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2年,重慶發現一具“腳鐐遺骸”,竟是消失了48年的紅軍師長

1982年4月的一天,在重慶市酉陽縣一個叫鄔家坡的地方,一位農民挖掘出一具無名屍骸。而在這具遺骸的腳踝上竟然還有一副沉重的腳鐐,更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在腳鐐上還有兩根鐵釘釘在腳踝骨處。而這具遺骸上的傷痕慘不忍睹。

看到這樣的遺骸讓人心驚膽戰,此人生前一定遭受了非人的酷刑,而又是一個怎樣的人,以至於死的時候都要帶上腳鐐呢?

民警看著這樣的遺骸心中充滿了疑惑,但是看到遺骸上的腳鐐,可以肯定這具遺骸一定不簡單。

1982年,重慶發現一具“腳鐐遺骸”,竟是消失了48年的紅軍師長

隨即將遺骸的情況上報到政府的有關部門,隨即趕來的專家對遺骸的真實身份進行考證,最終鑑定出這具遺骸的真實身份。而讓所有人想不到的是:這具遺骸竟是一位已經失蹤了48年的紅軍黔東獨立師師長王光澤。

王光澤於1934年在重慶秀山縣消失後,部隊曾多次派人進行尋找,但都沒有結果,由於正值戰亂時期,這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新中國成立後,他的搭檔也就是獨立師政委段蘇權少將,親自來到秀山縣尋找王光澤的下落,但始終一無所獲。

而令所有人想不到的是,王光澤犧牲的地方不是秀山縣,而是酉陽縣。這位紅軍師長王光澤,到底經歷了什麼?為何會戴著腳鐐去世呢?又為何會消失了48年呢?


王光澤,1903年11月11日,出生於湖南省衡永郴桂道衡州府衡山縣金花鄉鶴橋村譚家灣(今衡陽市衡東縣城關鎮鶴橋村)一個貧農家庭。

1982年,重慶發現一具“腳鐐遺骸”,竟是消失了48年的紅軍師長

童年時的王光澤聰慧、逗人喜愛。六歲時,他被本族的私塾老師王世亭收作弟子,在私塾裡開始念《三字經》。

後來因家境貧寒,不久即輟學。8歲給地主家放牛,每天辛勞的割草,但卻連飯都吃不飽,父母看著王光澤幼小的身體,非常心疼。

1914年,11歲的王光澤非常厭倦每天割草放牛的生活,非常想到外面的世界看一看,在母親的支援下,王光澤來到衡州府攸縣舅父家學做木匠活。

雖然是一個小縣城,但是卻也開闊了視野。在舅父這裡,王光澤沒有了在地主家的挨打受罵,雖然清貧,但是每天可以吃飽飯。

在舅父的木匠鋪裡,王光澤學習木匠非常認真,隨著年齡的增長,手藝更是突飛猛進。

而視野和思想也有了極大的轉變,已經19歲的王光澤決定告別舅父,到別處去看看,於是來到衡陽道茶陵縣腰破鎮做木匠活。

王光澤在腰破鎮上幫人做工維持生計,期間認識了許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他們都和王光澤一樣深受地主的壓迫。

而當時的革命暗流湧動,王光澤經常和朋友討論當下的時局。就這樣一顆“種子”埋在了王光澤的心中揮之不去,慢慢地生根發芽。

1926年北伐戰爭開始,革命的風暴席捲全國。在工農運動的影響下,王光澤在茶陵縣加入了工會,參加工農運動,開展反封建鬥爭。

1982年,重慶發現一具“腳鐐遺骸”,竟是消失了48年的紅軍師長

王光澤在工人協會中展現了他與常人不一樣的天賦,他的身上有那種與生自來的領袖氣質。

一次集會中,王光澤帶領鎮上的工農群眾衝到一戶土豪開的雜貨鋪裡,把土豪五花大綁起來,並把他剝削得來的東西分給貧苦群眾。

1927年,蔣介石發動“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大批的共產黨都被國民黨抓捕並殘害,而王光澤所在的湖南,是農民、工人最活躍的地方,自然而然這裡也就成為了反動派政府製造“白色恐怖”最佳的地點,面對危局,王光澤祕密回到了老家。

但是革命的“火種”已經在王光澤心中燃起,回到家鄉沒有多久,局勢稍有穩定,王光澤又回到腰破鎮附近的東山、泥塘一帶,一邊做木工,一邊聯絡曾經工會的戰友繼續從事革命活動。

1982年,重慶發現一具“腳鐐遺骸”,竟是消失了48年的紅軍師長

1930年,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的火種擴充套件到衡陽市茶陵縣,並在腰破鎮建立了蘇維埃政權,與此同時,經過王光澤的努力腰破鎮工會和農會都得到了一定的恢復。

由於王光澤在工會中具有很強的號召力和影響力,他被群眾推選成為腰破鎮工會主席兼赤衛隊隊長。

在腰破鎮,王光澤帶領赤衛隊積極開展農民運動,打土豪、分田地。得到了當地百姓的擁護和愛戴,很多貧苦百姓踴躍加入赤衛隊。

王光澤在腰破鎮開展農民運動取得了積極的成果,得到了上級領導的肯定。經我黨同志的介紹下,同年10月王光澤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鴉片一直是危害社會的毒瘤,舊時代的中國鴉片隨處可見。王光澤帶領赤衛隊成員對鎮上最大廣茂隆煙館進行了徹底的清理。對吸食鴉片的百姓進行思想教育、關閉煙館,同時把收繳上來的鴉片全部燒燬。

1982年,重慶發現一具“腳鐐遺骸”,竟是消失了48年的紅軍師長

1931年,在王光澤的領導下,腰破鎮青年積極加入赤衛隊。經過上級領導決定,赤衛隊擴編為腰破鎮蘇維埃政府警衛連。

王光澤擔任警衛連連長,負責保衛腰破鎮蘇維埃臨時政府的安全。後來,王光澤在擔任警衛連連長期間,表現優秀、組織領導能力強,不久他就被調到茶陵縣警衛營擔任營長一職。

王光澤來到茶陵縣之後,時任茶陵縣縣委書記的段蘇權,非常的激動,十分歡迎他的這個老朋友。因為在大革命時期,當時王光澤和段蘇權有過工作上的接觸。

在茶陵縣,王光澤積極開展土地運動,對鄉鎮地主惡霸,進行徹底的整治,將田地分給貧苦農民,收繳地主非法所得財產。

很多百姓看到這樣一支隊伍,非常擁護,積極參加紅軍,1933年,茶陵警衛營擴充為茶陵獨立團,王光澤任茶陵獨立團團長。

1982年,重慶發現一具“腳鐐遺骸”,竟是消失了48年的紅軍師長

紅軍力量的不斷壯大,成為了國民黨的眼中釘。中央蘇區為整合力量,應對國民黨軍隊的圍剿。1933年6月,茶陵獨立團編入中國工農紅軍第六軍團,王光澤任紅六軍團第十八師五十三團團長。

隨著國民黨軍隊的步步緊逼,1934年,王光澤隨紅六軍團進行戰略轉移。

由於第五次“反圍剿”的失利,中央紅軍被迫長征,1934年8月,中央紅軍長征前夕,紅六軍團作為先遣部隊,開始長征。

王光澤奉命隨六軍團離開湘贛革命根據地,轉戰千里。

1934年10月26日到達四川省酉陽縣與貴州邱江相交的南腰界,與紅二軍團賀龍勝利會師,建立了湘鄂川黔革命根據地,引起了敵人的恐慌。

1982年,重慶發現一具“腳鐐遺骸”,竟是消失了48年的紅軍師長

蔣介石急忙調集重兵向川黔邊境壓過來。在這種形勢下,紅軍第二、六軍團指揮部決定:

軍團主力迅速向湘西進軍,牽制敵人,策應中央紅軍北上;留下一支隊伍堅持黔東特區的鬥爭,並掩護軍團主力進軍湘西。


留下的約1000人,組成中國工農紅軍黔東獨立師,下設黔東、德江、川黔邊三個獨立團,王光澤任中國工農紅軍紅二方面軍黔東獨立師師長,段蘇權任師政委兼中共黔東特委書記。

率部在黔東地區堅持鬥爭,配合主力紅軍向湘西挺進。半月內,指揮大小戰鬥20餘次,有力牽制了湘、川、黔大量的敵軍,減輕了主力紅軍的壓力。

1982年,重慶發現一具“腳鐐遺骸”,竟是消失了48年的紅軍師長

在戰鬥中,王光澤與段蘇權分析敵我形勢,對如何拖住數十倍於己的敵人,完成軍團賦予的任務,作了周密考慮,決心主動出擊,吸引敵人,以減輕軍團主力東進和中央紅軍北上的壓力。

他們率部向西南迂迴,在鉛廠壩、楓香溪一帶尋找戰機,運用靈活多變的戰術,晝伏夜行,東穿西插,找分散的小股敵人打。不到半個月,獨立師經過20多次戰鬥,打擊了敵人的囂張氣焰,調動和牽制了敵人,成功地掩護了軍團主力向湘西進軍。

1934年11月10日,川、湘兩省國民黨軍從左右包抄黔東特區的印江縣沙子場,企圖一口吞掉紅軍獨立師。

王光澤帶領部隊鑽深山,穿密林,攀懸巖,避開與敵人正面接觸,終於在11月14日甩脫了川、湘兩省敵軍,到達梵淨山區。

而黔軍李成章旅分三路進攻獨立師師部駐紮的護國寺,王光澤指揮部隊且戰且退,佔據有利地形,居高臨下,痛擊敵人,迫使敵人狼狽潰退。

而黔軍柏輝章部在江口民團的配合下,對獨立師又形成包圍之勢。王光澤認為在梵淨山難以立足,必須搶在敵人圍攻之前撤出戰鬥。

1982年,重慶發現一具“腳鐐遺骸”,竟是消失了48年的紅軍師長

11月24日,王光澤率部連夜越過海拔2500多米的梵淨山,經松桃縣的馬槽河到寨英。次日凌晨,出敵不意,突襲孟溪區公所,政委段蘇權受重傷,王光澤率領部隊折向西南,進入貴州松桃縣境。

1934年11月28日晨,白霧瀰漫,不辨方向,王光澤率領獨立師抵達松桃縣大板場附近,突然一陣鑼響,槍聲四起,王光澤知道遭到了敵人的伏擊。

敵人前後夾擊,戰士們彈藥消耗殆盡,王光澤拔出大刀,一聲巨吼:“衝呀!”像一頭激怒的獅子撲向敵群,戰士們緊緊跟上。

王光澤憑著豐富的作戰經驗,率部朝槍聲稀疏的方向突圍。一陣肉搏戰,殺出一條血路,衝出了重圍。傍晚,到達幹壩子集結時,全師只剩百餘人。

這時,槍聲未止,敵人還在尋找紅軍。王光澤望著聚集在身邊的戰友,心情沉重,思考一陣,決定把部隊化整為零,動員分散突圍。

1982年,重慶發現一具“腳鐐遺骸”,竟是消失了48年的紅軍師長

他說:“為了革命,我們一定要儘可能地儲存力量,現在我們要縮小目標,分散突圍,到湘西找軍團主力。”

“快走,再不走就來不及了!”王光澤又是命令又是勸說,他目送大家,戰士們趁著黑夜,身影消失在迷朦的夜幕裡。

天亮以後, 王光澤進行了偽裝,隻身走到四川秀山縣的上川,離湖南花垣縣境已不遠,不料遇上湧洞鄉的民團攔住盤問。民團發現王光澤口音不對,將他帶到永興鄉公所,終於認出他是紅軍獨立師師長。

駐酉陽龍潭鎮的川軍第二十一軍直屬第四旅旅長田冠伍聞訊,急忙派出一個連將王光澤押到旅部,同時用急電向川軍頭目劉湘報功請賞。

1982年,重慶發現一具“腳鐐遺骸”,竟是消失了48年的紅軍師長

田冠伍想勸王光澤投降,設宴招待,誇讚王光澤能征善戰,智勇雙全,是難得的將才,還說:“劉湘司令已電請蔣委員長委王師長以重任,前途無量啊!”

王光澤怒目圓睜,指著田冠伍的鼻尖子說:“我們工農紅軍是革你們的命的,你們等著吧,總有一天會被我們消滅的!”

田冠伍聽後臉紅耳赤,惱羞成怒,下令對王光澤施以重刑,然後鎖上沉重的腳鐐,並用兩顆燒紅的粗鉚釘釘死。

田冠伍用盡心機對其進行誘降。但王光澤並不理會,反而抓住一切機會宣傳共產黨的政策和主張,揭露蔣介石、國民黨反動派背叛孫中山,反共反人民的罪行。

1934年12月21日,劉湘奉蔣介石電令,命龍潭駐軍田冠五“就地處決”。田冠五遵命,謊稱將王光澤送重慶,用繩索捆在椅上,腳上釘上死鐐,用滑桿抬至龍潭鎮外4裡鄔家坡荒山上用槍殺害。

1982年,重慶發現一具“腳鐐遺骸”,竟是消失了48年的紅軍師長

臨刑,王光澤高呼:“共產黨萬歲!”“工農紅軍萬歲”隨後倒在了槍下,時年31歲,當地群眾含淚掩埋了烈士屍體。

獨立師的一些其它戰士,有一些經過艱辛回到湘西找到了大部隊,但是卻遲遲沒有王光澤師長的訊息。

隨後第六軍團派人到王光澤最後消失的地方秀山縣進行尋找,同時,通過我地下黨潛伏在國民黨內部人員,搜尋王光澤是否被俘,但是經過多方尋找依然沒有下落。

隨著國民黨軍的進一步圍剿,各根據地紅軍被迫長征。關於王光澤師長的下落就此沒有了音信。

1982年,重慶發現一具“腳鐐遺骸”,竟是消失了48年的紅軍師長

各根據地紅軍到達延安後,隨之而來的就是日軍對華的全面侵略戰爭,八年抗戰結束後,緊接著就是四年內戰。

新中國成立後,這位曾經的紅軍黔東獨立師師長王光澤似乎已經被人所遺忘。

但是曾經的黔東獨立師政委,已是開國將軍的段蘇權少將沒有忘記曾經朝夕相處的老戰友。

段蘇權少將多次親自到秀山縣尋找王光澤師長的下落,同時調查國民黨那一時期的卷宗,但是依舊沒有任何訊息。

直到,1982年4月的一天,在重慶市酉陽縣一個叫鄔家坡的地方,一位農民挖掘出一具無名屍骸。

經過多方面的確認才認定是王光澤師長的遺骸。段蘇權得知戰友王光澤的遺骸找到後,來到酉陽縣看著老戰友的遺骸痛哭流涕,悲痛欲絕。

他沒有想到老戰友會犧牲,看著戰友的遺骸,他不敢想象王光澤師長生前遭受到了敵人怎樣的酷刑。

1982年,重慶發現一具“腳鐐遺骸”,竟是消失了48年的紅軍師長

1983年11月,酉陽縣人民將烈士移葬於龍潭鎮烈士陵園,建塔立碑,永遠紀念。

很多英雄都無聲地犧牲了,他們為了祖國的和平,為了我們能有今天的幸福生活,英勇就義。我們不該把他們忘記,而是應該時刻銘記。

我們經常說:“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王光澤烈士犧牲到發現烈士的遺骸跨過了半個世紀的歲月。但即使到今天,我們依舊仰慕曾經為了人民的福祉而犧牲了一切的英雄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