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因為一次沒幫忙,我就成了全村人眼裡有本事就“了不起”的人

文中為真實人物的存在,為我的朋友。我就以第一人稱來講述朋友的真實故事。

我出生在農村很普通的家庭,父母特別憨厚,造就我也特別憨厚,不懂得拒絕別人,還會有錯覺就是別人找我幫忙是看得起我。所以,這個缺點造就我一直毫無原則的去幫,以至於我現在開始懷疑我的缺點是很要命的缺點。小時候父母忙著在鄉鎮販賣青菜,做著小生意,養家餬口,基本沒管過我,我每天放學回家自己完成作業,自己吃飯睡覺上學。成績還算可以,因為我家在村上同一姓氏的很少,也基本沒有特別走的近的鄰居。農村會依據,本家人口的多少而有優越感。因為爸媽白天基本在街上賣菜,我自己在家看書學習,但爸媽不在家,有時餓了,看著別的孩子吃東西,大人都是一笑領著走開。印象最深記得一次,實在餓的很,我站著看鄰居別的姓的給孫子們吃剛蒸好的饅頭,我只是看,鄰居奶奶大概看出我的飢餓,走進屋給我拿了一個。晚上爸媽回來,我告訴他們,爸媽就讓我給送了些菜,還給拿了今天在街上給我買的果子,分給鄰居吃。父母就是這種性格的人,外人給你一個好,我還你十個的那種。

就因為一次沒幫忙,我就成了全村人眼裡有本事就“了不起”的人

我一直屬於悶聲學習,幸運的是在那個只能死學硬學的年代我考上了本碩連讀的醫學研究生。鄉政府會為考的優秀的,去村裡連放三天電影,那也是我家門前第一次那麼熱鬧。但熱鬧歸熱鬧,因為大多不同姓,還是沒有交集。我研究生畢業之後回到我們縣城的人民醫院,從那一刻開始,我才知道我有那麼多的叔叔大伯。隨著人們生活經濟條件的提高,稍微家裡條件好些都選擇縣醫院,除非特別嚴重的病,會選擇去上一級的醫院做檢查或者去北京上海的大醫院。

自從我到我們當地醫院,我們村上的大小病只要來縣醫院都會找到我,開始時我會親力親為的跑,帶著去掛號,或者帶他們去找他們已經打聽好的哪個哪個醫生是出名的醫術好。我當時的錯覺就是,我終於熬出來了,爸媽也熬出來了,這樣他們也願意接受不是本姓的我爸媽,對我爸媽友好,也是變相的一種揚眉吐氣了。以至於我們村人來時生什麼病,第一時間我都知道,半夜打電話過來,如果有需要我也會出現在醫院。但這樣無止境的幫,給我的生活和家庭帶來了好多負面的影響。

就因為一次沒幫忙,我就成了全村人眼裡有本事就“了不起”的人

之前老家一個大伯,有輕微的腦梗,他的兒子帶他來醫院檢查後,我留他到家裡吃飯,他們倒也爽快答應。來家後,老媽和老婆在廚房一頓忙活,等到快吃飯時找不到那個大伯了,後來每個房間都找,找到了,他在閨女的床上睡著了,鞋子沒脫,身上還有早上捕魚時沒換洗衣服的魚鱗,魚腥味。急忙叫醒他,他還在一直低估這個輕微腦梗,他頭暈病又犯了。老婆愛乾淨,我永遠忘不了老婆看我的眼神,恨不得把我生剝了。老媽怕尷尬,急忙把老婆叫了出去,我不知道老媽怎麼勸的老婆,老婆回來就打了招呼臉色不對,也沒搭理我。其實我知道他人不算壞,他就是分不清場合。這是後話

還有一件至今讓我想起來都心有餘悸的事,莊上一個三嬸生病了,毫無徵兆的昏迷狀態,三嬸的家人來時好話說盡,我也力所能及的幫,一切都查了,但又查不出原因,請了上一級專家會診,也找不出原因,但又不能轉院,因為這種情況,可能轉院的途中人可能就不行了。因為一家人囑託,我每天會過去看下情況,給他們細緻講解病情,又主動買了些水果送給管床醫生。住院不到半個月花了將近10萬,住的EICU。在第十四天,我還在寫病歷,負責三嬸的管床醫生讓我下樓一趟,到了EICU我驚呆了,三嬸一家把EICU的醫生辦公室給砸了,醫院病房走廊裡的微波爐,護士站的電腦,整理好的病歷,醫生辦公室的病歷,無不散亂不堪。大致他們想法過激,認為是醫生不讓他們轉院耽誤了病情,但我每次都給他們講解病情的情況啊,他們一致認為我們留他們下來就為了掙他們的錢,給解釋上一級專家給的意見也是不能轉,轉的途中隨時會有生命危險,他們竟然說,誰知道你們從哪請來的假專家……很尷尬的處境,領導對我進行了批評,家裡罵罵咧咧的走了,最終協商賠付了醫院損失,據說家裡人賠付時還在罵,大有我也是同夥的意思。

這事老婆知道後,沒少訓我。但最終讓我死心的是一件小事,一個二伯母因為早年有骨質增生,走路有些跛腳。他們不知從哪打聽來的訊息,可以辦理殘疾證,可以每月領錢。這個辦理就在我們醫院檢查完,情況符合就可以當場辦理,但她的情況不符合。她跟著我到辦公室,講了一堆生活困難之類的話,我跟她苦口婆心的講解,最終她和她們一家惱怒了,氣哼哼的走了。那年端午回家過年,遠遠的看見二伯母一家在村口說笑聊天,我下車和老婆過去打招呼,給二伯遞煙,二伯眼神遊蕩沒有要看我的意思,也沒接煙就大聲的嚷嚷,“說我們家又不缺煙,你現在有本事了,厲害了啊,找你辦個小證拿共產黨點錢花花都不行,村裡你大伯看完病去你家吃個飯睡個覺,瞧你們那一家,嘴不是嘴,臉不是臉的……”就是之前頭暈睡在床上的大伯,我竟不知竟因為老婆當時臉色不對,他就回來大肆渲染我們的不是,完全忽略帶他掛號看病的種種。對於這種無理的指責,我竟不知怎麼說,也許沉默是最好的武器。因為他們感覺這是理所應當。他們需要幫忙你的幫,不幫就是你有本事了看不起人

就因為一次沒幫忙,我就成了全村人眼裡有本事就“了不起”的人

因為我的無底線幫忙和不懂得拒絕,給我的家庭造成極大的困擾,我一直盡心盡力,但沒想到一個不到位就造成這種局面。老婆甚至想換個城市發展,遠離人情世故……

隨著年齡的增長,對於幫忙一說也看的淡了。更主要是沒了年少時得熱情,現在更多的是麻木。之前有一句話“救急不救窮”,我突然對這句話有更深的認識就是,急需的可以幫,經濟上的急需。這個窮更多的意義上,指的是心窮,心窮的指的不是經濟上的貧窮,更多的是指思想上的貧窮。盡心盡力的幫了,別人不懂得感恩,反而指責你幫的少做的少沒幫到位。很多人選擇幫助別人與否,大多數取決於需要幫助的這個人平時的表現更要考慮有沒有超出自己的能力範圍。但被幫助的人不是更應該考慮,自己平常有沒有做到位,然後再思考別人有沒有把情分做到位!相信在醫院上班的都會深有感觸。說到底我也是心窮,不心窮怎麼會感覺盡心盡力的幫忙會換來別人的肯定呢。真正內心強大的人,是不在意這些外在的肯定的。到中年看透後,別人怎麼說我們管不了,做好自己,內心強大比什麼都來的實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