺直爽,大大咧咧,也沒什麼心計,是那種藏不住事的人。

可是,那晚他卻表現反常,只穿了內衣內褲,面衝著牆角,呆呆地站著,一言不發。

我上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問他:“小李子,你這麼晚來幹嘛?”

他轉過身來,目光有點發直,臉上也沒有表情,反問了我一句:“你不是讓我來找你?”

我一聽,覺得他可能是睡迷糊了,就對他說:“我什麼時候讓你來找我的?快回去睡覺!”

他回答了一句:“奧。”就推開值班室的門,往院裡走了。

他走了以後,我就倒了一杯水,捧著水杯發呆,突然,我想起了什麼,身上不由得一陣陣發冷,對王立國說:“你先值一會班,我去去就來。”

我出了值班室,徑直往李國華的宿舍走去。等到進了他的宿舍一看,和我預料的一樣,床上沒有人,他沒回宿舍。

我立刻到了班長的宿舍,把他叫起來,和他說李國華失蹤了。班長接著就起床,叫了班裡的人,一塊出去找。我問他要不要向上面報告,他說先別把事情鬧大,先找找看,能找著最好,不然我們都得受處分。

幾個人找了一個多小時,才在一里多路外的一片墳地裡找到了李國華。他頭靠在一塊墓碑上,睡得很香,身上有好幾處都劃破了。

班長沒好氣的把他叫起來,他懵懵懂懂的醒了,醒來就問誰把他弄到這裡來的。班長也沒解釋,帶著人立刻回了部隊大院,也沒聲張,把事情壓下了。

後來聽說班長偷偷報告了上邊,想讓他請個仙家來看看,被罵了個狗血噴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