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農村修水庫,女人工地支鍋做飯,男人不發工錢卻幹得熱火朝天

前幾天的晚上,當我躺在床上準備休息時,手機突然響了,朋友打來視訊,告訴我說要給我提供一個故事線索,問我感興趣嗎?我說只要是有意思的故事就行,朋友給我賣了個關子,一直不告訴到底是什麼事,還讓我第二天早上早起,帶上無人機和照相機,錄音裝置,想讓我見識一下,開開我的眼界。最後,他還告訴我,如果去了一定不會後悔,因為還有好吃的等著我呢。

過去農村修水庫,女人工地支鍋做飯,男人不發工錢卻幹得熱火朝天

說實話,我不僅喜歡有故事的人,同時也是標準的吃貨。只要聽說有好吃的,那我的肚子立馬就餓得咕咕叫,肚子裡的饞蟲子就不聽我指揮了。那天晚上,因為這件事我一直沒有睡好,因為只要是晚上心裡有事,我一晚上就睡不好,非常容易失眠。我起來把無人機充上電,收拾了一下相關裝置,只等天亮出發了。

過去農村修水庫,女人工地支鍋做飯,男人不發工錢卻幹得熱火朝天

上床睡覺的時候,已經是晚上11點半多了,我迷迷糊糊,翻來覆去地睡了一晚上,早上不到7點就醒了。躺在床上,透過窗戶,我發現外邊的天還沒有亮,就在床上又躺了半小時,因為心裡一直惦記著這個事,就再也躺不住了。於是我馬上起床,洗臉,然後用熱水衝了碗燕麥片,吃了個前天煮的雞蛋,又喝了杯牛奶,把被子簡單地疊了一下,帶上裝置就下樓出發了。

過去農村修水庫,女人工地支鍋做飯,男人不發工錢卻幹得熱火朝天

從日照市區出發,沿著旅遊大道去莒縣龍山鎮的話,一般得需要1個小時左右。我發動車子出發的時候,已經8點了,由於心裡一直惦記是什麼事,我就上了高速,這樣時間能快一些。大約用了40多分鐘,我就到了龍山鎮。我停下車,給朋友打了個電話,他說早在山溝裡等我了,並給我發了一個位置,讓我導航直接過去。

過去農村修水庫,女人工地支鍋做飯,男人不發工錢卻幹得熱火朝天

從旅遊大道向北,沿著一條通往柏崖村曲曲折折的山路,經過20多分鐘的時間,到達了目的地。這條山路沿途,經過好幾個山村,在村子路邊我看到了很多老人在牆根下晒太陽,他們悠閒地聊著天、抽著煙,有的還看著孩子,不時的有土狗經過,雞、鴨、鵝穿梭於路邊,好一派田園風光。

過去農村修水庫,女人工地支鍋做飯,男人不發工錢卻幹得熱火朝天

我心裡想,難道朋友是想讓我看這山村風景不成?不一會,眼前瞬間開闊起來,曲折的山路前方,一處巨大的石壩映入眼瞼。朋友告訴我,這就是要帶我到達的目的地,這是一個不大不小的水庫,以前叫“紅旗水庫”,現在叫“花崖頭水庫”,最初修建時,是上個世紀70年代,後來經過三次加固,才變成了現在的樣子。我心裡想,不就是一個水庫嗎?有啥好看的?

過去農村修水庫,女人工地支鍋做飯,男人不發工錢卻幹得熱火朝天

朋友說,你可別小看了這個水庫,這個水庫的大壩,全部是人工用石頭一塊塊壘砌起來的,這麼大的石壩,在省裡也是數得著的,當年修建這個水庫石壩,還被省級報紙頭版報道了呢。經過朋友這麼一介紹,看著這個深山裡的水庫,我才覺得這個水庫不簡單,當年修建水庫的時候,一定是非常不容易的。圍著水庫轉了一圈後,朋友神祕地告訴我,一會要帶我去見一個人,這個人一定會給我講不出不少故事來。

過去農村修水庫,女人工地支鍋做飯,男人不發工錢卻幹得熱火朝天

參觀完水庫,朋友把我帶到了山下的村莊,這個村的名字怪有意思,叫“東花崖頭”,朋友說,這裡共有兩個村,一個叫東花崖頭,一個叫西花崖頭,以前這裡只有一個村,叫花崖頭,後來由於人口多了,就分成了兩個村,一個叫“東花”,一個叫“西花”。說話間,我們來到了一處山坡上的民房,門口還拴著一頭母牛和一頭小牛犢,一位和善的老人迎了出來,把我們讓進了屋裡。

過去農村修水庫,女人工地支鍋做飯,男人不發工錢卻幹得熱火朝天

朋友告訴我,這位老人當年參加了“紅旗水庫”的修建,這個水庫的故事,他掌握了一大把,你就從他這裡瞭解吧。落座後,老人說,他叫杜長明,做了一輩子石匠,今年70歲了。在他的記憶中,這個水庫最初修建的時候,大約在一九七三年,到了一九八一年又加固了一次,再到後來不記得是哪年了,又加固了一次。

過去農村修水庫,女人工地支鍋做飯,男人不發工錢卻幹得熱火朝天

杜大爺是土生土長的花崖頭村人,這個水庫就在他們村子東邊的山崖之上。杜大爺介紹說,沒有水庫前,這裡是一個大山崖,僅有條羊腸小道可以通行。修建這個水庫的時候,都是周邊數十個村莊的人,集中在這裡修建,當時工地一起幹活的工人得有一千多人,那場面是相當壯觀。

過去農村修水庫,女人工地支鍋做飯,男人不發工錢卻幹得熱火朝天

回憶起當年修水庫時的情景,杜大爺很激動。他說,當時工地上流行著一句話:“前崖是天宮,後崖就是地獄。”,從這句話上你就能知道,當時修建這個水庫難度有多大了。那個時候沒有機械裝置,不像現在有挖掘機、推土機、攪拌機什麼的,當時就全部靠人工,一塊石頭一塊石頭的壘砌起來的。

過去農村修水庫,女人工地支鍋做飯,男人不發工錢卻幹得熱火朝天

杜大爺介紹說這個水庫石壩高度近30米,長度在130米左右,寬度約五六米,石頭全部是人工,從周邊的山上,用錘子一錘一錘打出來的。拌水泥用的沙子也是從山下的溝裡掏出來的,然後再用人工推到山上,最初的那幾年,從打石頭,掏沙子,拌水泥,運送材料,全部是人工。

過去農村修水庫,女人工地支鍋做飯,男人不發工錢卻幹得熱火朝天

聽著杜大爺的介紹,我的眼前浮現出當年修建水庫的那種熱火朝天的場景。杜大爺說,當年人們都說,修建這個水庫大壩,工人吃的煎餅堆起來比這個大壩還高。一千多人一起勞動,吃飯是個大問題,水利工程指揮部的領導找來農村婦女,在工地上現場炒菜,烙煎餅。每人就分兩個煎餅,再分兩個比手指著還細的鹹菜頭,大鍋菜是熬的白菜、蘿蔔,有時改善伙食,就殺一頭豬,但是因為人太多,菜裡幾乎見不到肉。當年沒有白麵饅頭可吃,都是就著鹹菜頭吃地瓜煎餅。

過去農村修水庫,女人工地支鍋做飯,男人不發工錢卻幹得熱火朝天

杜大爺還說,當年修水庫時,不發一分錢的工資,有時還是自己從家裡帶著煎餅。最開始的時候,工地上都不管飯,是從家裡自己帶著煎餅,到了後來才發兩個煎餅吃。雖然吃得不好,還不發工資,但是當時人們幹活卻幹勁十足,工地上熱火朝天,還沒有偷懶耍滑的。

過去農村修水庫,女人工地支鍋做飯,男人不發工錢卻幹得熱火朝天

聽完杜大爺的介紹,一幅幅“為有犧牲多壯志,敢叫日月換新天”的場景浮現在眼前。我心裡一直有幾個問題不太明白,為什麼當年不發一分工錢,人們卻幹勁十足?為什麼當年伙食吃得不好,人們卻那樣有激情?為什麼當年條件那麼艱苦,人們仍然修成了那麼大的堅固工程?

反觀現今社會,為什麼有的人工資高高的,卻天天喊著累成狗?為什麼有的人天天吃著山珍海味,卻懶散如豬?為什麼現在機械裝置、工程技術那麼發達,新聞上經常曝出豆腐渣工程?

(圖文/明之)【想了解更多精彩內容,或者想分享您的故事,敬請關注《新圖視野》,並提供採訪拍攝線索。開啟平凡視界,感受百味人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