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的婚事,是壓在父親心中的一塊巨石

1、買房買車


兒子上大二時,老王買了一套房,準備給兒子結婚時用。那裡距離自己居住的家屬樓不遠,方便以後照顧孫子。


兒子上班一年後,老伴說,咱們還得買輛車,現在誰家沒套房啊?沒車咱怎麼跟別人競爭啊?


房子車子都備好了,可兒子那裡卻沒個動靜。


2、初戀


老王問兒子,你有物件了嗎,我和你媽還等著抱孫子呢。兒子默默低下了頭。老王說,咱家條件不差啊,有房有車的,你又長了個大個子,誰家的女孩兒還看不上咱?兒子看了眼老王,欲言又止。


問了幾次沒結果,老王派老伴出馬。兒子在母親面前吐露了心聲。原來,他正在和縣裡首富的女兒祕密地戀愛。首富有多富,老王不清楚,只知道人家的廠子養活了大半個縣城的人,生產的商品遠銷海外。


那個一百多平的商品房,和十來萬的代步車,在聽到首富的名字時,自動地鑽進了地縫裡。這曾經是他引以為傲的行頭,用來吸引好女孩加入這個大家庭,為兒子開枝散葉,為祖先延續香火。


老王默默地計算了下自己所有的資產,辛苦一輩子省吃儉用攢下的錢,能趕得上人家的九牛一毛?


“散了行嗎?”老王滿懷歉意地問兒子,“要真成了,我和你媽敢在人家面前喘氣?”自尊不允許他同意這場戀愛。兒子點點頭,他也能看到最終的結果,只是不忍心親手殺死自己的青春。


他們高中時互相喜歡,那時他哪裡知道她的家境?在他眼裡,她只是一個單純善良溫柔可愛的女孩兒。學習成績不好不壞,吃穿用度看起來那麼普通,跟其他同學沒什麼兩樣。


有次不經意地看到她表格裡填的父親的名字,大吃一驚,還是猜測或許只是重名。高考完的暑假約她出來玩,身後不遠不近地跟著幾個保鏢。她說是因為爸爸怕她有危險。然後低頭說出了自己的身份,像是以前欺騙了他似的。


從那以後,他的心就開始涼了。父親的提議,正好幫他滅掉了最後一團小小的火苗。


3、找物件


老王再次強調了門當戶對的重要性,並給予了兒子一定時間的療愈期。眼看朋友的子女都開始步入婚姻的殿堂,有的已經三年抱倆,自己家的大齡未婚男青年逐漸成為朋友間的笑話。“是不是要求太高了?還是對異性不感興趣?還是……身體?”朋友半窺探半戲謔地問。


老王強忍著對朋友的不滿,回家後把火全發到兒子身上。你這個不爭氣的玩意兒,找個女人也要老子操心!到底要怎樣?!兒子怒吼道,“不就是女人嗎?老子早就有了!還用你操心?就怕你又不同意!才沒告訴你!”


兒子的話讓老王一驚,怕我不同意?無緣無故我會不同意?這次又會給我什麼驚喜!兒子爆發後也漸漸平靜下來,慢慢說出了原由。


女朋友是公司的同事,相處的過程中日久生情。可公司有著不成文的規定,禁止同事之間戀愛,否則一方必須要離開。所以兩人一直沒有公開。


“散了!”老王堅定地說。找份穩定的工作多難!縣城裡的好崗位本就不多,這個單位還是求爺爺告奶奶託關係才進去的,哪能就這麼離開?如果讓女方離開,以後成了我們家的人,不還是要給她也找個工作?老王老了,很多事情已經力不從心。


“不行!這次是門當戶對!”他要為自己的愛情抗爭。


“散了!除了你們單位的,其他女的都行!女人比工作好找!”老王堅持道。


“不行!我們已經同居!我非她不娶!”兒子這次沒再退縮。


老王的胸口像被打了一悶掌,血鬱積體內,流動不暢。縱是保守如他,也恨不得對兒子說,男人一生可以有很多女人,即使同居也不必負責。後又覺得太過齷齪,沒有說出口。


兒子發表了自己的戀愛宣言後,又變成了個悶頭葫蘆。老王託了很多朋友介紹,安排了無數次相親,寄希望於有那麼個女生,能夠讓兒子眼前一亮,從現在的麻煩中走出來。


在老王還喪心病狂地繼續給兒子牽線搭橋時,兒子告訴他,別瞎忙活了,我辭職了。


4、找工作


希望破滅。該來的總會來。


老王心裡竟有了一絲輕鬆。兒子撥雲見日,給他指明瞭前進的方向,讓他看清現實,不再幻想。


他四處奔走,打探工作機會。朋友提供了一些線索,但是否能錄取需要看考試成績。要考試,那還不是死路一條?老王看著從小到大成績一塌糊塗的兒子。


可兒子卻表示,他願意參加考試,至少還有一線生機。自此,兒子書房裡的燈在凌晨才會熄滅,裡面時不時地傳出喃喃的背書聲。


“上學時他可不這樣。”老王躺在床上呆呆地想。或許愛情,真的能改變一個人。有時竟羨慕起兒子的年少輕狂。回想自己這一輩子,好像沒有過愛情,有的只是婚姻,以及婚姻裡的雞毛蒜皮。


5、石頭落地


考試成績出來了,兒子榜上有名。結局好得出乎意料。全家人都鬆了一口氣。


老王拿著兩人的生辰八字,找算命的算好日子,又把早已準備好的婚房打掃乾淨。結婚那天的行程一項項安排好,請柬上的人仔細核對,無一疏漏。舉辦婚禮的酒店,席位上的菸酒糖茶,全都親自挑選過目。


那一天,高朋滿座,婚禮順利地進行。所有人臉上都洋溢著笑容,大聲祝福著一對新人。新郎在致謝時提到了父親,感謝父親的養育之恩。燈光打到老王的臉上,他很想微笑,卻還是抑制不住地眼眶溼潤。


晚上,一切結束了後,老王說一個人出去走走。他走啊走,走到縣城邊一片廣袤的土地上,在清冷的月光下,哇哇大哭起來。


如果在大草原上,那聲音聽起來像極了狼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