餓了麼外賣騎手送餐時猝死,平臺僅給2000元人道補償?被輿論抨擊後平臺這麼迴應

此前,餓了麼平臺43歲外賣員送餐時突然死亡,引發熱議,平臺方面表示,該公司“無勞動關係,只能給予2000元人道補償”。

最後餓了麼願意賠償死者家屬60萬元,而且,未來餓了麼平臺猝死保障額度統一提高到60萬元。

43歲的餓了麼騎手韓某偉在送外賣途中倒地身亡。警察在接到報告後趕往現場,經過現場勘查和屍體檢驗,認定韓某偉死亡,認為其死亡不屬於刑事案件,屬猝死。

報道說,家屬在追問誰應對自己的工傷保險責任時,被餓了麼告知,韓某偉與平臺沒有任何關係,平臺出於人道主義,願意給予家屬2000元,其餘均以保險公司的賠償為主。這位外賣小哥的弟弟韓某某說,“保險那邊我們也申請了,猝死只獲得3萬元賠償。”

根據韓某妻子的說法,丈夫生前每天都會被扣3元錢,以為是保險費,但事後得知,保險只買了1.06元,還是旅遊人身意外傷害險,猝死的保額只有3萬元。

其餘1.94元到哪兒去了?餓了麼迴應說,3元是平臺服務費,平臺交了錢就送保險。

一個綽號“大財子”的網友說,他通過人工客服人員得到了餓了麼騎手的保險。政策規定,餓了麼的騎手要付3元錢,但最後卻只有1.06元可以買到保險。結果,騎車者自己的保險費從一年最高的1095元降到了最高的386.9元,而意外死亡的賠償數額也急劇下降。

與之形成對比的是,美團騎手也每天都要扣掉3元的保險費,但全部用於騎手的保險中,猝死的最高賠付可以達到60萬元,並有截圖。

面對巨大的輿論壓力,餓了麼平臺撤回了僅支付2000元的決定,釋出了《向一名意外死亡的藍騎士致哀》,稱將為韓某家人提供60萬元的撫卹金,並將平臺騎手猝死的保額提高到60萬。

對涉及騎手的相關糾紛案件,法院判決時沒有統一的標準,賠償主體也不明確。北京眾明律師事務所趙建立律師表示,如果騎車人在配送過程中發生事故,首先應該判斷騎車人與平臺之間是否存在勞動關係,然後再以此為依據要求對方承擔相應的工傷保險責任。

當前,餓了麼、美團等外賣平臺對騎手的管理模式主要有兩種,一種是全職騎手“專送”模式,屬於配送平臺,另一種是通過平臺自行註冊的兼職騎手,也就是韓某偉使用的“眾包”模式。專送模式一般沒有勞資關係的分歧,而眾包下的騎手與平臺勞資關係存在爭議。

有人認為,騎手是按照平臺的指示,管理著平臺提供服務的,收入也是按平臺規定分配的,兩者之間應當是有勞動關係的。

而相關法律專家則認為,在韓某事件中,騎車者與平臺之間並沒有人身上的隸屬關係和支配關係。

海華永泰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張滔對觀察者網說,眾包模式下,騎車人的勞動過程和勞動參與與否由其自主決定,騎車人可以自由選擇登入和接單時間,具有一定的支配力,因此騎車人與平臺不構成勞動關係。”要保障外賣騎手的權益,還需要相關部門在司法層面明確騎手類工作人員與僱傭平臺之間的勞動關係定位,將騎手的保障問題納入立法規劃。

京師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合夥人權益保護法律事務部主任王榮梅律師表示,外賣員是配送公司和平臺三方關係中的弱勢群體,特別是那些與平臺簽訂了眾包使用者協議的外賣員,司法實踐中往往傾向於不認定其與平臺有勞動合同關係,或者直接認定其為平等合作關係,這種情況下,外賣員在送餐過程中發生交通事故,導致自身或其他第三方人身損害,很難要求平臺承擔責任,因此,外賣員的權益難以維護。

近幾年來,網路經濟蓬勃發展,外賣作為一種新的行業促進了經濟與社會的雙贏,但是外賣從業人員在“遇到交通事故、受傷、在配送過程中死亡”的事件屢見不鮮,由賠償問題引發的外賣行業勞資關係的認定,也經常引發爭議。

有關部門應加強對外賣等新興行業勞動關係認定標準的研究,加強執法監督,維護勞動者權益。重視騎手這一群體,作為廣大勞動者中的一員,應當保障騎手的合法權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