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勝抑鬱症,靠什麼?

十六年前,抑鬱症還不象今天這樣廣為人知。短短兩個月時間,我就從焦慮轉為抑鬱確診。兩年前又再度復發,但是,今天的我仍然積極生活、工作,我想用我切身的經歷和感悟來鼓勵目前正被抑鬱困擾的朋友。戰勝抑鬱,我們該怎麼做?

一、抑鬱的誘因

每個人的生活環境、工作狀況、性格特徵等都不盡相同,在我看來,工作壓力、親情關係、經濟困擾、意外變故都可能致病,但個人的性格特徵是致病的一個很大誘因。患抑鬱症的,多半是責任心重,事事親力親為,要求完美的人。我在45歲以前,除了冬天的外衣,其餘衣物一律手洗。下班回家,必將當天所穿的鞋子擦得乾乾淨淨後放進鞋盒。週日休息,一定會把下一週要穿的衣物燙得平平整整掛在衣櫃裡。拖地時,多大一個區域該清洗拖布都是有章可循的,一把掃帚掃天下的事,從不可能在我身上發生。更過的是我給每一雙鞋子拍照,洗出相片貼在鞋盒,方便穿時好找。

從科學上分析,患抑鬱的人是大腦裡一個叫5-羥色胺的遞質分泌降低。我們把神經傳導比作一個個鏈條,人的情緒都靠神經遞質來傳導,因為5-羥色胺的遞質出現了問題,這個情緒傳導的鏈條就斷裂了,我們的心情也隨之感冒。

二、抑鬱的肢體症狀

從最開始覺得頸椎的血堵無法執行到大腦導致頭痛頭暈頭脹、入睡困難、早醒,到後來無法專注一件事情,一用腦就覺得一鍋糨糊,頭如針扎般難受、甚至整夜無法入睡、見到熟悉的人就流淚痛哭,覺得自己成為了一個徹底的廢人,內心充滿對明天的恐懼。除了自己,這種精神、肉體的折磨,是別人永遠無法體會的。

三、抑鬱了,自己該如何自救

1、如果你只是輕微的不開心、睡眠不好,也許一場期待的旅行,一次知心懂你的傾述,幾許沉靜思考未來我要何去何從等等,也許可以幫助你走出。這是最好的結果。

2、如果你已有明顯肢體反應,但各項功能檢查正常。這時,建議你一定去專業的精神衛生醫療機構做檢測。檢測手段多樣,既有情緒量表,又有腦電波分析等等,加之專業人員豐富的經驗,相信服藥最多一個月,你的情況就能有所好轉。

3、病情在正常服藥的情況下,會越來越好。你也能很快恢復你的社會功能。我第一次治療住院35天,回到工作崗位,一切如常,又回到最好狀態時的自己。一年後,我認為自己痊癒。於是,自行減藥,從3/4粒、1/2粒、再到1/4粒,我重新又把自已治回解放前,病情反覆抑鬱二次復發!所以,你自己不是醫生,一定把自己的問題交給專業人員解決。抑鬱症會令你有生不如死的感覺,但抑鬱症本身不會死人,但你作就是找死。

4、在主動就醫、按時服藥的情況下,我們也要結合自身實際,或釆取鍛鍊、培養投入感興趣的事等方式方法強迫自己動起來,遠離睡覺的床,走出家門,迴歸正常的生活、工作。

因為工作的原因,我知曉身邊的抑鬱症患者有六人選擇了自殺(割腕一個、水溺一個,跳樓四個)。從在校大學生到退休老人,有男有女,他們的舉動不可以說不是絕決而慘烈。他們的決然無情給各自的家庭帶來了無盡痛苦。所以,敬告每一位正在遭受抑鬱困擾的朋友,一定要用科學的方法採取自救!

一般來說,第一次發作抑鬱需要服藥2一3年,第二次發作抑鬱需要服藥5一8年,第三次發作抑鬱需要終生服藥。而且,抑鬱也有可能從單相抑鬱轉為雙相情感障礙,即抑鬱加燥狂。這樣就會給治療帶來困難,更加不易恢復。

我退休以後,在家裡休息了快一年半的時間,還是覺得工作好,有規律也能保持心態年青。於是又開始找工作,退休人員找工作最大的優勢是沒有什麼大的壓力,可以慢慢找自己喜歡也適合自己的。兩個月來,我幹過聯鎖小超的營業員、茶樓的收銀員、房屋中介、最後選擇了頭髮養護,每一天都時間滿滿。簡單而快樂的日子,我想就是我們普通人需要的生活。

猜你喜歡