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志怪故事:馬縣令蝴蝶夢

宋朝時北方某地縣令馬某勤政愛民,明察秋毫。這年的春天,他接連幾天下鄉督促春耕,終於有了一日清閒。吃過早飯,他又和衣躺在床上一直睡到快中午。朦朧中得到一夢,一隻蝴蝶被牆角的蛛網粘住,又有一隻大蝴蝶飛來撞破蛛網把它救走。片刻後,又有一隻小蝴蝶粘在了殘破的蛛網上。大蝴蝶又飛來看了看,這次卻置之不理。縣令心生不忍,順手把小蝴蝶摘下放生。

古代志怪故事:馬縣令蝴蝶夢


夢剛做到這裡,馬縣令被一陣敲門聲驚醒。班頭在門外說道:“老爺趕快升堂吧,縣裡出了三條人命。”縣令一驚,急忙起身整理衣衫,來到前廳大堂。只見大堂上跪了十幾人,其中有三個人五花大綁,堂下還來了很多人圍觀。

班頭上前說道:“老爺不要著急,這是兩個案子。其中一個是無賴李四偷牛被周老漢發現,糾纏中把周老漢刺死。另外一樁是張塾師的兩個兒子打死了趙員外的公子,都不復雜。”

縣令先提審李四,這個李四獐頭鼠目,讓人望而生厭。他不斷嚷嚷道:“小人冤枉,是那周老漢拿棍子打我,我是迫不得已自衛,才失手殺人!老爺明察啊!”馬縣令問道:“我且問你,你到周老漢家做什麼?帶刀又是做什麼?”李四不說話。縣令說道:“再不如實講來,就大刑伺候。”李四隻好招認,他到周家偷牛,怕被人發現捱打吃虧,提前懷揣一把尖刀。

縣令勃然大怒道:“正是春耕時節,偷牛已是重罪,又持刀殺人,罪不容誅。來人,先打二十板子,押到一旁。”

再看張家的兩個兒子,大兒子他認識,是縣裡的秀才,溫文爾雅,一直被鄉鄰所稱道。縣令語氣緩和了些,先讓人鬆綁,然後讓張家大兒子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詳細供訴。張家大兒子說:“我父去學堂路上,在街頭小攤前吃餅,趙家公子縱馬飛馳,撞到老父。不巧腦袋磕在一塊石頭上,當場身亡。我和弟弟趕來理論,趙公子毫不講理,言說自家家財萬貫,多花點錢把我家幾口人的命都買了。學生一時忍耐不住和他撕扯,一腳踢在他的襠部,失手殺人,望老爺開恩,從輕發落。”

張家小兒子急忙插口到:“不完全是這樣的,趙家那廝上前毆打哥哥,我在後對他後腦一拳,把他打死,總算替父報仇,我死而無憾。”旁邊的趙員外喊起來:“老爺您聽見了,是這兄弟二人共同把我兒打死,全部處死才合乎律法!”

縣令瞪了趙員外一眼,說道:“不要插口,一會兒我再來問你!”趙員外家的兒子跋扈囂張,馬縣令早有耳聞。這小子最喜歡縱馬飛馳,越是人多的地方,越是用力打馬炫耀。多次撞傷行人,踢翻攤位。每次都是趙員外花錢擺平。沒有人來告狀,縣令也沒辦法治理他。沒想到這次終於釀成了大案。

古代志怪故事:馬縣令蝴蝶夢

堂下跪的老婦是周塾師的妻子。縣令問她對可知道兩個兒子哪個是凶手。周老婦說道:“大兒子文質孱弱,小兒子種地砍柴孔武有力,趙公子想是被我小兒子打死。只求老爺看在對方傷人命在前,從輕發落。”縣令道:“一般人家都是心疼小兒子,你不在現場,卻指認小兒子毆死人命,想來這個兒子是收養的吧?”

周老婦只是落淚,並沒有辯解。班頭上前說道:“這大兒子是前妻所生,小兒子才是親生。”馬縣令“咦”了一聲,繼續問道:“周老婦,你讓前妻的兒子讀書,親生的種地。現在又指認親生兒是凶手,這其中定有古怪,大堂之上要如實供訴,不然的話,律法可不偏袒年邁之人。”

周老婦哽咽說道:“我丈夫前妻去世,大兒子還沒斷奶,是我把他撫養長大,和親生沒有不同。大兒子讀書,小兒子種地,不是我沽名釣譽為了博取好名聲。是我那親生兒從小不喜讀書,卻喜歡勞作。我和他父親認為人生一世,應當按照自己喜歡的方式安排生活,所以也沒強迫他學習。大兒子剛結婚一年,兒媳生下一個孩子還在襁褓之中,我實在不忍心讓這襁褓中的孩子還沒斷奶就失去父親。”馬縣令忽然想起剛才做的蝴蝶夢,心裡一動,沉吟了良久。

他忽然看到押在一旁的李四,眼前一亮。對那賣餅的小販說道:“周先生在你攤前吃餅,當時這李四是不是也在場?”小販說道:“回老爺,李四並不在場!”縣令臉一沉,說道:“嗯?你再好好想想。”小販看縣令臉色不對,改口道:“小人受驚過度,記不太清,李四應該是也在我攤上吃餅。”

縣令說道:“這就對了,想來是這李四殺人後到攤前吃餅,趙公子撞倒餅攤,撞死周塾師。眾人糾纏起來,李四急於逃脫,失手毆死趙公子。眾位鄉鄰,你們是不是有目共睹?”來作證的人們有的沉默不語,有的點頭附和。

趙員外大叫起來:“豈有此理,明明是張家兩個兒子把我兒打死,你作為父母官卻徇私舞弊,我誓不罷休。”馬縣令拍案大怒道:“你縱子行凶,因為凶手已死,就不再追究。如果你再生出事端,我定讓你傾家蕩產。”

古代志怪故事:馬縣令蝴蝶夢

趙員外不敢再多說。縣令當場判決:“趙某縱馬撞死周某,按律當抵,因為凶手已死,不再追究。李四偷牛殺人,又失手毆死人命,判處極刑,上報州府。”師爺當場寫下案卷,眾人上前簽字畫押。只有李四大喊冤枉,不肯畫押。

縣令退堂,把眾人遣散。然後對李四說:“你本是死罪,現在救人一命,到了地府也許會抵消你的罪過,能夠轉世為人。另外,我會讓張家兩個兒子給你家送去些錢財,照顧你的遺孤。如果執迷不悟,本官定會讓你在臨刑前吃些苦頭。”於是,李四也在卷宗上畫了押。

後來,趙員外也曾到州府去告狀,因為人證物證俱全,當事人都畫押認罪,沒有翻案。又因為趙公子的確撞死了人,他也就沒有上京告狀的激憤。於是,這兩個案子合併成一個,以李四問斬終結。

(改編在元曲《包龍圖三審蝴蝶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