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故事:以毒攻毒

乾嘉年間,蘇州府太倉縣衙前銅鼓巷,巷內有一王姓人家,世代以收購中藥為生。王家三代單傳,傳至王三槐,娶妻陳氏,也是奇事,自生下獨子王燦後,陳氏從未開過懷。三槐怕王家自此絕後,早早託人說媒,王燦十八歲就迎娶了崑山的吳琪兒。

吳琪兒知書識禮,進門後謹守婦道、孝敬公婆,不曾想三年後,肚子竟是毫無動靜。三槐常年採購中草藥,多少懂點醫道,為吳琪兒把過幾次脈,沒搭出什麼異常,於是又花了三兩銀子請蘇州府的名醫診斷,把完脈的名醫也是一臉的懵逼。

陳氏常常在三槐父子不在家的時候,對著吳琪兒拍桌子、甩凳子,或是指桑罵槐地數落兒媳婦是隻不會下蛋的母雞。每每這種時候,吳琪兒自知心中有愧,總是低著頭不吭聲,撩起衣襟擦擦眼淚走回屋裡。

一天大清早,三槐父子又進山收購草藥了,陳氏在堂屋裡生了會悶氣,腦子一動想出個歪主意,跑出去伸手把雞窩裡一隻養了十來年的老母雞抓出來,咔擦一刀宰了,剝光毛,然後切切剁剁,放進一口盛滿開水的鍋裡,爐灶裡不停地添柴加草,足足煮了兩個時辰。揭開鍋蓋,一股香味撲鼻而來,陳氏轉過身摸過鹽缸想往裡加鹽,一看鹽缸空了,到隔壁李嬸家要些鹽。

午飯時,陳氏笑眯眯地到吳琪兒房裡招呼兒媳婦出來吃飯,吳琪兒有點受寵若驚地看著婆婆的臉,心想今天是咋滴啦,早晨太陽沒從西邊出來呀!再看到飯桌上放著一盆熱氣騰騰、香氣四溢的雞湯,吳琪兒使勁地掐了自己的大腿,沒做夢!生疼生疼的哩。

吃飯時,陳氏一個勁地往吳琪兒碗裡夾雞肉、倒雞湯,她自己卻一口不沾。吳琪兒心裡雖有疑惑,但婆婆說的也對,只有把身子養得棒棒的,才能可勁兒生娃。

飯後陳氏沒讓兒媳婦收拾碗筷,催著吳琪兒回房去休息,她說這點事由她來做就行了。

陳氏的小九九打得啪啪響,獨生子二十出頭了還沒有子嗣,有錢人家還能納個妾,像他們這種小戶人家想都不敢想,休掉吳琪兒,王燦也不肯,那只有一條路,就是………十年的老母雞是大毒物,為了王家後代,只得狠下心捨棄了。兒媳婦,莫怪婆婆下此毒手,我也是沒有辦法,誰讓你只會打鳴,不會下蛋!

估計再過幾個時辰,灌了一肚子老母雞湯的吳琪兒,就得暴斃在房裡,那時就是神仙出手也查不出死因,過了這段時間,再找個能下“蛋”的小雞雛為兒子續絃,為王家生上一堆娃。

陳氏坐在客堂裡胡思亂想了一通,竟自悠悠地睡著了。

也不知什麼時候,陳氏耳邊只聽得有人叫喚她,睜開眼,吳琪兒笑盈盈地站在她眼前,她像見了鬼似的一下跳了起來。厲聲喝問,你是人是鬼!

吳琪兒糊塗了,才多會的時間,一向精明的婆婆敢情是被鬼纏身了!

正好此時,三槐父子回到家裡,見婆媳二人對峙著,就各自拉開自己的婆娘問個究竟。

吳琪兒先開口,她從婆婆上午殺雞煮雞湯給她喝,到剛才見到她像見到鬼似的異常說了一遍。

三槐聽說陳氏把老母雞宰了,還熬了湯給兒媳婦喝,臉色霎時就變了。他把陳氏拉進自己房裡,順手就是一個巴掌,陳氏捂著搧紅的臉頰不敢說話,

孩子不懂,難道你也不懂,這十年老母雞湯的毒賽過砒霜,喝了可是要死人的!

陳氏委屈地看了一眼丈夫,低聲回答,我也是沒辦法,怕王家絕後,

再絕後也不能幹這傷天害理的事兒!琪兒喝湯到現在多久了?

有三個時辰了,

三個時辰!沒一點異常?

我也鬧不明白咋回事兒,

去,到灶頭看看,

兩人一前一後來到灶間,三槐仔仔細細查看了一番,發覺灶臺上似有蟲兒爬過的痕跡,再翻開草藥垛,一條半尺長的大蜈蚣失蹤了,那是他在山裡花了一吊銅錢從山民手裡收購的。

三槐似乎明白了幾分,再追問陳氏,燒雞湯時你離開灶臺過嗎?

陳氏想了想,說,開鍋時我去李嬸家討了點鹽,當時鍋蓋是開著的,

三槐拍了拍腦門,自言自語說,那就對頭了。蜈蚣聞到雞湯鮮味,從籠中逃出,沿著灶臺爬上來,一頭掉進湯鍋,遇著滾沸的雞湯,瞬時融化了。十年雞湯是大毒,半尺長的蜈蚣也是大毒,這叫以毒攻毒。

翌年開春,吳琪兒肚子就有了動靜,年底生了一對龍鳳胎。

自此一家三代人和睦相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