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場奇聞:局長斗酒記

關注“解讀春秋”,更多文章等你讀。

聽朋友講過一則真實的故事,其中的曲折跌宕,令人啼笑皆非,引人回味,直呼高人!

十幾年前,朋友因工作關係調到省城工作,相比以前的環境,那真是劉姥姥進大觀園,看啥都新鮮,年紀輕輕自是卯足了勁想幹出一番事業來。一者不辜負自個兒青春,二者不辜負領導栽培。結果實打實地一個猛子紮下去後,才發現渾不像起初想的那般美好。局裡風氣不正,彼此表面一團和氣,底下卻喜歡勾心鬥角,爾虞我詐,而且幫派林立,互相使絆,水很深。局長年紀大了,精力不繼,鬥志全無,靜等退休了。八九個副局長倒是年富力強,可是沒人幹事。打官腔、講排場,表面阿諛這個都會,可一談到正事,不是這個頭疼,就是那個腳癢,許是看他日落黃昏了,工作越是安排不下去,連各自分管的工作都支不動了,局長乾著急沒辦法,就越加消沉,不過也越加讓他心底明白,就暗暗動作起來。

時間不長,老局長調到廳老幹部處等退休手續。上面派了個30歲出頭的年輕幹部接任局長,聽說是從下面鄉鎮升上來的。通知一到,就讓那些個副局長喪氣了,所有的希望變成了失望,面上無色、心底無彩。幾個人彼此傳遞著眼神,呼了口怨氣,已是暗結聯盟。

新局長實幹,並沒讓下屬舉辦歡迎儀式。會議室見了個面,就讓大家忙去了。而他則一頭扎進老局長辦公室,開始整理檢視手頭工作,結果是:越看眼越大,越瞅眉越緊。

第二天,召開局機關工作會議,各副局、處室負責人蔘加。按例大家表示了歡迎,表了支援配合工作的態度。新局長身高一米七出頭,腰膀敦實,圓臉憨相,客氣而簡單地致了謝意,然後安排工作。沒成想,水是那麼渾。接連問詢和安排了幾件事,一群人幫他撓頭,多半屋子人在那嘆氣。說白嘍,這些活都不是他們的責任,這些活都沒法幹,這些活不要想也不能碰。探討分析了一上午,無果。臨近中午,一副局長非常誠懇地帶頭髮出邀請:咱這有不成文的老規矩,領導來了,大家安排一下接風,請局長務必不要推辭!新局長很憨直:行!

中午的宴會就近舉行,副局長們和辦公室主任陪新局長就坐,正好一大桌。一個副局長代表局裡致了歡迎詞,那叫一個熱情洋溢。接下來的程式按規矩走:同端一瓶後,大家自由進行。說白了就是,一人一瓶後,大家分別敬酒。貌似很公平,實則招兒挺狠,一口一杯,一杯三兩。九個人一人一杯,就是二斤七兩,加上之前那瓶,三斤七兩,將不到四斤酒。這是鴻門宴啊!其實,這老哥兒幾個也是下了狠心要給新局長下馬威的,就這一圈下來,他們每人也都到一斤三兩了。

沒想到,誰也沒想到,任大家打破腦袋也沒想到的是:新局長這一輪接下來了!而且,他舉起了杯子,開始回敬。還是那一臉的憨:我初來乍到,啥也不懂,全靠大家照應,我敬一圈!喝到這個節點上,那想看局長笑話的人中,已是有堅持不住的了,身子一軟,桌子底下佔地方去了。

結果,這一圈下來,桌子底下又多了倆。見桌上還有坐著的,局長端著杯子又過去了:

老大哥,我們再加深一個。

這位直撥楞腦袋,意思喝不動了。

我喝倆,你喝一個。

有這便宜?拼了!

又放倒一個。

局長還舉著杯子轉悠:

這位大哥,你看我連你名字都叫不準,我喝仨,你喝一個!

哎,這位老兄,酒品如人品,我先乾為敬!

……

這一回的接風宴,接出了歷史新高度,一直喝到了晚上。結果就是,全桌除了新局長是走出來的,其他人都是被抬出去的,還有三四個直接被送去了醫院。新局長出了酒店一臉的落寞,一把薅住個伺候局兒的副主任(我朋友):走,陪我烤串兒去!到了夜市,新局長自顧自喝了一箱啤酒,上車走人。我朋友從那攤上呆了老半天,緩不過勁來:這就一酒神哪!李白來了也是墊桌子腿的貨。

第二天,新局長班照上、會照開,絲毫沒看出頭天喝了大酒的樣子。可昨天參加會議的副局們就跟病了半年似的,站著都晃悠。這次會議果然順暢了很多,有幾位稍有異議,新局長一句:插句話啊,為了感謝大家的盛情,今天會後,我自己出錢回請大家,務必賞臉啊!就再沒了不同聲音。散了會,各種藉口,一個個逃命去了!

那之後,新規矩悄悄形成:誰的工作原地踏步,局長要請酒;誰的工作幹不利索,局長要請酒;誰懈怠不正幹,局長還是要請酒……,一聽局長請酒,都跟抽了筋似的。年底,該局得了獎狀錦旗一大摞,所有工作像坐了火箭蹭蹭往上竄,局裡一改“軟、散、賴”的風氣,幾個副手更是不用揚鞭自奮蹄,玩了命地幹工作,沒辦法,不拼命就要老命啊!全域性上下人人爭先,個個勁足,一片向好。

我朋友後來當了主任,沒事和新局長烤串。聽了一些故事:新局長打小練武,寒暑不懼,喝酒就從沒醉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