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溯源聯合報告發布,中間宿主極大可能為野生動物

新冠病毒的來源仍是未解之謎,探尋其源頭成為全球科學家的共同的目標。

世界衛生組織3月30日在日內瓦正式釋出中國-世衛組織新冠病毒溯源聯合研究報告。此報告是新冠病毒全球溯源工作的中國部分。溯源調查報告基本結論是,新冠病毒“極有可能”是從蝙蝠通過另一種動物傳播給人類的,新冠病毒通過實驗室引入人類“極不可能”。

1月14日至2月10日,中國—世界衛生組織新型冠狀病毒溯源研究聯合專家組在武漢開展了全球溯源研究中國部分工作。1月14日,世衛組織新冠病毒溯源國際專家組抵達武漢,隔離期結束後與中國專家一道開展為期28天的新冠病毒溯源研究工作。

2月9日,專家組公佈了此次聯合溯源研究的主要結論、發現和建議,並對新冠病毒的源頭形成了四個假說:第一種假說是直接的自然宿主的溢位,即病毒直接從動物傳人;第二種假說是通過中間宿主將病毒引入了人類,即病毒先感染了與人距離比較近的一種動物,在這種動物中傳播,然後感染了人;第三種假說是通過食物鏈,特別是冷鏈的食物;最後一個假說是實驗室事件。

根據調查的資料,科學家們繼續進行了科學研判並形成了溯源報告。報告稱:導致新冠肺炎疾病的SARS-CoV-2病毒最初來自蝙蝠,一種被檢驗的理論是,該病毒直接從蝙蝠傳播給了人類,最終報告認為這種情況是“可能的”。不過,更有可能的情況是該病毒首先從蝙蝠傳播給另一種動物,之後感染了人類。

“儘管在蝙蝠中發現了最接近的相關病毒,但這些蝙蝠病毒與SARS-CoV-2之間的進化距離估計為數十年,這暗示了缺失的聯絡。通過中間宿主引入的情形,極有可能。”報告稱。

報告提到,研究人員在蝙蝠和穿山甲中發現了與新冠病毒基因序列具有高度相似性冠狀病毒,但相似度尚不足以使其成為新冠病毒的直接祖先;水貂和貓等動物對病毒高度易感,也可能是潛在的自然宿主。

同時,報告未排除病毒通過冷凍食品傳入。由於新冠病毒能夠在冷凍溫度下存活,報告表示“病毒可能通過冷鏈、食物鏈產品傳入”。

報告沒有指出新冠病毒的中間宿主是誰。蝙蝠如何傳遞給中間宿主?目前仍不清楚。這是下一步溯源調查的重點。

報告提到,下一階段的研究將包括測試野生動物樣本中與SARS-CoV-2相關的病毒序列和抗體;繼續調查中國南部省份以及東亞、東南亞和任何其他分佈有蝙蝠地區的蝙蝠;追蹤在2019年底之前初步報告SARS-CoV-2陽性檢測的冷鏈產品供應商等。世衛組織將對2019年底前在汙水、血清、人或動物組織/拭子和其他SARS-CoV-2檢測結果呈陽性的國家和地區進一步開展相關可追溯性研究。

3月26日,在北京舉行的一場面對發展中國家駐華使節的吹風會上,中疾控副主任馮子健作為中國-世衛組織新冠病毒溯源研究聯合專家組中方專家表示,今年年初世衛-中國聯合專家組在武漢的溯源聯合研究只是新冠病毒全球溯源工作的中國部分。做好溯源工作,不能把眼光聚焦在某地或某個時間,應該是全球視角,在全球協同下,有重點、有部署地推進。

馮子健認為,聯合溯源專家組已經達成共識,這些假說從科學角度是沒有地理限制的。從病毒傳入,到病毒從動物傳入到人,到華南海鮮市場疫情的暴發,可能經歷了很長時間,也可能有長距離的移動,包括跨境的活動。所以需要擁有更廣闊的視野,不侷限某地,而是要關注世界各地,將全球各領域各渠道收集到的各類資訊聚集在一塊,可以更好地來了解這個病毒,以及武漢疫情暴發前,到底發生了什麼。

報告也認為,調查其他國家的潛在早期傳播“是重要的”。報告提出了後續新冠病毒溯源工作的建議,包括繼續在全球範圍內尋找可能的新冠病毒動物宿主,加大對圈養野生動物的檢測,繼續對相關冷鏈進行追溯研究,成立全球專家組以支援病毒溯源聯合研究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