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洞裡的故事

想了很久,決定用樹洞這種方式來敘述她不為人知的過往和悲慘的故事。

她一臉茫然的坐在路邊椅子上,此時的她已經沒有力氣再去想該怎麼辦了,就這樣,看著路上越來越多的穿著統一廠服佩戴著廠牌的員工走進廠區,那些人也都有意無意的打量著我,我垂下了眼睛,不知所措,直到聽見一陣鈴聲響起,這才不見人群出入。

沒過一會從廠區裡內開出了一輛電瓶車,車裡坐著幾個男女,(那時還不知道級別不同的人穿廠服和佩戴廠牌繩子的顏色不同這個制度)。只見坐在最前排的一個戴著眼鏡中年男子看向著我,隨後對旁邊的司機說了些什麼,那年輕司機開到邊上問我是找人嗎?需不需要幫助?我很意外的驚喜和他簡單說明了情況,是找人,但聯絡不上她,也不知道她在哪個分廠,只知道她的名字和崗位。只聽那位戴著眼鏡中年男子說話了,聲音帶著重重的臺灣腔,這樣吧,這個電瓶車是要去各個分廠接送辦事員工的,你上車跟著我們一起到各分廠去打聽吧。我點了點頭,連聲鞠躬道謝,上了車,一路也沒人說話,特別的安靜,就這樣我跟著從一廠到二廠再到五廠一路向保安處打聽,車上的人也換了好幾批了。不得先誇讚一下這個廠真的好大,門口站崗的保安也都很年輕帥氣,好像軍人一樣筆挺的站在崗位亭,我內心感受到了這是一個很嚴格的軍事化工廠。每個廠路程不遠有的相隔五分鐘有的相隔十分鐘,有的就在隔壁,直到了六廠,終於有了訊息,因為同學是做外發員,經常要籤外出放行單所以門衛都認識,我拜託保安大哥叫她出來了。我站在廠門外,看著廠內有沒有人出來,盼望著能馬上見到老鄉的喜悅。

這時保安拿了一張訪客登記表要我填寫,還要求看了身份證,一邊問我是不是要來進廠的,我不好意思的說了聲是,他說看你還很小啊,才滿16歲了啊,怎麼就出來打工啦,我害羞的不知道怎麼回答…就在這時,終於看到熟悉身影跑出來了,我大聲的喊著同學的名字向她招手,那一刻我像極了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