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件板上釘釘的事:再強大的物種,也一定會消失

據推測,五次大滅絕中第一次是因為宇宙中近距離發生伽馬射線暴,第二和第四次是超級火山持續爆發(可能長達一百萬年),第三和第五次是小行星撞擊。

從可考證的歷史分析,再強大的物種,也一定會消失。而人類也不例外。這樣的事情從前就一直存在,到今天也還在發生。

一個物種的存在時間是難以預見的。即使不去關注基因頻率的改變,不去考慮生殖隔離的發生,單單從生存環境波動的角度下手,你也無法預測下一個冰河期會出現在哪一個世紀,下一顆小行星會在哪一天撞擊地球,或者黃石火山在什麼契機下又會突然爆發。

很多物種已經不在了,被人類逼出了生態圈也好,不負責任地指責它們無法適應環境也罷,它們已經永遠地失去了在這個地球上延續族群的機會。

它們之中的一些物種留下了化石或者屍體,一些被博物學家或者充滿冒險精神的探險家記錄在冊,而其它的絕大多數,連一點痕跡都沒有留下,充滿遺憾地隨風而逝。

大滅絕自然各有原因,卻全無徵兆。莫名其妙地,生物損失殆盡,不論如何,從週期上來看,地球大概又將會有大動作——所謂第六次生物大滅絕說不定就會開始。

人類做好準備了嗎

以現在的人類對近地空間的監測水平,一公里以上的近地小行星都能監測到,它們幾百年內不會產生撞擊危險,但更遙遠的未來則不好講。因為小行星會在互相撞擊中改變軌道,說不定其中哪顆就變了軌,衝著地球飛過來。6500萬年前毀滅恐龍的那顆小行星,就是兩顆更大的小行星相撞後產生的碎片。

人類對地球內部的瞭解遠比不上太空,地震和火山爆發都難以預測。其中以美國的黃石超級火山最危險,它在64萬年前爆發過,離下次甦醒已經很近,但是很難精確預計。黃石火山爆發後,火山灰能覆蓋三分之一的美國。這不足以毀滅人類,但足夠讓世界經濟大倒退。

天文學家已經能監控地球附近可能成為超新星的天體,但對於伽馬射線源還是無能為力,它極有可能是兩個黑洞撞擊造成的。伽馬射線暴只持續幾秒鐘,如果爆發源與地球的距離近到幾千光年,強大的伽馬射線流會打斷生物細胞的DNA鏈。暴露在地球表面的生物基本都會死亡,只有深海中的一些得以殘存。

研究古代生物大滅絕的意義,在於估計人類能否撐得起同樣的災難。

文章來源:菜葉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