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裡的奇異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深山老林裡住著一戶人家,男耕女織,撫養著兩個女兒(一說姐姐和弟弟)。姐姐有十二三歲,平時很老實又聽話;妹妹有七、八歲,平時很聰明,很活潑。一天,媽老漢有事要出遠門一趟。臨走前的晚上,媽老漢特別交代兩姊妹要關好門,有人來喊開門的話一定不要隨便開啟,白天就去請家婆(外婆)過來幫忙照顧。姐妹兩個齊聲回答:“要得。”

事情沒有不漏風的牆,又恰巧隔牆有耳——這話偏偏讓山上的熊家婆聽到了。熊家婆就準備打扮成外婆的樣子(也有些故事是外婆被老熊嘎婆吃了後打扮成外婆的樣子)。

第二天,媽老漢很早就走了,姐妹兩人把門關得很緊,還上了插削,坐在灶門口烤火。準備晚點就去喊家婆(外婆)過來幫忙照屋。正在這時,突然門外有個聲音輕輕的在喊:“兩個娃兒快點開門,家婆(外婆)來了。”

姐妹倆很警惕,還沒去喊家婆的嘛!怎麼家婆就自己來了呢?兩姊妹只把門拉開了一條縫。姐姐說:你是我外婆的話,你把手伸進來給我摸一下子。一隻毛茸茸的手伸了進來,姐姐摸了之後說:“你不是我家(外婆),我家婆指頭沒長毛。”

熊家婆說,我手頭粘了好多草,我去洗乾淨。老熊嘎婆來到門口前,找到一泡牛屎,把牛屎敷到手上。熊家婆再次敲門:“娃兒快點開門,家婆來了。”姐姐說:你還把手伸進來給我摸下子。老熊嘎婆把手給姐姐摸,姐姐說:你不是我家婆,我家婆手指頭有頂針兒,你沒得。

老熊嘎婆說,你等哈,我可能把抵針落在路上了,我去找下了來。老熊嘎婆來到當門口的菜地裡,哈到了一塊鐵皮皮,戴在手上。回到門邊把手伸進去說:“我找到抵針了,你看嘛!”

姐姐講,那你把腦殼撐進來給我看哈。熊家婆把腦門心撐進門裡面。姐姐看了就說:你不是我家婆,我家婆腦殼有個包,你沒得包。

熊家婆就在屋邊搞了坨硬點的牛屎巴到腦殼高頭,又喊,妹崽妹崽開門,外婆回來了。(另一個版本是:姐姐要求看外婆的衣服,說外婆的衣服是補了疤的,老熊嘎婆順手就把菜園子里長的四季豆葉子貼起當補疤。)姐妹兩人看倒蠻對了,以為真是外婆,就開門讓熊家婆進了屋。

進到屋裡面,熊家婆講,你們兩個莫點燈咯,我眼睛得了眨巴眼兒,見不得光。兩姊妹就信以為真,沒有點燈。熊家婆有尾巴不能坐板凳,就說挖地挖了琵琶骨痛不要坐板凳,要坐米缸。姐弟兩就去給熊家婆把米缸搬來,熊家婆坐下來。時間就過得特別快,熊家婆想著這兩個年少鮮嫩的“外孫”,不禁饞涎欲滴,尾巴就不由自主的在罈子中搖了起來。“家婆,罈子裡有莫子東西在響噢?”姐姐問。“哪裡啊,我沒聽見呢,可能是老鬚子在地洞裡跑吧,不管它們的!”

“今天晚上你們兩個哪個捱到我睡哎?我是不喜歡不愛乾淨的娃兒,哪個洗的乾淨哪個就捱到我睡。”

姐姐覺得事情好像有些不對頭,到底不對在哪裡又說不出來。妹妹高興慘了,就把自己洗得乾乾淨淨。老熊嘎婆看了妹妹又看了姐姐,“哎喲,你看你姐姐身上好髒喲!今晚就你挨著我睡吧!”。妹妹歡天喜地的和外婆睡在一起。

半夜時候兒,姐姐聽到外婆在吃什麼,嚼得嘣嘣直響…就問:“家婆!你在吃莫子啊?”

老熊嘎婆回答說:“我在吃幹胡豆。”

姐姐說:“外婆,我也要吃”。

熊家婆遞了過了,姐姐一接過來,大吃一驚,呀!外婆吃的不是幹胡豆,是妹妹的一根腳指頭。姐姐心裡明白了,今晚遇到了熊家婆,它把妹妹給吃了。

於是,姐姐壯了壯膽,不慌不忙地對熊家婆說:“家婆,我要切解手。”這時,熊家婆就用索索(繩子)把姐姐的手捆起,意思是不讓姐姐跑了。

姐姐下床去解手,就把手上的索索(繩子)套(捆)在豬圈柱子上,然後搭梯子順著煙囪搬罈子悄悄爬上家裡的房上去,把罈子砸到煙囪里弄得轟轟響…

熊家婆聽了很害怕,問:“娃兒,呢是莫子聲音?”

姐姐說:“家婆,這是外頭在打雷〈熊家婆怕打雷〉。”

熊家婆抖著聲音說:“我怕打雷,那怎麼辦呢?”

姐姐說:“家婆,床邊有一個大櫃子,你在那裡面躲著就沒事了。”

熊家婆一聽,趕忙鑽進櫃子躲起。姐姐一下把櫃子蓋鎖了。然後,姐姐去燒了一鍋開水,把開水從櫃子蓋縫裡倒下去,燙得熊家婆在裡面又板又叫,最後終於把熊家婆燙死在櫃子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