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懷孕坐火車遇見一個霸座的,乘警來了也不起身,我拿起包就砸

老婆懷孕坐火車遇見一個霸座的,乘警來了也不起身,我拿起包就砸

下個月12號回老家要轉車一趟高鐵,一趟普通火車硬臥,我一個人帶兩娃兒兩趟車都買了兩張兒童票,希望沒有霸佔我們座位的事,因為我很慫。

我雖然長了一張笑眯眯的臉,其實脾氣不太好,尤其是青春期的時候,有一次坐火車,一女的霸者我座位不走,我動作快直接扯著她頭髮薅起來扔一邊,她想動手抓我,我腳抬的高又有勁,踹她胸她倒退好幾步,她沒辦法就在那罵街,那沒事,罵反正浪費她自己口水,我當放屁,反正只是罵也不痛不癢的!

前段時間領70多歲的老媽出門,候車室人特別的多,一半兒的人都沒有座,找了一圈,看見一個人自己坐個座,還把兜子放在旁邊的座位上,和她商量把兜子拿起來,她說那座兒有人,好吧,我領老媽又轉了好半天,也沒找到坐的地方,又回到放兜子的地方,還是沒人來,好商量讓老媽坐一會兒,那人就是不同意把兜子挪開,生氣,直接上去把他兜子拿起來撇地上,媽的。你當候車室是你家炕頭呢?

徐州上學,暑假回家,火車到山東境內上來四個穿著個性的混子。看我們這有空位直接坐了下來,同學告訴他們一會我們人回來得還給我們。中午同學回到座位想吃飯,請他們讓開,很囂張的說不讓。自認為他們人很多,可以欺負我們幾個。結果同學一喊這有人找事,半個車廂的我們學校的老鄉全站起來了,大喊一聲:擱哪呢?往死削他!這哥幾個跳起來就跑了。

一年級時跟老爸坐綠皮車去安徽,車上就有一個胖子睡在座位上,一人佔了三個座,其中就有我們的座位。老爸叫他,他裝睡不起來。老爸體重也二百多斤,就直接坐他肚子上了。坐的那個胖子哇哇大叫,起來就要和我爸吵架,我爸當時脫了大衣指著他說要打下去打,那個霸座胖子當時就慫了。從那時明白了一個道理,賴的怕橫的!

我當第二年兵時,九二年,和戰友坐火車去總隊參加非黨積極分子培訓,在火車上就被佔了一個座位,怎麼商量也不行,還告訴我倆,你倆當兵的站著就站著吧,就當為人民服務了,結果被我和戰友抓著頭髮拖到過道一人照他臉上踢了兩腳,滿臉血夾著破包就滾了,一個屁沒放!

我以前做火車,每次那趟車都人多,但也有機會有座,我做了幾次聯防座位,那個沒有人有做。說白了誰先搶到誰做。我睡著了,有幾個搶座得上來就把我旁邊的人攆走了,也都沒敢彼此,我睡覺沒叫我,但我後來醒了,合計半天。我故意申個腰,一副牛逼樣,看我一眼沒攆我。呵呵其實攆我我也能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