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鄰居接送了兩週學生之後,我們成了真正的“鄰居”

上午十點,鄰居發來訊息,說她的父親突然病重住院,能不能拜託我幫她接送一天她兒子。事急從權,我當時沒想太多,想著就是接送一天學生,便滿口答應了,還安慰鄰居讓她安心忙她父親住院的事,孩子今天就交給我。然後我又問清了小朋友上下學的時間、接送地點、飲食情況等等,不在話下。

  下午放學接到學生的時候,我買了一些水果,帶小朋友去醫院看望他姥爺。來到醫院聊了一會之後,鄰居有些吞吞吐吐、頗不好意思的對我說,能不能再幫她接送一天學生,我說沒問題。之後又跟我抱怨了一通孩子的奶奶剛做過眼睛的手術,身邊離不了人,爺爺得寸步不離,孩子的爸爸也得上班,哥哥嫂子是多麼的不講理等等,現在父親生病,自己只能請了假來陪護,還非常誠懇的再三說麻煩我了。我讓她不要介意,反正我最近也不是太忙,遠親不如近鄰。

  每天準時做飯、接送學生、督促作業,過了一把“家長”癮。雖然手忙腳亂,但小朋友很聽話,日子忙碌卻也充實。

  第二天晚上的時候,鄰居家還是沒人,我給鄰居發微信,問她明天學生是怎麼安排的,她讓我幫忙再接送一天。就這樣接了一天又一天,我心裡嘀咕:這鄰居的心也真是大,還是我照顧的太周到了?倒也沒把這事放在心上,每天樂呵呵的接送學生。

  直到一週後的一個大雨天。我清晰的記得那天的雨有多大,騎著小電驢,戴著近視鏡穿雨衣根本不管用,滿頭滿臉都是雨水,鏡片糊的看不見路,眼睛被雨水醃的生疼……回到家,我倆都成了落湯雞。其實接送了這麼多天,我心裡多少有點不舒服,我就問小朋友,我說你爸爸怎麼都不休息啊?小朋友天真的回答:“我爸爸上一天休一天。”上一天休一天……我當時都蒙了,一口氣騰上腦門,我按捺住心中的怒氣,和顏悅色的又問小朋友,你爸爸休息的時候為什麼不接送你啊?小朋友又答:“我爸爸休息的時候得去醫院照看我姥爺。”

  “那你媽媽呢?”

  “我媽媽去上班。”

  去上班……上班……班……

  我三觀當場都裂開了,什麼跟什麼啊?

  仔細問過之後才知道,原來孩子他姥爺住院的事是提前一天都決定了的,鄰居還問了小朋友讓爺爺接送,還是他同學的媽媽接送,還是讓我接送?因為我們兩家走動比較多,小朋友也經常上我家來看電視,我也經常給他買零食吃,他對我印象比較好,就說想讓我接送。然後就有了開頭一幕。

  我聽完之後,原本激動憤怒的心情反而平靜下來了。小孩子能有什麼壞心眼,複雜的是大人。如果大大方方地把事情跟我說明白,別來這麼多的彎彎繞,我會不幫忙嗎,反正我也沒上班,時間自由。後來我轉眼一想,也有可能鄰居也是有難言之隱,比如連續請假太多會被開除等等。但無論如何,就挺尷尬的。

  接下來我又接送了小朋友一週,一直到他姥爺出院。

  看著鄰居發來的訊息,什麼非常感謝啦、小朋友非常喜歡你啦等等,我心裡真是五味雜陳。回覆了“不客氣”三個字之後,我把“x姐”的備註改回了“x小區x號樓x層x戶”。平時在電梯或走廊裡遇見,客客氣氣地打聲招呼。至於小朋友嘛……

  那當然是繼續寵著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