駕車途中突發“三方事故”致兩女童死亡 英語教師因交通肇事獲刑被開除,提出再審申訴

4月25日下午,天空下著濛濛細雨。四川宜賓市筠連縣古樓小學校門口,卜鴻飛眼望熟悉的校門,表情無奈又略顯苦澀。雖然時值星期天,但因“五一”調休,學校正常上課。

卜鴻飛曾在這裡工作了整整17年,擔任英語教師;但現在,他再也不能回到他的英語課堂,曾經工作的教室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之地。

駕車途中突發“三方事故”致兩女童死亡 英語教師因交通肇事獲刑被開除,提出再審申訴

↑2021年4月25日下午,卜鴻飛在曾經工作17年的古樓小學門口留影。

4月22日,宜賓市筠連縣教育和體育局印發檔案,對卜鴻飛作出“開除處分”的決定。這一切,都源於卜鴻飛此前駕車涉及的一起致2名女童死亡的“三方交通事故”,事後交警認定他擔主責。

2020年8月23日,卜鴻飛犯交通肇事罪,獲有期徒刑2年、緩期4年執行的一審刑事判決書生效,他由一名教師變成了罪犯。

但判決書生效之後,仍繼續正常工作的卜鴻飛,沒想到在今年新學期開學不久就受到開除處分。筠連縣教體局表示,卜鴻飛的行為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根據《事業單位工作人員處分暫行規定》相關規定,經研究決定,給予卜鴻飛開除處分。

對此,卜鴻飛表示不服,並堅稱自己的車當初並沒有碰撞搭載2女童的摩托車。“我當初‘認罪認罰’,貸款積極賠償受害人家屬,就是想盡一切努力保住工作。沒想到到頭來一場空,我現在不服判決,反悔‘認罪認罰’,堅持申訴。”

駕車途中突發“三方事故”致兩女童死亡 英語教師因交通肇事獲刑被開除,提出再審申訴

↑2021年4月25日,卜鴻飛重回事發現場。

目前,卜鴻飛已委託律師提出再審申訴。不過,他的代理律師表示,現在才開始做相關準備工作,只能依法處理,不敢貿然評價。

事故:

他駕車上路 摩托車倒地

兩女童被對面來車碾壓身亡 交警認定他擔主責

2019年12月14日,星期六,卜鴻飛根據學校安排,前往古樓小學為九年級學生義務補習英語課。另兩名搭車返校的同事,按約定在筠連橋頭等他。

當時,時年48歲的卜鴻飛已拿駕照約3年,兩年前按揭貸款買了輛別克昂科威越野車代步,每天往返於古樓小學和筠連縣城。

由於他家所在的小區沒有停車場,他一般都將車停在河對面的匯鑫廣場地下停車場。

紅星新聞記者注意到,匯鑫廣場地下車庫進出道路連線筠連縣濱河西路二段,出口是較陡峭的爬坡道路。坐在越野車駕駛位置,爬坡過程中形成的仰角導致駕駛員無法看到路面全貌,只能憑個人經驗“盲駕”出庫。

出身於鄉村教師家庭的卜鴻飛是個謹小慎微的人,平時也非常愛惜車輛。他向紅星新聞記者回憶,當時,他在駛上路面時曾剎住汽車觀察,確認前方無車後右轉駛上路面,準備前往橋頭接同事。由於右前方路邊停了輛車,他右轉彎幅度略大。

可就在車頭尚未過道路中線時,他猛然發現左側一輛踏板式摩托車倒地。卜鴻飛回憶,他當即停車下來檢視,發現車後的道路中線對面,躺著兩個血肉模糊的孩子。“我當時確實懵了,聽到有人說是對面的來車碾壓了兩個孩子……”

路上圍過來很多人,卜鴻飛聽到了一名女子(受害人母親、摩托車駕駛人謝某)聲嘶力竭的哭喊聲,也看到了自己行車路線反方向道路中,停了一輛黑色越野車。

意識到出事的卜鴻飛,走進匯鑫廣場地下車庫打電話報警。當警察趕到後,卜鴻飛主動上了警車。

駕車途中突發“三方事故”致兩女童死亡 英語教師因交通肇事獲刑被開除,提出再審申訴

↑2019年12月14日,事發現場視訊截圖。受訪者供圖

事後,筠連縣交警大隊認定事故發生於當日上午8時15分,卜鴻飛駕駛的小型普通客車與謝某駕駛的摩托車發生碰撞,搭乘摩托車的聶某甲、聶某乙倒地後被邱某雲駕駛的小型普通客車碾壓,造成聶某甲當場死亡和聶某乙搶救無效死亡和3車受損的交通事故。

駕車途中突發“三方事故”致兩女童死亡 英語教師因交通肇事獲刑被開除,提出再審申訴

↑2019年12月14日,筠連警方通報情況。

筠連縣交警大隊認為:卜鴻飛駕車由路外停車場駛入濱河西路二段時未注意觀察來往車輛且妨礙正常行駛的車輛通行,違反了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八條“車輛、行人應當按照交通訊號通行:遇有交通警察現場指揮時,應當按照交通警察的指揮通行;在沒有交通訊號的道路上,應當在確保安全、暢通的原則下通行”之規定;邱某雲駕車時疏忽大意,其行為同樣違反了該規定。

而謝某駕駛機動車違規載人且未戴安全頭盔,違反了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四十九條“機動車載人不得超過核定的人數……”、第五十一條“摩托車駕駛人及乘坐人員應當按規定戴安全頭盔”、道路交通安全法實施條例第五十五條“摩托車後座不得乘坐未滿12週歲的未成年人,輕便摩托車不得載人”之規定。

根據道路交通安全法實施條例第九十一條及道路交通事故處理程式第六十條之規定,筠連縣交警大隊認定卜鴻飛承擔本次事故的主要責任,謝某、邱某雲共同承擔本次事故的次要責任,聶某甲、聶某乙無責任。

駕車途中突發“三方事故”致兩女童死亡 英語教師因交通肇事獲刑被開除,提出再審申訴駕車途中突發“三方事故”致兩女童死亡 英語教師因交通肇事獲刑被開除,提出再審申訴

↑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

駕車途中突發“三方事故”致兩女童死亡 英語教師因交通肇事獲刑被開除,提出再審申訴

↑2019年12月14日事發現場示意圖。

紅星新聞記者從筠連縣警方瞭解到,兩名受害人聶某甲、聶某乙是同胞姐妹,歿年分別為5歲、7歲,摩托車駕駛人謝某是兩姐妹的媽媽。

獲刑:

為了不影響工作決定“認罪認罰”

貸款積極賠償受害者家屬,被判二緩四

雖然事發已過去一年半,但卜鴻飛堅持認為他的汽車和謝某駕駛的摩托車沒發生碰撞。原因一是他本人沒感覺到碰撞發生,二是兩車沒有出現肉眼可見的明顯碰撞痕跡。

筠連縣交警大隊事故中隊現場勘查結論也似乎沒有兩車碰撞的有力證據,於是查勘人員提取了兩輛車上的微量元素送檢。宜賓市公安物證鑑定所出具的鑑定意見是:“檢材1(卜鴻飛汽車前部的平行帶狀痕跡處的黑色附著物)與樣本1(摩托車前輪胎面上的黑色橡膠)的紅外圖譜特徵一致。”

“二者的紅外圖譜特徵一致,這就意味著兩車有接觸,在卜鴻飛的汽車車身上檢出了屬於謝某摩托車輪胎上的微量元素。”宜賓交警系統一位從事20多年交通事故調查處理工作的老民警告訴紅星新聞記者,他認為微量元素檢驗證明了“唯一性”,而偵查實驗證明了“客觀性、合理性”。

但卜鴻飛從一開始就不認可交警大隊的事故認定結論,向交警部門申請複核。但複核結果是維持原認定結果。此後的訴訟過程中,卜鴻飛聘請了律師,並首次接觸到刑事司法“認罪認罰”從輕原則。

2019年10月24日,最高檢聯合最高法、公安部、國家安全部、司法部召開新聞釋出會,共同釋出《關於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指導意見》,對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基本原則、當事人權益保障等作出了具體規定。

卜鴻飛在與家人等商量後,為了不影響工作,決定認罪認罰,積極賠償受害人家屬。

2020年1月,卜鴻飛夫妻從銀行貸款26萬元,先後墊付6萬元喪葬費(邱某雲也墊付6萬元喪葬費,後保險公司支付)、贈予受害人家屬16萬元。“我們當時想,對方兩個孩子死亡,確實非常悲慘,我們能賠點錢保住工作,也會很快渡過難關。”卜鴻飛的妻子陳女士告訴紅星新聞記者。

2020年7月8日,筠連縣人民檢察院指控卜鴻飛犯交通肇事罪,並提起公訴。筠連縣人民法院受理後,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被告人卜鴻飛及其辯護人張某某到庭參加訴訟。

筠連縣人民法院已生效的一審刑事判決書顯示,法庭審理查明:2019年12月14日8時15分,被告人卜鴻飛駕駛小型普通客車準備前往學校上班,由筠連縣筠連鎮匯鑫廣場地下停車場駛入濱河西路二段時,與謝某所駕駛的普通二輪摩托車(搭乘其女被害人聶某甲、聶某乙,均系未成年人)發生碰撞,被害人聶某甲、聶某乙倒地後被邱某雲所駕駛的小型普通客車碾壓,造成被害人聶某甲、聶某乙死亡的交通事故。

公訴機關及法院認定被告人卜鴻飛具有自首、認罪認罰情節。開庭前案件民事部分已通過訴訟途徑(調解)處理好,被告人卜鴻飛亦通過贈予及額外補償方式向被害人聶某甲、聶某乙的父母聶某某、謝某支付16萬元,取得了聶某某、謝某的諒解,法院酌情對被告人卜鴻飛從輕處罰。法院認為,被告人卜鴻飛當庭自願認罪,有悔罪表現,宣告緩刑對所居住社群沒有重大不良影響,可適用緩刑。

2020年8月13日,筠連縣人民法院一審判決被告人卜鴻飛犯交通肇事罪,判處有期徒刑2年,緩期4年執行。由於在法定10天上訴期內卜鴻飛未提起上訴,該判決已於2020年8月23日生效。

開除:

被判緩刑後仍正常工作一學期

新學期開學不久,教體局對他作出開除處分

不過,雖然已被判緩刑,但在接下來的2020年下學期,卜鴻飛的工作沒受到任何實質性影響。這一年,他送走了九年級,又接手了七年級英語,開始了他在筠連古樓小學第六個“三年英語”教學工作。他和他的同事們,都已經逐漸忘記他還是一名緩刑期罪犯。

2021年3月15日,新學期剛開學不久,筠連縣教育和體育局相關人員趕到古樓小學校,組織召開教職工大會,宣佈教體局將開除卜鴻飛的工作,這讓一度以為保住了教師工作的卜鴻飛和他的同事們都深感意外。

在這場會議上,卜鴻飛做了長達8分鐘的陳述性發言,主要是為自己作辯解,反覆強調他的車沒有碰撞摩托車,並聲稱其受到他人誘騙作了認罪認罰具結。但是,卜鴻飛的申辯在生效刑事判決書載明的事實面前,顯得非常無力。

參加會議的古樓小學毛老師告訴記者,數十名教職工非常同情卜鴻飛,基本上每個人都發了言,發言內容不外乎惋惜、為卜鴻飛求情。甚至有一半的發言職工,為卜鴻飛被開除公職而難過落淚。

駕車途中突發“三方事故”致兩女童死亡 英語教師因交通肇事獲刑被開除,提出再審申訴駕車途中突發“三方事故”致兩女童死亡 英語教師因交通肇事獲刑被開除,提出再審申訴

↑卜鴻飛獲得的榮譽證書。

2021年4月21日,即在筠連縣人民法院刑事判決生效8個月之後,筠連縣教育和體育局印發“給予卜鴻飛開除處分”的正式檔案。

該檔案載明:“2020年8月13日,四川省宜賓市筠連縣人民法院判決卜鴻飛犯交通肇事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緩刑四年。經核實,卜鴻飛收到《刑事判決書》後未提出上訴。卜鴻飛的行為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根據《事業單位工作人員處分暫行規定》第二十二條‘事業單位工作人員被依法判處刑罰的,給予降低崗位等級或者撤職以上處分。其中,被依法判處有期徒刑以上刑罰的,給予開除處分’的規定,經2021年4月16日筠連縣教體局局長辦公會研究決定:給予卜鴻飛開除處分。”

駕車途中突發“三方事故”致兩女童死亡 英語教師因交通肇事獲刑被開除,提出再審申訴駕車途中突發“三方事故”致兩女童死亡 英語教師因交通肇事獲刑被開除,提出再審申訴

↑筠連縣教育局檔案。

申訴:

兒子安慰他“不要多想,工作後養你”

打算申訴啟動再審,但代理律師稱“依法處理,不好評價”

卜鴻飛出生在宜賓筠連縣山區維新鎮一個教師家庭,兄弟姐妹4個,他排行老四。卜鴻飛在宜賓師專讀書3年後,被分配到老家維新鎮的學校工作。17年前調到距筠連縣城不遠的古樓小學任教後,長期乘坐班車或搭同事的車上班。直到2018年1月,兒子都已讀研究生了,卜鴻飛和妻子陳女士才決定按揭買一輛昂科威代步。

案發時,卜鴻飛剛剛還完汽車按揭貸款,他的駕齡也才3年。開車兩年來,卜鴻飛除了每天載妻子上班下班,還捎帶同事提供方便。

卜鴻飛偶爾喝點小酒,工作之餘醉心於硬筆書法,指導學生的書法作品多次獲獎,閒暇時看看詩詞歌賦等文藝書籍,此外沒什麼特別愛好。

4月23日,筠連縣古樓小學正式停止了卜鴻飛的教學工作。這個原本夫妻雙職工供養的家庭,經濟收入銳減了一半。這讓卜鴻飛75歲的岳母胡澤林暗自垂淚:“原來兩個人上班贍養老人、供娃娃上大學,現在只有一個人工作了,外面還欠了幾十萬債,這日子咋辦哦!”

得知兒子被開除公職,遠在筠連縣維新鎮老家的卜鴻飛父母也很擔心。母親接連兩天給他打電話,詢問他下一步打算。得知卜鴻飛決定繼續申訴後,母親的心似有寬慰,但又擔心花錢後無法改變結果。而同為老師的妻子陳女士,則肩負起一家人的生活重擔。除了每天準點按時上下班,也對丈夫的處境無能為力。

駕車途中突發“三方事故”致兩女童死亡 英語教師因交通肇事獲刑被開除,提出再審申訴

↑卜鴻飛給母親打電話說要申訴。

紅星新聞記者瞭解到,卜鴻飛的兒子正在讀研究生,即將畢業參加工作。得知父親被開除後,兒子安慰他:“好好休息不要多想,兒子工作後掙錢養你!”這反而讓卜鴻飛心裡五味雜陳,很不是滋味:“我做了一輩子老師,突然成了罪犯,接受不了。”

目前,卜鴻飛已通過筠連縣司法局找到法律援助律師,打算申訴以啟動再審,也將對筠連縣教育和體育局作出的“開除處分決定”提起行政複議。不過,他的代理律師表示,現在才開始做相關準備工作,只能依法處理,不敢貿然評價。

4月26日星期一,已被開除工作的卜鴻飛仍然習慣早起,他收拾好家裡的衛生,為70多歲的岳母做好早餐後,便催促妻子陳老師一起快些出門。經妻子提醒,他才猛然發現自己已經用不著趕時間去學校上班了……

紅星新聞首席記者 羅敏

編輯 彭疆

(下載紅星新聞,報料有獎!)

駕車途中突發“三方事故”致兩女童死亡 英語教師因交通肇事獲刑被開除,提出再審申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