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掌握了你的臉,誰便掌握了你所有的祕密

鏡觀 誰掌握了你的臉,誰便掌握了你所有的祕密

一度被認為小題大做的郭兵在網上收穫了越來越多的支持者。

2020年12月29日,郭兵訴杭州野生動物世界有限公司(下稱“動物世界”)二審開庭。在早先的一審宣判中,法院責令動物世界刪除郭兵辦理年卡時提交的包括照片在內的面部特徵資訊。但對於動物世界在經營活動中使用人臉識別技術,認定其行為本身並未違反相關的法律規定。郭兵認為這一判決對當下人臉識別濫用的警示作用不明顯;動物世界也認為,收集郭兵個人生物識別資訊並無不當,無需對相關資訊進行刪除。

二審判決結果還未公佈,越來越多的人加入了郭兵的戰隊。大家發現除了每日進出的大廈、小區紛紛安裝了智慧門禁系統,租個房子要掃臉、寄個快遞要掃臉、逛個公園要掃臉、著急買個廁紙也要掃臉……對資訊保安擔心的同時,人們也真是被人臉識別折騰煩了。

其實,大多數人在習慣戴上口罩之前,並沒有意識到,每天暴露在各種公共、私人攝像頭之下的臉龐,會面臨著某種風險。相反,作為公共安防的受益者,很多街區、家庭,主動安裝了實時監控攝像頭。而當下,反反覆覆地摘口罩、拍照、識別、上傳失敗、重新拍照的日常,卻彷彿在不斷提醒每一人,在萬物互聯的今天,“誰掌握了你的臉,誰便掌握了你所有的祕密”。

有人說,不就是逛個公園嗎,我一年也不見得來一次,有必要在你這裡儲存刷臉的資訊嗎?其實,在各個傳統領域迭代升級的當下,景區智慧升級也並非不可理解。每逢假期,各大景區都要提心吊膽地坐等被網友們罵上熱搜,改變“擁擠”“低效”“髒亂”的局面,是景區和遊客共同的需求。2020年疫情期間,不少公園、景區都實現了實時監控人流、分時段預約的功能,這無疑離不開管理模組的智慧升級。

人臉識別技術起源於20世紀六七十年代,主要是通過面部影象特徵的提取與對比來進行的。隨著近些年人工智慧、大資料、雲端計算的發展,人臉識別的應用場景呈爆發式增長。從街頭、機場的安防監控到手機的刷臉開機、支付,再到醫院、公園的“非接觸式”測溫等。應用場景的增多,離不開技術革新對提效降本的需求,自然還有資本的內在驅動。

人臉識別通常離不開攝像頭,我們也早已習慣了生活在各式各樣的攝像頭之下,無論在國外還是國內,城市還是鄉村,公共空間還是私人領域。專注於計算機視覺技術的風險投資公司LDV在2017年的行業預測報告中就已指出,2022年全球攝像頭總量將達到44萬億部,配置攝像頭的產品包括安防系統、機器人以及一些智慧家居產品。也就是說,每一天,即便你不出現在街頭、商場的公共監控畫面中,也逃不過鄰居家的車載攝像頭、朋友的手機鏡頭,甚至你自己為遠端照顧寵物而安裝的家用監控攝像頭。

大多數人對技術並沒有太多警惕之心,一直毫無戒備地將自己的照片、家人的照片,主動交付給各種美圖軟體、社交軟體,任由其被修改、傳播。我們更願意相信生活將受益於技術的發展,比如未來幼兒園會通過攝像頭進行面部識別,只允許特定的人靠近幼兒園、接走孩子;家用冰箱會通過攝像頭識別家庭成員,製作不同配料、溫度的飲品。只是和所有技術的發展路徑一般,隨著它不斷和這些浸入日常的應用場景發生衝突時,我們便又一次面對“科技與人性既對立又共生”的難題。

這兩年,部分中小學甚至大學的教室裡引入了人臉識別系統,識別學生是否上課走神、打瞌睡。事情引發了人們激烈的討論。類似的新聞還有,為了防止商業賄賂,上海各大醫院啟用人臉識別,“抓”醫藥代表;南京某區環衛工人的工服上被掏了兩個小洞,方便聯網的手機攝像頭實時監控工人的工作情況……這些讓人哭笑不得的應用場景,究竟是技術越界了,還是人性越了界?是技術放大了人性,還是人性誘導了技術?在討論出結果前,我們除了寄希望於加強監管,又該如何保護個人的隱私不被濫用甚至偽造?我國目前雖然沒有出臺專門針對人臉識別技術的法律規範,但是採用國際通行做法,將人臉資料劃入敏感個人資訊進行從嚴監管。

我們對於人臉識別技術的焦慮,多少映射了這些年人工智慧等新技術發展引發的對不確定性的焦慮。不過,技術發展就是這樣,“你喜歡也好,不喜歡也好,它仍將征服世界”,這是海德格爾的看法。世界也一直是這樣的,你喜歡也好,不喜歡也好,永遠是機遇與風險並存。受疫情影響而面臨生存風險的各個景區,或許可以好好琢磨一下,什麼是真正的智慧化改造,而不僅只是跟風似地停留在“刷臉入園”這麼簡單的一步上。

來源:中國青年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