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億年前,一場暴雨下了200萬年,形成原因或將再次出現

大家最熟悉不過的恐龍是突然出現在地球上的,2.34億年前時恐龍剛剛出現在地球上,從沉積層中發現的恐龍化石寥寥無幾,短短200萬年後,到了2.32億年前的沉積層中發現的恐龍化石,佔據了所有化石發現量的90%。

2.3億年前,一場暴雨下了200萬年,形成原因或將再次出現

科學家一直搞不清楚恐龍到底是什麼原因突然稱霸地球,曾經還有人提出了外星人干預了地球生物演化程序,當然這絕對是無稽之談!但科學家苦於沒有證據,一直到地質學家們發現這個沉積層本身就不簡單!

2.3億年前,一場暴雨下了200萬年,形成原因或將再次出現

沉積層示意圖

2.3億年前,一場暴雨下了200萬年!

1990年代初,英國地質學家Alastair Ruffell和 Michael J Simms 發現,在三疊紀初期和三疊紀末期時那種乾燥的紅色砂岩中間,有一個不同尋常的夾層,這層沉積層顏色與眾不同!

2.3億年前,一場暴雨下了200萬年,形成原因或將再次出現

經過他們的仔細研究後發現,這些沉積物中包含了河流淤泥的痕跡,甚至還有尚未完全形成煤的泥煤與大量植物的化石,Alastair Ruffell和 Michael J Simms幾乎可以肯定,這層物質包含的資訊量實在是太大了!

2.3億年前,一場暴雨下了200萬年,形成原因或將再次出現

而且這樣的沉積層幾乎在各大洲都存在,無論是非洲還是歐洲,或者中東還是亞洲,甚至在高原地區都發現了類似的沉積層,這表示當時發生了全球性的洪水事件,但到底是怎樣的過程,Alastair Ruffell和 Michael J Simms也是一臉懵逼!

2.3億年前,一場暴雨下了200萬年,形成原因或將再次出現

因為當時的大陸並沒有分離,只有一片超級盤古大陸,由於面積實在太大,水汽很難進入腹地,因此盤古大陸上除了靠近海洋的地區除外,內陸地區的氣候十分乾燥,在這種條件下,植被非常稀疏,僅有的動物種類也不多,恐龍蝸居在大陸靠近海洋的最南端,而地球則被鳥鱷所霸佔,當然還有哺乳類的祖先二齒獸。

2.3億年前,一場暴雨下了200萬年,形成原因或將再次出現

洪水到底是怎麼發生的?

科學家們在這個上面卡殼了,如此乾燥的大陸突然又變成了風調雨順的風水寶地,這個彎也轉得太急了,老司機都被甩下車來了!

2.3億年前,一場暴雨下了200萬年,形成原因或將再次出現

2020年9月16日,《科學進展》期刊上發表了一篇論文,認為很有可能是一次超級火山噴發所引起,證據則來自橫跨現代加拿大西海岸蘭格利亞省的熔岩區,據地質學家考證,這個巨大的火成岩區形成於2.34億年前。

2.3億年前,一場暴雨下了200萬年,形成原因或將再次出現

據地質學家估計,這次火山噴發向大氣層釋放了至少50000億噸二氧化碳,這些二氧化碳極大地改變了地球氣候,從而導致地球從極度乾旱轉向溫暖溼潤的時代,三疊紀的植被從灌木轉向高大喬木,而大量適應乾旱氣候的生物紛紛滅絕,恐龍獲得了空前的發展機會。

2.3億年前,一場暴雨下了200萬年,形成原因或將再次出現

二氧化碳不是會導致全球變暖麼,為什麼還會暴雨?

二氧化碳會導致嚴重的溫室效應,這點已經形成了共識,而蘭格利亞省的火山事件向大氣層釋放50000億噸二氧化碳,導致的結果是海洋酸化和地球平均溫度上升。

2.3億年前,一場暴雨下了200萬年,形成原因或將再次出現

後續的多米諾骨牌效應就此發生,首先很多無法適應海洋酸化後的海洋生物大量滅絕,而平均溫度上升則會導致海洋的蒸發量大幅度增加,據2012年發表在《科學》上的論文指出,當時的海洋溫度從21℃上升到了36℃,而赤道地區的海水溫度則高達40℃,這個水溫洗澡都能燙著各位了吧!

2.3億年前,一場暴雨下了200萬年,形成原因或將再次出現

大幅增加的水汽進入了大氣迴圈,導致了更嚴重的溫室效應,這些天文數字般的水汽深入到了內陸地區,開啟了長達百萬年的雨季,地球從乾旱模式瞬間轉變成了熱帶雨林模式!

2.3億年前,一場暴雨下了200萬年,形成原因或將再次出現

還有另一個促進因素是西美期造山帶的隆起,該山脈是由特提斯北部分支(位於當前歐洲大陸以東)的閉合引起的。它出現在勞拉西亞的南面,讓大陸形成了壓力梯度線,從而促進了季風的形成,夏季季風被西米里亞山脈攔截產生了強降雨,這個假設解釋了特提斯西部沉積物的來歷,表明當時該地轉向了潮溼的氣候。

2.3億年前,一場暴雨下了200萬年,形成原因或將再次出現

這場延續了百萬年的大暴雨,將恐龍推向了地球霸王的舞臺,它們統治了地球超過1.6億年,直到被6500萬年前的小行星撞擊所終結!

地球暴雨季,恐將再次出現

工業革命以來,人類總共向大氣層排放了大約2800億噸二氧化碳,造成的溫升已有1.15℃,和2.32億年前的二氧化碳排放和溫升相比,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但問題是隨著全球變暖的加劇,海洋酸化和水汽蒸發量增加,以及北極凍土帶甲烷的釋放,正讓地球走向上一次超級暴雨季。

2.3億年前,一場暴雨下了200萬年,形成原因或將再次出現

全球年平均溫度上升幅度

我們可以相信的是,如果地球沒有超級火山爆發來助力,那麼就不可能達到上一次暴雨季的條件,但當前地球生態臨界點似乎早就以多種方式開始警告人類,比如兩極冰蓋融化、北極地區大火,還有澳洲和加州的大火,以及越來越頻繁的亞馬遜雨林大火!

2.3億年前,一場暴雨下了200萬年,形成原因或將再次出現

地球正走在走向一個極端的世界,世界氣象組織早已警告,由於全球溫升,颱風和颶風肆虐的時間比50年前增加了50%,未來會怎樣?如果放任發展,那麼未來必定會更糟,但到底有多糟,可能沒有人會知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