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掉河,三歲女兒水邊哭喊一夜,隔天離奇生還說水裡腳踩著牛!

這是發生在我們那的20年前的故事。雖然那時我不足十歲,但整個過程記得很清楚,因為故事太過離奇,又一波三折,給人的印象實在太深刻了。我事先說明,失足掉水裡的秤砣叔絕對絕對不會水!他爸媽我們叫槐爺爺槐奶奶的,多年沒有生養,偷偷摸摸求菩薩好不容易求來這麼一個兒子,從小當眼珠子的看著,別說下河了,連重活就不幹的。

所以叫他秤砣叔絕對很貼切——遇水就沉。90年代末我們那發大水,幸虧老天庇佑,我們村不是重災區,相反很多村民划著船去撈“水貨”。秤砣叔也在,不過他老婆回孃家了,他就把自己三歲的女兒帶上,放在高坡上一棵樹旁坐著,自己挽著褲腿在河邊邊上洗洗摸摸。

本來一切都很好,誰知一個浪打來,秤砣叔一慌不知怎麼的一滑,人還來不及喊就一頭栽水裡了。一切在電光火石之間,以致旁邊兩三米遠划船的人都沒反應過來,還是他三歲的女兒在坡上一下子大哭:“爹,爹!”邊哭邊喊邊連滾帶爬往坡下衝,大人們才知曉出大事了!

當即東西也不撈了,一撥人趕緊下水去撈人,離得近的人一把抄起秤砣叔三歲的女兒,不讓她往河邊衝,小娃在他懷裡又踢又打,撕心裂肺的嚎叫:“爹呀爹啊!”一邊使勁往河邊探身子,唬得抓她的大人魂飛魄散,只有牢牢的抓住她,一邊催自己婆娘趕緊去喊秤砣叔家人。

他老婆是鄰村的,很近,但婦道人家不頂用,只會癱在地上死死抱著娃哭,娃的手腕都被她掐出紅圈了都不知道,村人一看不行,想把她們架走,秤砣叔媳婦什麼反應都沒有,只會軟在地上哭,反倒是三歲的女兒,一直大叫不走我不走,我要找爹!一邊大叫一面對抱她的大人又咬又踢,他媳婦這才回過神來,也抱著娃哭,說什麼也不走。

最後還是村裡德高望重的老輩吸著煙,嘆了口氣:“不走就不走吧,讓娃娃喊一喊儘儘孝。”後面一句話他沒說,但是大家都明白“以後怕是沒有再喊的日子了”。幾個婆婆的眼圈當即就紅了,確實這麼大的洪水,別說一個旱鴨子了,就是一個水性好的都不一定能撐下來。

我記得那天晚上村裡在河邊架起了燈,白晃晃的刺眼睛。大家都知道十有八九回不來了,我們村以前有人落水不多久就會在下游一個淺灘子上漂起來。心照不宣的到處忙碌,就是給岸上癱倒的秤砣叔家人一個安慰而已。到下半夜大家都不說話了,只有秤砣叔三歲的女兒還在一聲長一聲短的喊:“爹爹啊……爹啊,你回來啊,”“爹啊,你快點回來……”明明是奶聲奶氣的童音,卻聽的人淒厲無比,也聽的人特別心酸。

我還記得我爸媽捂著我耳朵不讓聽,朦朧中我記得爸媽臉上都很哀楚,我爸還說明天還要喊幾個壯小夥接著出力。可是奇怪的是,第二天秤砣叔女兒嗓子都喊啞了,大家沿著下游找了幾個來回愣是什麼都沒找著。有人說水太大了,說不定衝出淺灘子了,而且那時候通訊也不發達,大家只好託下游的幾個莊子留心點。

時間一晃就過去幾天了,按照算命先生的說法要選個吉日給秤砣叔出殯的時候,他居然自己又回來了!!整個莊子都沸騰了,大白日的肯定不是鬼,莊稼人紛紛都放下農活圍到秤砣叔家裡,一方面是關心,另一方面是好奇,這樣一打探,果然離奇的事情出現了。

據秤砣叔講,他失足落水後,因為緊張很快嗆了幾口水,人也身不由己被水浪一推推好遠,可奇怪的是,被淹得昏昏沉沉,耳邊卻始終聽得見女兒撕心裂肺的呼喊,他人已經不怎麼清醒了,但總是感覺自己沒漂遠,始終覺得只要努力一把就能靠岸,因為女兒的哭宣告明就很近,其實他壓根不知道,自己已經漂得快出縣了。

我們村在縣城靠南邊一點點,我不知道瀕死體驗是什麼感覺,但後來有人告訴我會出現幻覺,所以我也不知道秤砣叔講的是真的還是假的,他信誓旦旦的講,不曉得漂了多久後他腦子都是木的,但心裡反覆就一個念頭,我一定要回去,死也要死回去,這樣想著,不知道水裡哪裡衝下來一頭大水頭,就在他腳底下,他累了就踩著水牛的頭,他說絕對是水牛,自己踩過牛背,也踩過牛頭,手還摸到過牛角,後來他被人救了,水牛就不見了。

說到獲救,也是巧,隔壁縣一個醫院的醫生護士正好在河邊組織拔河比賽,有個護士眼尖,一眼就瞅到水中漂著東西(那時候水差不多退了)別人怕“浮屍”醫生可不怕,三下兩下就衝下去撈起來,發現有氣二話不說就捯飭到醫院了,真是一秒都沒耽擱。

這下真是天大的喜事,我記得槐爺奶立馬來精神了,請全村人吃席,又專門帶了紅布頭(我們這的習俗)紅包去隔壁縣。那些醫生知道前因後果還打趣,說秤砣叔是被他女兒“喊”回來的。年輕人都當個笑話聽,但村裡的老人卻說,秤砣叔的命就是“喊”回來的,閻王爺也聽不下去,不忍心就派了頭牛放人回來了。

成年以後我看書上說,你堅信什麼往往就能實現什麼,可能就是所謂的“念力”吧。這件離奇生還的事情,除了所有人的救命之恩,冥冥中我也相信,秤砣叔三歲女兒那種強大的希冀,洞穿了命運和生死,憑著她對父親的愛,硬生生從死神那裡奪回了父親。而秤砣叔也不想死,他滿腦子想的都是“我要回家!”家裡還有我的親人……可能真的在真摯的感情面前,命運也要退避三舍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