廈門漁村拆遷:有人身家變千萬,有人和流浪貓一樣無“家”可歸

鳳頭社位於廈門五通燈塔公園附近,這片城中村是廈門離海邊最近的村子,漲潮的時候海水與村子不到十米的距離,但由於拆遷改造,昔日住滿住戶的村子只剩下一片狼藉。

廈門漁村拆遷:有人身家變千萬,有人和流浪貓一樣無“家”可歸

村子位於五緣灣附近,但一直是交通比較閉塞的地方。不過由於租金相對其它城中村便宜,所以住滿了許多“打工人”,給漂泊在廈門的人們提供一處落腳點。而依靠南北各地的住戶和商戶,這片漁村也顯得格外熱鬧,即使是到深夜,路燈下都有喝著啤酒聊著夢想的年輕身影。

廈門漁村拆遷:有人身家變千萬,有人和流浪貓一樣無“家”可歸

去年,廈門加大了對城中村拆遷改造,鳳頭社也成為了其中一員。年中的時候,租戶們就已陸續搬走,如今除了拆遷、清理廢品的人員外,已沒有外人出現。這座城中村,我其實並不是很瞭解,甚至還是頭一回知道它叫鳳頭社,之前也只是因為朋友邀請吃飯的緣故,才在雨夜來過一次。

廈門漁村拆遷:有人身家變千萬,有人和流浪貓一樣無“家”可歸

對這座城中村的印象,一是風浪比較大,二是交通很不方便,三是形形色色,什麼樣的租戶都有。這一切都在這座村子的牆壁上噴了一個“拆”字後結束,如今只剩下滿目瘡痍的建築,還有一些還沒得及收拾的傢俱,以及被人遺忘在角落裡的喵星人。

廈門漁村拆遷:有人身家變千萬,有人和流浪貓一樣無“家”可歸

廈門漁村拆遷:有人身家變千萬,有人和流浪貓一樣無“家”可歸

因為屬於拆遷狀態,樓房有一定的危險度,並且我們的目的地是五通燈塔公園,算是誤闖進入村子,所以只是稍微逛了一條巷子,便沿著主街退出就發現數量不少的貓。這些貓也並不怕生,只要在一定距離範圍內,還會與你對視。

廈門漁村拆遷:有人身家變千萬,有人和流浪貓一樣無“家”可歸

廈門漁村拆遷:有人身家變千萬,有人和流浪貓一樣無“家”可歸

由於人們迅速搬走,村子也隨之進入拆遷狀態,所以這些貓也失去了食物來源。但在現場看到,一些貓也拖著說不清模樣的東西進食,旁邊也有一些已被晒乾,看那模樣估摸著是附近原餐館冰箱裡來不及清走的食材,只是失去冷凍效果,大都已腐爛發臭,但對這些飢腸轆轆的貓而言卻是大餐了。

廈門漁村拆遷:有人身家變千萬,有人和流浪貓一樣無“家”可歸

廈門漁村拆遷:有人身家變千萬,有人和流浪貓一樣無“家”可歸

這些小傢伙有些原本就是被遺棄或走失的流浪貓,也有一些或是因為拆遷,住戶搬家時遺棄造成。這樣的貓,全城每個角落都有,城市的變遷改變,人口的移動,讓它們的數量一直在增長。

廈門漁村拆遷:有人身家變千萬,有人和流浪貓一樣無“家”可歸

在這場拆遷改造中,有人一夜之間身價變千萬,有人卻與這些流浪貓一樣無“家可歸”。我們總是會因為種種原因愛上一座城,也總是以為找到了一個家,但其實大部分人都會選擇離開,一直漂泊。

廈門漁村拆遷:有人身家變千萬,有人和流浪貓一樣無“家”可歸

這是城市發展過程中最無情的一面,特別是一座有抱負的城市,但這是必經階段的發展必然性。很無奈,很現實,唯一的辦法就是努力留下來,真正找到一個屬於自己的家。

廈門漁村拆遷:有人身家變千萬,有人和流浪貓一樣無“家”可歸

村子的未來發展,這裡不進行分析,從地理位置、地形來看或是廈門東的第二個曾厝垵。而且有了之前的規劃經驗,想來這座未來的漁村特色小鎮會有更好的吸引力。而到那個時候,不知這些流浪貓是否還在繼續流浪,又或者找到了新的主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