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後感:【愛因斯坦:被誤解了一百年的偉人,不被理解才是天才

不被理解才可能是天才。

很少一行一行看完,而這一篇是一行一行看完了,好文轉發。感謝作者。

該文也是一個近代物理學百年史。也是愛因斯坦本紀。也是人生哲學。牛頓發現萬有引力,但不知萬有引力這個無形的“拉繩”是啥,牛頓苦惱多年只能歸咎上帝無形的手。而愛因斯坦廣義相對論把世人都認為均勻的空間,變成了波浪起伏的四維扭曲空間,似乎更好地描繪萬有引力了是啥,把上帝之手拉回現實。

同時廣義相對論把原本簡單的空間和時間變得雜亂無章了,幾乎所有物理量都變成了相對的了。物體質量扭曲時間和空間:空間與物體質量關聯,時間與速度關聯,時間與空間引力場關聯,質量與速度關聯,空間與質量關聯。如此堅硬的宇宙萬物甚至可以如同幻影在引力波中扭動,如同電影螢幕中的影像。更不可思議的引力波傳遞速度也與光速相同,光這東西自盤古開天開始就開啟人類認知世界的大門,也是光速不變假說開啟狹義相對論的門,預示原子彈出現。光原本直線傳播的沒想到也會隨空間彎曲。光也許永遠伴隨著人類的歷史長河中。

疑點1:光照射玻璃,有一部分透過而有一部分卻反射回來?其微觀本質是啥?是否可以設想為:部分光子接近第一個玻璃原子核的距離決定了光子是否反射還是透射。

疑點2:假設宇宙中“光在真空中傳播速度不變”是正確的,為何進入透明物體內卻變慢了?天文科學用光來計量真空中的距離,如果把光設定為任何時間任何空間中定義為永遠不變,也用光來計量微觀世界距離,玻璃內部除原子核和周圍電子佔據極少空間外,絕大部分不也是真空地帶?可否把玻璃內部空間尺度改為真空光速的執行時間來計量?或者把玻璃原子核理解為一個一個微小黑洞,光在玻璃中傳播只是不斷繞過一個一個微小黑洞的彎曲空間,因此好理解光從玻璃一面透射到另一面花的時間比真空中玻璃厚度的物理尺度傳播花費的時間長了。只是光子在玻璃中行進的路線曲折了,而不是玻璃中光速變慢些。如何統一微觀與巨集觀物理定律也是愛因斯坦畢生所求。

愛因斯坦改變了人類世界觀,但卻不得不承認他是正確的。

順便搭載一下個人感慨:

愛因斯坦後100年科學沒有突破性進展?不是沒有新的愛因斯坦,而是社會不能容忍新愛因斯坦存在,只有社會處於危機狀態時,偶然的機會,社會才能讓愛因斯坦發出自己的光芒,社會穩定階段如同黑洞也平淡無光,而星系合併時,黑洞才顯露出來了,而且黑洞顯露出來也是通過黑洞周圍的星體劇烈運動間接表現出來的。

英國為何衰落?大不列顛帝國既得利益者希望世界停留在這裡,更不希望社會變革。不容忍標新立異,這個社會守舊到推舉大家都認同的人出現,而不容忍異類,當年愛因斯坦恰恰是異類。大家都理解的東西可能是科學發現嗎?“蟲洞”迎合了大眾的夢想,而被世人推舉,其實“蟲洞”只是一個公眾的一個夢。

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數人手裡,而這少數人的光芒如何才會顯現出來?為何西方民主選舉制會如此不堪?多數人投票表決只能投給演技極佳的小丑,就是天才如果意志稍有不慎就會淪為社會中謀生的工具。而天才會被公眾吐沫淹沒。如今資訊爆發的時代,網上資訊海洋中,如何發現黑洞的光芒?資訊海洋中有多少有價值的呢?當今人類如何獨立思考而不被如此多資訊擾動。當然資訊科技也帶來了更多普通民眾發表意見的機會。就如本文。如果有幸被你看到了,也是有緣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